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如此这般小女子》

  • 作者:许妖七
  • 主角:顾惜,新娘子
  • 推荐:26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07 12:16:00

《如此这般小女子》 内容简介

火爆热文《如此这般小女子》是许妖七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佳作,主要人物顾惜,新娘子,精彩片段试读:临近成婚的前几日,两人的病终于好了,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好也得好了。隔天杨氏就把结婚用的喜服抬了进来。成婚穿的喜服是要新娘子亲自来绣的。顾惜欢面无表情的拿起绣花针,低下头,犹豫了片刻,随意的乱扎了

《如此这般小女子》 章节试读

临近成婚的前几日,两人的病终于好了,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好也得好了。

隔天杨氏就把结婚用的喜服抬了进来。

成婚穿的喜服是要新娘子亲自来绣的。

顾惜欢面无表情的拿起绣花针,低下头,犹豫了片刻,随意的乱扎了几针了事。

杨氏见状直摇头。

送嫁的当天,从顾府到平伯侯府的大街上,人头涌涌,街边小摊和茶楼酒肆挤满了围观的百姓。

顾惜欢一袭红色嫁衣坐在镜台前,目光流盼,眼眸闪着绚丽的的光彩,脸如桃花般灿烂。

凤冠霞帔,红唇皓齿,纤腰盈盈一握,白皙的皮肤上似是染了红霞。

饶是她在不想嫁,脸皮在厚,穿上嫁衣的这一刻双颊也红似胭脂一般无二。

她和大姐出嫁均是由祖母亲自梳妆的。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顾老夫人说完心里难受的紧,一眨眼小孙女也都嫁人了,她不服老都不行了。

顾老夫人深吸了口气,笑道,“以后在也没有人跟祖母抢糖吃了。”

虽然是笑着说的,却生生的把人给说哭了。

“祖母,惜儿不嫁了。”顾惜欢哽咽道。

“快,别哭了,刚上好的妆,哭花了怎么办呢。”

顾老夫人和杨氏哄了好久,顾惜欢才止了泪。

顾惜平和顾韫走了进来。

“收拾好了吗?”

顾惜欢刚止住的泪又流了下来。

一屋子的人见状纷纷落泪。

直到外面传来唢呐鞭炮声,众人才止了泪。

不知是什么时候传下来的风俗,只道出嫁的新娘子脚不能离地,要有兄长背着上轿。

顾惜欢由顾惜平背着出了屋。

趴在顾惜平的背上,顾惜欢泪流不止,以前哥哥背她是回家,这次背她是出嫁。

她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顾惜平叹了口气,“想回来随时回来,我们一直在,别在哭了,不然我真害怕你还没出门就把顾府给淹了。”

顾惜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哥哥真是讨厌,老是让她哭笑不得。

顾惜欢上轿之前,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祖母,父亲,母亲,哥哥,还有大姐,眼泪不要钱的往外倒。

一旁的喜婆生怕新娘子哭多了不吉利,一把盖上顾惜欢的盖头,喊道,“良辰吉时已到,新娘子上轿!”

喜婆的喊声和漫天的鼓乐同时响起,顾惜欢放下红盖头弯身进了轿。

顾老夫人趴在顾韫怀里哭,杨氏趴在顾惜平怀里哭,哭的都成了泪人。

顾惜欢在轿子里眼睛也是酸酸的。

平伯侯府早早的就开了大门,红锦的地毯铺陈开来,从平伯侯府一直铺到了顾府门前,数十里的红妆,就连满城的树上都系满了红丝带。

送嫁妆的是全是清一色的铁骑营的士兵,腰杆挺的笔直,步伐统一,倒是少了平常的严肃,脸上全挂着笑,抬着绑着大红花的嫁妆,威风凛凛的从街上的红毯上穿过。

笑的他们腮帮子都疼了。

但是谁叫杨将军发了话,说谁笑的开心,准假三天。

他们可不是要拼了命笑。

街上百姓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喝起了彩。

这铁骑营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吓人啊!你看那些士兵笑的多甜多温和。

于是铁骑营无形中又在百姓心中刷了一波好感,好感度蹭蹭的往上升。

嫁妆一共一百二十一抬。

第一抬嫁妆是皇上亲赐的黄金头面一套,东珠一斛,镂空飞凤金步摇一对,千叶攒金牡丹首饰一套,珊瑚手钏一对,金镶九龙戏珠手镯一对。

第二抬是皇太后送的七色宝石彩凤头面,璀璨的宝石耀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后面跟着的就是宫中其他娘娘和大臣们添的妆,梳妆柜,镜台,缎面,不要钱的往里面添。

皇上和皇太后都那么大的手笔,他们岂敢添的敷衍。

再往后就是杨云亭送的十八般武器了,刀剑弓弩,样样不拉。

最后就是顾府自家添的妆了,都是一些寓意吉利的物什,款式简单,却又不失考究。

沐言穿着华丽的红衣,脸上泛着冷意,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站在府门前迎客。

沐子渝则是满脸春风的招呼各路来宾,他现在晚上做梦都会笑醒,辛亏不是他娶,不然娶这么一位女子进门,倒霉的可能还在后头。

以后他在家就等着看笑话吧!

时令硬着头皮,也不知在安慰自己还是沐言。

“现在摆个臭脸给谁看呢?都这个时候了,拉个脸也没什么用了,保不好等会侯爷出来看到又要呲你。”

他想抢婚怎么办?

可是抢了婚兄弟没有了不说,可能媳妇也捞不到。

谁让他不是人家白长苏呢!

可怜了这一场婚礼,只有忧愁,没有喜。

“哈哈哈哈哈.......”

沐诚安人还没出门,笑声隔着老远就传了出来。

时令感觉脸好疼。

这场婚事原来还是有人喜欢的,比如老侯爷,再比如皇上。

嫁妆一抬又一抬的进了府,这嫁妆也是越往后越让人好奇,明显的后面这几箱嫁妆抬的很是吃力,担子压得都有些弯了。

时令实在好奇,就拦了下来。

士兵把箱子轻轻的放在了地面,打开来。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往里面瞅去,看的都忘了呼吸。

却原来里面装的全是黄金,上面零散的放着几幅画。

看着这手笔应该是白长苏添的妆了。

诺大的京城谁能有他有钱?

时令刚想让他们抬走,上面的几幅画就滚落了下来,顿时画上的内容就展现在了眼前。

众人看清之后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画上的人不是白长苏吗?

于是落在沐言身上的眼光就有趣多了,竟是都纷纷露出同情的目光。

看的沐言很想打人。

结婚的新娘子心里装着别的男人不说,还明目张胆的带着画像嫁了过来。

还是同情......

然后可怜.......

沐言脸黑了又黑,扭头就走了进去。

时令尴尬的笑了两声,道,“还不快抬进去。”

说完就追了过去,都怪他,好奇个什么劲,这下好了,又惹祸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如此这般小女子》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