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 作者:列无暇
  • 主角:秦凝,秦达
  • 推荐:68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13 12:01:28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内容简介

火爆热文《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列无暇,天选人物秦凝,秦达,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新篇,精彩章节节选:秦凝本来还要问别的事的,听着这些心里都气坏了,听不下去了。唯一能安慰她的是,知道唐菊花手指断了这件事,能让她心情缓一缓,还有能力出言安慰秦阿南:“算了,改天我单独做给你吃吧。”秦阿南倒立刻开心起来:“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章节试读

秦凝本来还要问别的事的,听着这些心里都气坏了,听不下去了。

唯一能安慰她的是,知道唐菊花手指断了这件事,能让她心情缓一缓,还有能力出言安慰秦阿南:“算了,改天我单独做给你吃吧。”

秦阿南倒立刻开心起来:“哎哎,我就等你这句话呢,乖囡,算了,你也别生气,反正也就这一次,以后要等你结婚才有了,不要理她们了。”

秦凝摇摇头,忍着气理理衣服和头发。

秦阿南端详着她,眼里闪着光:“哎呀,我的囡真漂亮!来来,先去拜一拜老太太(老祖宗的统称),再去叫叫人(见亲戚)就好了。”

秦凝任她拉着,拜了祖宗,又到堂屋里见亲戚。

其实亲戚们哪有空理她,正筷子头像雨点似的扫荡桌上的菜。

有个本家媳妇大声的夸赞秦阿南:“阿南!酒水办的真好!这肉大块大块的,我们生产队里只有你了!”

秦阿南就立刻把刚才和秦凝吐槽的事忘了:“真的?那你多吃点多吃点,大家吃好喝好啊。”

秦阿南把秦凝往主桌上带,先看一眼秦达,干咳了一声,说:“小凝啊,那个,那个,以后,也要叫声……”

秦阿南还没有说完,秦凝冷冷的对着秦达喊了声:“秦达……爷叔。”

名字和称呼中间隔的格外长,后面两字特别轻,听起来就是秦达……。

秦达站了起来,看着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就觉得眼前的女孩子好不陌生,像他从来都不认识的人一样:

“……哦哦,好,好,小珍……小凝是个乖小孩,那个,现在蛮好蛮好……”

秦凝理也不理他,更不看坐在他对面的金秀和莫桂花,只看向陪在主桌的队长和妇女队长,说:“两位队长,谢谢你们来,你们慢慢吃,多吃点。”

队长点点头,抽了两口土烟,说:“好好,听说你去读书了?你娘倒是真心疼你,你现在这样确实蛮好。”

妇女队长梁阿妹撇一眼莫桂花,对秦凝说:“你这个小孩蛮好的,依我看,今后有的人是要懊悔的。好好念书吧。”

“好的,谢谢梁主任。”

秦凝对着梁队长笑眯眯,又侧身对着坐在侧边的一位老人喊:“舅公,您应该认识我的吧?”

老人长相和秦阿南有几分相像,正是任阿山的父亲,七十多岁了,此时笑着说:

“认识认识,从小就认识,现在你到阿南身边了,我也替她开心,你们好好过,有什么用得着我舅公的,只管来寻我。”

“好,舅公你慢慢吃,不用担心路远,吃好了我送您回去。”

“哎哎!”老人笑的更高兴了,连连应着。

秦阿南见秦凝这么懂事这么想得到,脸上笑开了花,正要看向金秀和莫桂花,秦凝立刻走开了,指了指另一桌说:“姆妈,我去叫一声姑婆。”

刚才还在鸡圈里头抓鸡的两个老太太,此时已经坐在了桌子上,正吃的满嘴流油。

秦凝看一眼她们的桌子上,大部分碗里空空的,只有一些带汤汁的碗还有点菜,而一个半大孩子,正把半个虎皮鸡蛋卷进手帕,再放进口袋。

秦凝只当没看见,笑眯眯的对着刚才在鸡圈对秦凝立眼睛的老太婆喊:“大姑婆。”又对旁边一位扎着辫子的老太太喊:“小姑婆。”

两个老太婆一改刚才抓鸡的彪悍样子,努力换上一脸慈祥:“哎哎,好,小珍蛮好,要对你娘好点啊,欺负你娘,我们两个姑婆要来作主的啊!”

“好的,我知道的。”

秦凝也努力的笑着,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跟着秦阿南叫了一圈就算完了。

因为都是认识的,实在也没什么可装模作样的,而且这些人肚子里的油水干了好久了,菜上来都是一阵猛吃,这会儿几乎消灭光了,也该走了。

不一会儿的,大部分客人都走了,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也准备携家带口的走了。

秦凝看两人一人手里拎着一个用手帕做的包袱,包袱都鼓的要爆开了,微微露出褐色的爆鱼和红白相间的肉块,她们走到门口去和站在那儿送客的秦阿南告别。

刚才立眼睛的老太太是姐姐,大姑婆,大名秦新娣,另外一个扎辫子的是妹妹秦根娣,此时,秦新娣推一推妹妹,让妹妹和其他的家人先走了出去,她自己一个人就走去和秦阿南说:

“阿南!我跟你说一件事,我下午来的时候,你告诉我那些蛋好多都是双黄的,我倒蛮眼热(羡慕)的,我刚才和你小好伯(指二姑姑秦根娣。比父亲大的姑姑称好伯,比父亲小的姑姑称好叔。)一人选了一只生蛋鸡带回去,传传种!你放心,等明年开春我抓了小鸡崽,我来还你两只!”

秦阿南呆掉。

她的脸上,有五六秒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的呆滞,秦凝在一旁看着,真是心疼。

好一会儿,秦阿南才拉住秦新娣说:“不不,大好伯,这个生蛋鸡我要留着的,我们小凝现在读书,又长身体,要吃蛋的啊,你别拿走,我不是给了你肉和蛋了吗,那些爆鱼你也送到后头去了,我自己都没吃到,一点也没留……”

秦新娣立刻眼睛一立,脸像童话故事里的老巫婆那样拉长了,说道:

“哎哎!秦阿南!这是你对长辈的样子?!你逢年过节不也要孝敬我的?我们不过拿你一只鸡你就这样!好了,不要再说了,被人家听见多丢人,秦家人这么小气,给好伯拿一只鸡也不肯!真是的!根娣,走!这种小气侄女,我们今后少来!”

说着,看着是头白花白的老人,脚步走的那个快,真是插上翅膀要飞起来了,而再前面一点,秦根娣手里提着一个沉甸甸的旧棉花袋,走的更快。

秦阿南嘴张了好几张,追了几步,颓然的停了下来,委屈又无奈的看着他们两家子的背影。

秦凝挑了挑眉,走过去拉住秦阿南:“姆妈,舅公还在呢,你去陪陪舅公,我去送一送姑婆,到底老了,好不容易来一趟的。”

秦阿南沉浸在丢了两只生蛋鸡的伤感里,此时才忿忿的说:

“送什么送,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妖怪,生蛋鸡也能眼热拿去的,就知道欺负我,到后头(唐菊花家)还不是连口水都喝不到,别送她们!”

秦凝没搭腔,只管走了出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