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靖安侯嫡女》

  • 作者:天不缚苍龙
  • 主角:荣国公,侯爷
  • 推荐:27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01 16:03:32

《靖安侯嫡女》 内容简介

天不缚苍龙新书《靖安侯嫡女》由天不缚苍龙墨下的古代言情风格的网文,光环人物荣国公,侯爷,情节空前绝后,非常感觉不错。精彩情节试读:从皇宫里提了一把剑出来。靖安侯整个人都还是懵的。这种东西怎么就给他了呢?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想要啊!什么皇帝的赏识,他最希望皇帝有事没事都别找他。自古以来被授予尚方宝剑的,多半是要被任命某种难度十分之大的

《靖安侯嫡女》 章节试读

从皇宫里提了一把剑出来。

靖安侯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这种东西怎么就给他了呢?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想要啊!

什么皇帝的赏识,他最希望皇帝有事没事都别找他。

自古以来被授予尚方宝剑的,多半是要被任命某种难度十分之大的事务,且常常伴有性命之危。

不过是想整一整荣国公府,没想到把自个儿给搭上了。

但不过怎么想,至少脸上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别人瞧在眼里,也只当他高冷,或是淡泊名利。

回府路上遇见现任荣国公吴赦。

这吴赦也是有趣,自个是个浑不济的,还当他也是个浑不济的。

好说歹说,非得拉着他去看什么花魁。

他倒也着实有些好奇,可一想到靖安侯夫人,又立即歇了这份心思。

君不见,他这些年一房姨娘都没有抬么?

因对吴赦说:“贤弟不知道,我家里有规矩:娶妻四十无所出方可以纳妾。”

“而今这个光景...贤弟是在让我犯错误啊!”

吴赦瞥了一眼他腰间别着的宝剑,说:“哪有世兄说得这般严重,不过是个花魁罢了。

况且人家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卖艺不卖身,多少公子豪掷千金都不能博得美人一笑呢!”

靖安侯不动声色道:“竟是这样么?只可惜我家里也不宽裕,比不得贤弟大家子殷实。贤弟自去吧,不用管我的。”

按照他的想法,他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难不成这个不着调的荣国公还能强行扭他去?

可他低估了吴赦。

“这有什么要紧的,只要世兄一句话,今儿的花销都包在我身上。”

说着,吴赦便拽着他的胳膊要拉他去。

靖安侯彻底惊了。

这可是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你吴赦不要脸,我还要呢!

“贤弟快放手罢!”

“儿媳妇都出了事儿,若我是贤弟,这会子该赶紧赶回府里。”

一连后退好几步,靖安侯才觉得心里安稳些。

他见吴赦整个人似有些失魂落魄的,很可能是才听到消息,因说:“哎,贤弟啊,你许是还不知道呢。”

“你那儿媳妇也是可怜啊,与她那随身丫头两个都溺在了城外的江里,打捞上来的时候,人已经浮肿,都认不出了。”

用言语让这个荣国公放弃拉自己去看什么花魁恐怕是件很难的事,倒不如说起别的事儿,把这个人的心思都引过去。

他觉得吴赦即便是再不着调,也多少知道事情之轻重,懂得取舍。

谁知道吴赦“噗嗤”笑了一声:“我说世兄啊,这女人的事儿说到底都是后宅之事。”

“况且,我是长辈,总不能她一个晚辈的媳妇还叫我这个做公公的去给她守灵不是?”

“依我说呀,世兄就放心的同我去耍耍,没什么要紧的。”

好一个荣国公!

也不知道老国公知道这个吴赦糊涂至此,会有何感想...

靖安侯摇了摇头:“很不必了,贤弟不必多说,我是不会去的。

不过我们侯府倒是有一出极好的戏班子,若是得闲,大可以来坐坐。”

“那感情好,择日不如撞日,便今儿去吧,不知世兄方便不方便?”吴赦笑嘻嘻的。

靖安侯嘴角是直抽抽,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他不过是随口一说,哪成想这个人当真了?

也是自己嘴贱,真是失策。

不过话已经说出口,又能够怎么办呢?

靖安侯夫人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这侯爷竟把这个人给带回来了。

她挑了桃眉,把靖安侯拉到一边说:“侯爷,你这是做什么?怎把这个人给带回来了,若是让女儿知道可该怎么好?”

靖安侯无奈道:“夫人啊,这,这我也不想这样嘛,可...这吴赦实在是忒没规矩了,大街上就当街拉拉扯扯得,实在是有失风度。”

“我看这样,你快快派人去同钥儿打个招呼,让她有些准备。另外呢,我也派人去找了原儿来,然后找一台戏班子来,不然真是很不好办。”

他心里头是一万个不想招待吴赦,可是他的身份注定他去不可能这样做。

由陈思原出面的话,便是发生一些不愉快也没什么,可如果是他亲自出面再有些什么不愉快,那就要变成笑柄了。

靖安侯夫人一肚子的火,不过这会子不好发作,只说了句:“侯爷也忒不会想事,这次的开销一应不从公中支,侯爷自个儿想办法吧。”

“还有原儿...那吴赦是个不着调的,若是原儿受了什么委屈,看我怎么对付你!”

荣国公吴赦是个不着调的,只要颜色好,男的女的一应不顾忌。

想她的原儿是怎样一个如玉公子,若给那吴赦见了,能不被纠缠么?

靖安侯也能够想到这茬:“夫人,这里是侯府,那吴赦不至于糊涂至此。”

“便是他真上了心,往后我们多防范着些就是,难不成原儿还能在你我的眼皮子底下被他给得了手?”

闻言,靖安侯夫人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因说:“行了,侯爷看着办便是。钥儿那里我亲自去说。”

她竟然忘了,荣国公府已经是走在黄泉路上的了,根本无需在意。

现在的做法也只是全了她们靖安侯府的礼数和体面,而不是给什么荣国公面子。

“巧得是前段时间府里搭了一台戏班子,现在人应该还没有走,侯爷叫过来应付一下也便是了。”走之前,靖安侯夫人不忘了提醒自家这位侯爷一下。

现成的人不用,再去请人,那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么?

她可不愿意为了吴赦而多出一笔银子。——省下来还能多吃几块糕点呢!

靖安侯自是觉得这提议很好,因连忙派人去请。

唱得也不是什么新戏。不过是近几年出了本子,在京里的勋贵家里都很有市场。

那唱曲儿的小厮并唱戏的小旦都唱得不错,吴赦听得十分痛快,因三五杯酒下肚,不觉忘了情,掏出一锭银子,随意拉着一个漂亮人的手道:“大伙儿唱得都不错,唯你唱得最好。

你把那新样又体己的曲子唱个给我听,大爷这锭银子便赏你如何?”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