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一夜情深:杜少的心尖宠秘》

  • 作者:弄清影
  • 主角:杜氏,布衫
  • 推荐:300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10-04 17:19:57

《一夜情深:杜少的心尖宠秘》 内容简介

主线人物叫杜氏,布衫的网络故事是《一夜情深:杜少的心尖宠秘》,它是作者弄清影原创的一本总裁佳作,精彩内容试看:人群中一个穿着花布衫的中年男人推开身前的人走到她的身前,在她脚下吐了一口痰道:“美女,你可别吓唬我们,我们可不是被吓唬大了,你说的那些狗屁合同我们不知道,你们杜氏要的工程材料我们已经送了,你们说材料是

《一夜情深:杜少的心尖宠秘》 章节试读

人群中一个穿着花布衫的中年男人推开身前的人走到她的身前,在她脚下吐了一口痰道:“美女,你可别吓唬我们,我们可不是被吓唬大了,你说的那些狗屁合同我们不知道,你们杜氏要的工程材料我们已经送了,你们说材料是次品就是次品呀……”

鲁重言站在车子的另一面焦急的看着她,现在他有些后悔不该带她来的,这些人就是一些市井无赖,和他们是讲不了道理的。

看着这些无赖都冲着曲清晚嚷嚷,他连忙再次开口道:“你们看这样好吗,今日也挺晚了你们先回去,明日我们找相关的鉴定部门检验,只要你们送来的材料是合格的,我们杜氏一定会付钱。”

刚刚那个花布衫的男人看着他道:“小白脸,你现在又说的算了?可我们等不了明天,今天就要钱。”

曲清晚也看出这帮人今日就是来闹事的,跟他们根本就讲不了道理。

“想要钱哪有的那么容易事情。”她突然冷哼道。

花布衫的中年男子挑眉看着她,“小美人,今日不给钱就别想离开这里,我有都是时间跟你在这里耗着。”他走进她,伸手就想要摸她的脸,被曲清晚一巴掌打开。

鲁重言想要从机箱盖上翻到她这边,却被身前几个男人困住,“你们这些人有什么冲着我来。”

“你紧张什么,难道这个小美女是你的女朋友。”围在他身前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拿一些破烂货就想要讹诈杜氏的钱,你们当杜氏是提款机吗?”曲清晚突然一改刚刚客气的语气,厉声道。

“呦呦,小美人生气了,你生什么气?我们要拿的也不是你的钱,不过看来杜氏是不想解决问题竟然派了两个什么都说了不算的人来,杜麟轩是要当缩头乌龟了。”

四周的人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鲁重言挣脱开几个人的束缚,“你们先让我们离开,我们马上回去找副总,你们不是想要解决问题吗?不是想要钱吗?那也得让我们回去跟杜副总汇报一下。”

“你可以走,但她不行,我们得留一个人质在手中,兄弟几个将这个小美女给我看好了。”

几个男人上前抓住曲清晚,她根本就走不了,何况周围的人早已将他们围住。

“清晚,你们放开她。”鲁重言再次想要冲到她的身前。

“你们这是绑架,是犯法的,这样你们不光是一分钱都拿不到,还要坐牢。”

“我们现在管不了那么多。”花布衫的男子怒吼道。

“小白脸,想要救你的女朋友,就快让杜麟轩给钱,不然我们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曲清晚忍着脚下的剧痛,挣脱开几个男人拉着她的手,“学长,你先回去,你放心,他们要的是钱,钱没有拿到手,她们不会将我怎么样的。”

“不行,我不能走,我做你们的人质,让她走。”鲁重言此时焦急万分,他是绝对不会让曲清晚留下的。

花布衫的中年男人真的是怒了,一手将曲清晚拽到身前,工地上本来就凹凸不平,她的脚上还受了伤,被他使劲一拽受伤的那只脚刚好踩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她痛的顿时脸色惨白,身子也站不住。

鲁重言紧张的道:“清晚……”他挣脱开身后的人,翻身越过车盖,与她身前拦着的几个人动起手来,他长得本就人高马大,虽然看上去瘦弱,但却是个练家子,几拳就将拦在他身前的人打倒,将曲清晚抱了起来,看到她脚底渗出血来,他心里更加的自责。

“学长,你听我说,今日事情要是不能解决,明日一定会被闹大,这对杜氏的负面影响太大,你先离开尽快找到杜麟轩,我留在这里,他们这些人只是受雇来要钱的,出了事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处的。”

“不行,我不能让你留下……”鲁重言皱眉道。

曲清晚忍着脚上的剧痛,“学长,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走不了,你就听我一回。”

他心里挣扎了半天,“那好吧。”

他看着花布衫的男人道:“你们现在跟我进工地,我去找杜总。”

“早这样不就好了,小美女也不会受伤。”

他拿起电话给吕经理打了电话,工地铁门被打开,他抱着曲清晚先进入工地,工棚里吕经理和工地的工人都聚集在一起。

“吕经理,曲小姐受伤了,你照顾她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鲁特助,曲秘书我一定会照顾好的。”

吕经理是个五十多年的中年男人,头发已经的秃顶,但看样子为人非常憨厚。

鲁重言走了后,她看着吕经理小声的问道:“吕经理,隆兴的这批货你都验过了吗?”

“曲秘书,早已验过,每一种都不符合国家最低标准,杜氏的楼盘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精品,从来不用次的工程材料,如果这批货我们用了就是砸杜氏的招牌,这对杜氏影响很大。”

“这我知道,所以隆兴这才会雇佣了一帮人前来闹事,他们也知道通过正常的渠道他们是拿不到钱的,可隆兴这么多年一直是杜氏工程材料的供货商,所供应的货也没有出过任何质量问题,现在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她的目光看向对面站在的几十人,会不会是隆兴内部出现了问题。

吕经理小声的道:“曲秘书,我也是听说,隆兴的董事长好像是得了重病,他有个不成器的儿子嗜赌如命,现在隆兴已经被他接管,听说他在外面欠了巨额的赌债……”

“这件事之前招商部的经理不清楚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吕经理低头看着她脚上的伤,白色纱布已经变成黑色,但还是能看着有红色的血渍。

“曲秘书,我的办公室里有药箱,我看你的脚伤也挺严重的,我去拿来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好,谢谢。”

对面的人看到吕经理要出去,顿时不悦的道:“取什么药箱,没有看到钱,你们谁都不许动一下。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