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婚然不觉:忠犬教授宠妻忙》

  • 作者:卡多皮
  • 主角:靳以墨,苏音
  • 推荐:894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9-08 15:01:35

《婚然不觉:忠犬教授宠妻忙》 内容简介

《婚然不觉:忠犬教授宠妻忙》是卡多皮原创的一本职场新篇,剧情曲折绵长,文笔成熟稳重,值得阅读。苏音眼睛刺痛了一下,很快收回目光,见靳以墨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她连忙缩回手,讨好:“表哥,对不起。情势所逼,借你用用。”靳以墨没说话,慢条斯理地掏出消毒餐巾纸,一遍遍擦拭自己被碰到的地方,贵气优雅,无

《婚然不觉:忠犬教授宠妻忙》 章节试读

苏音眼睛刺痛了一下,很快收回目光,见靳以墨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她连忙缩回手,讨好:“表哥,对不起。情势所逼,借你用用。”

靳以墨没说话,慢条斯理地掏出消毒餐巾纸,一遍遍擦拭自己被碰到的地方,贵气优雅,无时无刻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苏音无意被人撩了一把,心痒痒,想到刚刚靳以墨搂着她的动作,浑身有些不自在起来,发烫。

在她伸出魔掌之前,接到了制片方电话。

苏音收回蠢蠢欲动的心思,冲靳以墨微微一笑,转身上楼,秒变正经脸:“你好,我是Sue

。”

Sue?

靳以墨纤长的手指骤然捏紧了消毒纸巾,盯着苏音的背影,眸色幽深。

想到那一抹刺青,眼底掠过火光。

如果真的是她……

他快步追上前,试图抓住她问一句,不想苏音正好回头,两人撞到一起,跌倒在地,下意识地,他用身体给苏音做了垫子。

“哎哟我的下巴……”苏音手机也丢到了一边,撑着小手坐起来,身上的睡袍不自觉撩开到暧昧的位置,自己也不知情。

靳以墨不动声色地掠过一眼,大腿一寸处,那一抹熟悉的刺青灼了他的眼,时光仿佛倒退回三年前。

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趴在他胸口,伤心欲绝地指着刺青絮絮叨叨。

他那时候重伤不清醒,记不清她说了什么,可唯独记得这个刺青。

难怪,他一开始竟然不排斥她的肢体接触。

昨天在浴室,竟然还对她产生了那种感觉……

寻寻觅觅两年多,原来真的是她。

苏音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因为制片人的电话再次响起,“表哥,早饭你自己解决,我还有工作处理,你乖一点哦。”

她虽然觊觎男色,可这一声让人‘胃疼’的表哥让她理智回笼,只好拍拍屁股站起来,一秒正经地回房接电话。

靳以墨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顺手丢掉纸巾,低头嗅了嗅指尖,仿佛还残留着她细腻的触感,清淡的体香:“Sue……Sue”

一遍遍低语,仿佛刻在了心上。

不多时,陆君彦打来电话,语气如人一般清雅:“怎么样?新地方还住得习惯吗?知道你有洁癖,那是我小姨闲置的房子,只能先委屈你几天。”

靳以墨看向楼上,不动声色地问:“你表妹叫什么?”

“苏音……嗯?你好端端地问起她干什么?”陆君彦很聪明,敏感地猜到两人怕是相遇了,先是震惊,“抱歉,我不知道她突然回国,之前听说一直在M国念书。”

“她在M国念书?”靳以深愈发坚定自己的猜测,苏音一定是两年前的女孩。

Sue,苏。

这不是巧合。

陆君彦愣了一下,听出他的意思了,不禁打趣好友:“靳以墨,我没有听错吧?对外为杜绝狂蜂浪蝶,自称性冷淡的男人,居然会对女人感兴趣?”

靳以墨没吭声。

陆君彦话锋一转,却奉劝他:“你最好不要和苏音有瓜葛。”

男人眯了下眼,如同蓄势待发的兽:“嗯?”

“我这个表妹可不是个善茬,听说当初因为插足自己妹妹夫妻之间的婚姻,闹得风风雨雨,被苏家赶出家门,这才出国念书的。”陆君彦知道地不多,简单说了一些苏音的过往,都是从自己母亲口中得知的信息。

若非对方是自己好友,他不会多嘴多舌。

“我重新给你找房子,你今天先去学校报道,看看学校安排的教师公寓能不能将就将就。”

第三者插足?

靳以墨眉心紧蹙,想到方才登门的那对男女,不置可否。

他的女孩,不是第三者。

苏音谈完工作,换好衣服准备出去觅食,和制片方吃饭。

客厅里,那一抹修长的身影站在窗前,仿佛一颗挺拔的树,无形的魅力蔓延。

苏音步一转,笑眯眯地走过去问:“表哥,你饿不饿?要不我请你吃饭?”

知道这位表哥有洁癖,也不待见她,所以苏音本来只是随口一问,纯属于嘴贱想撩,问完就准备走了。

结果,靳以墨转过身,眼底划过她看不懂的流光:“嗯。”他淡淡地说,“我饿了。”

“……”苏音虽然没有料到结果,可还是很高兴,“那我们一起出去吃吧,不过我有个合作要谈,只能辛苦你先吃,等我谈完,立刻来陪你。”

靳以墨点头,眸色深深:“好。”

苏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表哥忽然‘平易近人’了许多。

她一兴奋过度,就忘了身边这位是自己表哥,坐上车就喋喋不休找话说,可靳以墨自始至终都无动于衷,只是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看得她心发慌,耳尖泛红,不敢逗他了。

“没劲透了表哥,我不逗你了还不行吗?”苏音一路撩无果,有些沮丧地叹气,压低了声音,“别这么瞪着我,我招架不住……”

靳以墨这一回没有躲开她,盯着她的目光不自觉温软几分:“招架不住?”

苏音却被这般目光看得心虚,连忙撇嘴:“忍不住……”她摇摇头,咋舌,“忍不住对表哥的盛世美颜舔屏。”

靳以墨大手紧了紧,目光落在她蠢蠢欲动的小手上,片刻,牵着她的手,吓了苏音一跳,触电般收回自己的手:“表……表哥?”

不会是要把她丢出去吧?

太残暴。

靳以墨看她吓得不轻,克制再三,捏着她的小手放回她自己腿上,一本正经:“安分一点。”心底却好笑,表面上看着能撩嘴炮的姑娘,实际上被他牵个小手都面红耳赤,其实和当年那个伤心单纯的小姑娘并无不一样。

苏音摸了摸不自在的小脸,尴尬一笑:“……”

吓死表妹了。

苏音乖乖坐好,双手放在膝盖上,典型的乖乖女形象,一路就这么到了吃饭的餐厅。

这是制片方约的地点,华丽又不失雅致的风情餐厅,楼上还有酒店式套房,为了方便客人休息。

苏音另开了包厢,安顿好靳以墨,殷勤地说:“表哥,你先点餐,我尽快搞定制片人,立刻回来陪你。”

靳以墨点头,目光落在她裸露的肌肤上,微微不悦:“你不冷?”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