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良缘天假》

  • 作者:阿雨瑞
  • 主角:王静姝,苏苒
  • 推荐:21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11 12:01:29

《良缘天假》 内容简介

畅销创作《良缘天假》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阿雨瑞,主要角色王静姝,苏苒,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节选:“一些小把戏就把大哥收买了,大哥你的原则呢?”简玄煜一脸的不高兴。“我的原则何时要针对一个丫头片子了?我倒是想问问你,怎么就这么看不上她?打了一顿还没让你解气。”“那是你没见她习的字,简直不堪入目。”

《良缘天假》 章节试读

“一些小把戏就把大哥收买了,大哥你的原则呢?”简玄煜一脸的不高兴。

“我的原则何时要针对一个丫头片子了?我倒是想问问你,怎么就这么看不上她?打了一顿还没让你解气。”

“那是你没见她习的字,简直不堪入目。”简玄煜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中,语气嘲讽又嫌弃。

简玄墨抬眼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叫来门口的小斯吩咐道:“去告诉秦管家,让他抓紧给小姐找位教书先生。”

简玄煜突的站起,瞪着简玄墨道:“你这是连母亲该操的心都操了,怎么从小到大也没见你对我这个弟弟多关心一些?”

简玄墨俊逸的脸上略过一丝笑容,“候府的嫡小姐不能太差了,否则,丢的也是候府的脸面。

简玄煜从墨雨轩出来,看了看天色,方转身往福熙院走去。好巧不巧,刚走到母亲门外,便听见里面传来的说话声。

“小苒,这红枣糕我吃起来倒是挺合口,可这薄荷糕,我实在是享不了这味道,我记得煜儿小时候倒是挺爱吃这薄荷的味道,不如就送到煜园去吧?”

“大哥今天也在家,还是给大哥送去吧,平时他都很少在家,听琴去墨雨轩时,好几次都铺了个空。”

“也好,不过你大哥这人,在军营呆惯了,同你父亲一样,对这吃食啊,是不太讲究的。”

“嬷嬷,让丫鬟把这盘薄荷糕送去墨雨轩。”

“是,夫人。”嬷嬷接过点心退了下去。

“见过二少爷。”

看着丫鬟端着点心从身边经过,简玄煜使劲压了压心中的怒火,方才走进屋。

“母亲。”

“煜儿,怎的今日有空过来?刚刚我们还有提到你。是吧,小苒。

“是,二哥。”苏苒招呼道。

“母亲变了,母亲都不疼我了。”简玄煜不理苏苒,拉过王静姝的手臂,将脸靠近,委屈撒娇。

坐在一旁的苏苒不忍看着他那腻歪的样子,像一边别过脸去。

“你这是哪里来的话,我何时变了?”

“母亲明知道我爱吃薄荷糕,却还给大哥送去,大哥又不喜欢薄荷味儿。”

“原是因为这事儿啊?等小苒下次再做这薄荷糕,也给你送些就是。多大的人了,还争这些?”

王静姝抽回手,对着苏苒笑笑。

“只怕人家不愿做呢!”

简玄煜用他那一双漂亮的眼珠子瞟了苏苒一眼,摆出一副傲娇样。

“二哥若是愿意吃,我自然愿意做,二哥若是不愿吃,我费心费力做的点心岂不是糟蹋了?”

“你少用这些话糊弄人,也少跟我来这一套。”

“二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做出来的又是一套,我告诉你,在候府你少出些幺蛾子,在母亲面前,你也别想挑拨是非。”

“简玄煜你把话说清楚,阴阳怪气的说谁呢?”

“说谁谁心里清楚。”

看着吵的不可开交的二人,王静姝眼睛都直了,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吵起来的?

“你们住口,都给我坐下。”

王静姝的声音软绵,大声呵斥之下,威力并不大,不过二人都很知趣,立刻住了口。

苏苒不知自己是何时站起来的,看了眼对面的简玄煜,那小子也是一脸懵逼。

“怎么回事?你们俩怎么还有矛盾?”王静姝看着二人问道。

半天没有动静,王静姝拍了拍桌子,“说话。”

“这事,母亲要问二哥,是他先找的茬。”苏苒开口道。

“煜儿?”王静姝看向简玄煜。

“她……”

简玄煜刚想开口,便愣住了,因为什么,因为她没有给我送点心?因为她给你们每人都送了了,却偏偏没有给我?

“说起来,我倒有一件事要问问二哥。”苏苒见简玄煜不说话,便继续道:“我送给二哥的新年礼物呢?”

“就是那个装有糖果的荷包。”

苏苒又提醒了一句。

“荷包?”

简玄煜显然已经忘了这个东西。

“一时想不起来放在了哪里。”

简玄煜说的很是随意,毫无破绽。

“那我提醒一下二哥,元宵节灯会那天,我遇见了一个人,他带的荷包与我送给二哥的荷包一模一样,我很是好奇,那荷包又不是买来的,怎么就那么巧还能有个一模一样的?所以我就问了问那人。”

简玄煜被苏苒盯的有点心虚。

“那人说是乃友人所赠,还说这位友人嫌那绣荷包的丫鬟绣的太丑,不喜欢,干脆送了人。”

“那又怎样?”简玄煜嘴硬道。

“你说怎样?那荷包是我亲手绣的,双面绣,我自然是认得的,那人的荷包也是双面绣,就连里面装着的糖果都是一样的。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二哥你倒是说说你什么意思?把我送你的荷包送了人,还是一位男子,你这是何居心?”

别说是现在,初一那天简玄煜就后悔了,不过是死要面子,不想开口要回罢了。

他恍然大悟:“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你……”

“怎么?二哥是觉得别人做了就是理所应当,不做就是不应该吗?那我现在告诉你,我用真心待你,只是因为母亲是用真心待我,而你随意践踏别人的心意,却还一味要求别人,就未免强人所难了。”

简玄煜看着对面的女孩子,十四五岁的面容,稚嫩青涩,说出的话却是铿锵有力,那倔强的眼神,使的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生动起来。

“煜儿,女子的荷包岂可随便送人?你何时变得如此糊涂?”

王静姝一脸失望的看着自己儿子,虽然这个小儿子自小顽劣些,但平日里却也是个分轻重的,倒不曾想会如此胡闹。

“送给了谁?回头把荷包给我要回来。”

“是王祈。母亲,当时也并非我诚心送他,而是他看中了那荷包,非要跟我讨要过去。”简玄煜向母亲解释道。

“那是人家比你有眼光。”苏苒白了简玄煜一眼,又对云思婵道:“既然如此,母亲,不要也罢了。”

“这怎么行?送荷包乃表女子心意,这送父亲兄弟乃亲情,送给一个不相干的人,这要怎么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