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无尽死亡体验》

  • 作者:尹熙真
  • 主角:梁珍,姜津
  • 推荐:73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12 12:14:16

《无尽死亡体验》 内容简介

火爆辣文《无尽死亡体验》由尹熙真墨下的婚恋类型的创作,设定中的主线人物是梁珍,姜津,情节百看不厌,可以看一下。书中主线围绕:天亮了,洁白的雪花从天上纷纷扬扬的撒了下来。它落在李政的山洞前,飘到祁安的房里,飞在颜如玉的身上,侵入黎生的眼中。残忍的真相犹如巨浪,掀翻了每个人心中的那条船。船上所有无处安放的情感,一件两件的洒落在

《无尽死亡体验》 章节试读

天亮了,洁白的雪花从天上纷纷扬扬的撒了下来。它落在李政的山洞前,飘到祁安的房里,飞在颜如玉的身上,侵入黎生的眼中。残忍的真相犹如巨浪,掀翻了每个人心中的那条船。船上所有无处安放的情感,一件两件的洒落在了心海。

“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颜如玉光着脚,赤裸着身体在雪地上与雪花共舞着,她感受不到寒冷,也感受不到炎热,她原本什么都感受不到。但就在昨晚,当她听到黎天祥说爱她的时候,她的心里分明有一丝暖流在心脏里游走。她跳着跳着,一个失神跌倒在了雪地中。她想起三百年前,自己曾和心爱的人在这里手挽着手,一起赏冬梅。而现在……她忧伤的望着银装素裹的世界,透明的液体在她眼中聚集,她的嘴唇颤抖着,吃惊的摸了一下自己的眼。不堪其重的液体终于汇集成了泪滴,在长睫毛的挤压下,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颜如玉好奇的用手把脸上的液体抚了下来,犹豫着含在了嘴里。

“是咸的,我……我会哭了……”颜如玉站起来,对着天空大喊到,“叶梓童,你曾诅咒我永生不死却永远得不到爱情,你看啊,现在有人爱我了,你输了……”

她筋疲力尽的躺在雪地中,任由眼泪滴水成冰。

药王庙里,兆君推开窗户,望着雪花发了一会儿呆。他披上一件厚戎衣,在库房里把厚衣服和被褥都找了出来,准备等大家睡醒后分给大家。他正忙乎着,白城旭带着几个人推开门回来了。

“老白,还是没有找到李政吗?”兆君被自己抱着的被子挡住了脸,从老白的角度看上去,活像一个长了腿的被子在说话。

“没有,”白城旭摇了摇头,接过了一半的被子。这才看到兆君的脸,他问兆君说,“大家都还没有起床吗?”

“没有,”兆君摇了摇头,他小声的说,“昨晚发生的事情比较多,大家都没有睡好。”

兆君简单给白城旭讲了一下黎天祥、颜如玉、黎生和祁安之间的关系。白城旭感叹到:“难怪小天天资如此聪颖,没想到竟是初代施咒者颜如玉的儿子。”

“现在的关系很乱,但我总感觉诅咒好像有变。”兆君翻出一件大衣,抖了抖披在了白城旭的身上。

“什么意思?”白城旭穿上大衣,好奇的问到。

“我昨天把《上古诅咒大全》翻出来了,如果严格按照他们彼此施受的诅咒,黎天祥应该完全是个傀儡才对。但他居然不受摄魂术的控制,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意识在帮助颜如玉,这一点我怎么都想不通。”兆君长长的叹了口气。

“因为黎天祥拥有‘强魂’,‘强魂’是可以脱离摄魂术的控制的,我父亲跟我说的。”白城旭看着兆君,认真的说。

“强魂?”兆君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他看着老白用调侃的语气说,“不论是白家世子,果然见多识广。”

“别调侃我了。不过他们的事儿一时半会很难缕清,走一步看一步吧。”白城旭说完,去厨房帮忙准备早饭了。兆君把衣物和被褥按照房间分好后,黎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出现了他的身后。

“你好,我来找我的朋友。”一个甜美的女声在兆君背后响起。

兆君回过头,一眼就看出了眼前的黎生是一个分身。他看了眼前的女孩,疑惑的望着黎生的分身问:“她是……”

“你好,我叫梁珍。黎生说我的朋友需要我的帮助,我就来了。”梁珍礼貌的微笑着说。黎生的分身看出兆君认出自己只是分身了,他调皮的笑了一下,趁梁珍不注意,像雾一样消失了。

坐在椅子上守着祁安的姜津听到院子里梁珍的声音,突然惊醒。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便竖着耳朵仔细听着,确认是梁珍的声音后,他兴奋的站起身跑了出去。

“我好想你!”姜津冲过去,一把抱住了梁珍。拾兆君站在旁边,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很是尴尬。

“你干嘛啊,快放开我,政哥呢?”梁珍问完,姜津的热情突然消失了。他放开梁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出什么事儿了?”梁珍看到姜津的反应,担心的问道。

“政哥失踪了。”姜津眼神闪躲着,不知道该怎么跟梁珍解释。

“怎么失踪的?多久了?报警了吗?”梁珍抓着姜津的胳膊逼问到。姜津不回话,他不耐烦的挣脱开梁珍的手,转身回屋子里去了。梁珍突然目光凶狠的看向了兆君,兆君一脸懵逼,左看看右看看,低着头用一个被子悄悄遮住了自己的脸。

“我带你来,是因为祁安受了刺激。药王庙里都是男生,不是很方便,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剩下的事,之后慢慢告诉你好吗?”黎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礼貌的对梁珍说道。梁珍看着黎生,心里纳闷他这么换衣服换的这么快。

“你让她过来干什么?还嫌现在的关系不够乱啊!”姜津一只脚踩在凳子上,霸道的指责着。黎生不说话,梁珍看姜津还是这副样子,生气的白了姜津一眼。

“你瞪我干什么,你不是要抓凶手给你政哥洗刷冤情嘛?”姜津站起身指着黎生说,“这位白脸小生,就是十字架连环杀人案的真凶!”

梁珍吃惊的转头看着黎生,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她看向姜津,犹豫的说,“你……你确定嘛?我是在颜如玉家里把他救出来的。”

“他是不是一看到你就知道你叫梁珍?”姜津抱着胳膊问道。

“是……是啊……”梁珍结结巴巴的回答着。

“那是因为,”姜津直接跳到了凳子上,他居高临下的说,“那是因为他一直在跟踪我们,我们是谁去了哪里他了如指掌,他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说完了吗?”黎生冷着脸说道。姜津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些“秘密”压垮了,他现在只想撕开所有人的面具,让大家能够正常的生活。

“老子没有,你……”姜津正准备再说什么,黎生突然变出了两个分身出现在了姜津的身边,分身出现后,迅速的拉住姜津的肩膀,治住了他。梁珍和姜津都是常人,哪里见过这样魔术般的场面,霎那间哑口无言。

“梁珍小姐,可以麻烦你帮祁安擦拭一下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吗?”黎生深呼了一口气,扣了扣自己的耳朵,对着梁珍礼貌的问道。

“可……可……可以……”梁珍颤抖着回答着。

“兆君哥,麻烦打盆热水过来。”黎生对着外面喊到。

“好的。”兆君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黎生走到姜津的面前,一脸严肃的说,“你听着,药王庙里的人,确实都不是道士。我们其实是有着特殊异能的异人,祁安是,黎天祥也是。我们异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你们并不了解。但你放心,既然牵扯到了你们,按照我们的规则就不会放任不管。等这边的事情解决好,我自会认罪伏法,还你们一个清白。”

黎生说完,朝姜津鞠了一躬。姜津旁边的两个分身咻的一下消失了。姜津吓坏了,没有分身的支撑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梁珍惧怕的瞄了黎生一眼,退到了旁边给他让着路。站在门口偷听的大恩一脸兴奋的冲着院子里,大声的喊到:“兄弟们,这几个常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啦,我们不用装道士,不用穿这该死的道袍啦!”

大恩说完,外面响起了欢呼的声音。梁珍看着窗外天空中飞起的数十件道袍,嘴里默默念着:“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三个代表重要理论,保佑我,这是幻觉,是幻觉……”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