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锦鲤魂》

  • 作者:冰灵绝
  • 主角:荆小暖,荆小
  • 推荐:85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15 17:02:50

《锦鲤魂》 内容简介

光环人物是荆小暖,荆小的故事《锦鲤魂》此文是冰灵绝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无与伦比内容环环相扣,绝对是极力推荐的经典辣文,主要章节节选 “为什么突然想去哪里?”煜瞳再次问这句话时语气温和了些,敛了敛习惯已久的冰冷锐气。因为方才睡醒就听到她想去“幽篁林”的话,所以脑子里的弦整个都是绷紧的,直到发觉荆小暖愣神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语气强硬了

《锦鲤魂》 章节试读

“为什么突然想去哪里?”煜瞳再次问这句话时语气温和了些,敛了敛习惯已久的冰冷锐气。

因为方才睡醒就听到她想去“幽篁林”的话,所以脑子里的弦整个都是绷紧的,直到发觉荆小暖愣神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语气强硬了些,煜瞳刻意舒缓了些语气,避免吓着她。

但是荆小暖之所以没反应过来,只不过是因为不习惯煜瞳突然的转变罢了。

荆小暖将书翻到自己方才看到的地方,用纤细的手指点了点,一双墨瞳淡漠,表情却显得认真得有些可爱,音调波澜不惊地说:

“因为我觉得这本书里记载有些地方有问题,其中一个就是幽篁林……书里记载:‘西有幽篁林,林中竹叶密而青,偶有笛声飘飞,飞雪絮絮,有妖而入者窥得白骨行走,甚是诡谲。’,这笛声我还能接受,但竹叶是青的又是飞雪,到底是夏天还是冬天?”

听了这些话煜瞳沉默不语,片刻也什么都不解释,只道,“我们下午出发去幽篁林。”

荆小暖轻轻一笑,嘴角微微勾起,满意地将残缺的书收了起来。而一旁毫无选择权的氤艾只能心中苦苦叫唤,心里暗想着,反正自己只是个灵魂,说白了就是鬼,都是死过的了难道还怕被再次杀掉不成?况且煜瞳也在……这般想着心里有了些安慰。

……

终于要离开迷花境,踏上新的路。望着走在前面荆小暖轻松的背影,煜瞳其实心里清清楚楚,这一切只是个开头,后面的种种事情会更加危险。想必除了玄机山上那位,没有谁可以预料未来。

若是经历的只有表面的宁静,他还能够让她相信这个世界是神奇而美好的。但一旦陷入往事的风云纠葛,所有的黑暗痛苦都会被放大无数倍,然后被抑制地难以呼吸。

为了省时间,出了迷花境煜瞳直接带着荆小暖飞行了。天空幽暗,布着黑云,风也冰凉凉的,整个世界却看起来清亮的很,犹如雨后。底下的风景不断变换,没花多长时间就到了目的地——幽篁林。

幽篁林是一片浩瀚无边的竹林,这里的竹林幽幽静谧,有崎岖的小路一直向前延伸,每一片竹叶看起来都那么赏心悦目。地上除了落着的叶子,只有稀疏的绿草,薄薄地铺在地面上,别有风情。

煜瞳,荆小暖和氤艾刚到这里便有悠悠笛声响起。那笛声细细的,悠长不绝。

忽的,果真有众多白骨从远处忽的摇摇晃晃走过来,那场景,诡谲至极。桃花源中的白骨比这都要次一点,这次来的白骨,白的犹如雪,整个拼接成人骨架的形状,和着一股冷风。

荆小暖和氤艾都变了脸色,都向煜瞳身后躲了起来,一边还好奇地探出头打量着前方。

煜瞳淡定如初,漠漠地看着白骨越来越靠近,手中聚起一股凌厉的灵力,挥掌向白骨击去,有些白骨被打的堪堪退后了几步,有些碎了骨依旧向前走。

另一边,笛声越来越急促,那些白骨也疯了魔一般向他们冲过去,荆小暖焦急道,“它们好像受笛声控制,不如你也用笛子试一试?”

刚准备飞上前去击碎那些白骨的煜瞳听了荆小暖的话,抽出腰间随时系着的血笛,放在唇边,目光幽幽平视着远方,轻声吹起血笛来。

血笛发出的声响磅礴而蛊惑,听起来比那细细悠长的笛声更诡谲三分,扰得那些白骨晃晃悠悠不知道往哪里走,四面八方地散开。

也就在此时,那细细的笛声一顿,接着一个微微怒意的女声突然响起,“你能不能别吹了,我的傀儡都快自我爆炸了。”

接着一个飘飘青衣女子从高空缓缓飞落,以这幽幽竹子为背景,有种仙女下凡的感觉。发髻间插着碧玉的簪子,身后的长发飘飘,绝美的脸有着脱俗的美。

“她是那白骨的头头?白骨的头头不应该是老白骨嘛?”氤艾还是改不了那瞎唠叨的脾性,方才还吓得要命,现在就飘了出来吐槽。

荆小暖听了氤艾的话轻笑出声,这一笑将那青衣女子的目光吸引了去,她见到荆小暖目光一凝,扬声问,“你跟荆月,是什么关系?”

又是荆月……荆小暖听到这个顿时止住了笑,抿着嘴唇不语,有些警惕地盯着那青衣女子。

“喂喂喂,话可不能乱说!”氤艾倒是先开了口,被吓得一震,在空中不安似的飘动着,“最好那两个字提都不要提。”

煜瞳也沉默着,向来波澜不惊的眸光闪了闪。

“哼~”那青衣女子勾起嘴角冷笑了一下,有些讽刺地看了氤艾一眼,接着身形一闪,闪到荆小暖的面前,抓起荆小暖的手就带着她一起身体水平飞开了三十尺远。

这几乎是眨眼间发生的事情,让煜瞳竟然没反应过来,也来不及阻拦。

“你想干什么?”煜瞳眸光一暗,声音喑哑而低沉地问。他面上依旧波澜不惊,但那深沉的声线下分明隐着危险,橘红眸子深处沉淀的血色暴露出他此刻的情绪。

“啊啊,小暖怎么被抓走了?”氤艾方才只感觉身边挂了一阵风,看着身边的人不见了才反应过来荆小暖在那青衣女子的手里,还离了这么远。

而荆小暖发觉自己突然在青衣女子的手里却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反倒不知是为什么,有种相识旧人的安全喜悦之感。知道挣扎不出这女子的手里,索性就乖乖的。

“呵~小辈一点也不懂事,”青衣女子冷笑着,抓住荆小暖的手转过身,裙摆旋出优美的弧度,这举止之间都是优雅。

似乎没耐心再逗留,青衣女子带着荆小暖点脚轻身飞起,穿梭在青竹之间。而她绝非平常之辈,就算煜瞳用了最快的速度飞身追来,照样不消片刻就将他甩在身后,直至最后,连个影子都看不见了。

“人类,你到底是谁?”飞身穿梭在竹林之中,青衣女子突然出声问荆小暖,那“人类”二字让荆小暖呼吸一窒。

自己的身份分明瞒过了众妖的双眼,现在却被对方轻易看出,况且提到的又是荆月……这青衣女子到底是谁?荆小暖此刻真想从梦中将荆月拽出来好好问一问。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