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无情剑有情人》

  • 作者:小强永不灭
  • 主角:孟雪,孟蝶
  • 推荐:52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15 20:11:55

《无情剑有情人》 内容简介

《无情剑有情人》为小强永不灭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躺到床铺上的黒彪总算是快活了,哼起来的小曲很是得意,很故意地吵到旁边屋子的人。“混蛋,大晚上不睡觉,发情呢!”已经是夜里两点了,那些吵闹声只需要一点点哀怨,就像极了到了发情期的猫。其实外出住宾馆的时候

《无情剑有情人》 章节试读

躺到床铺上的黒彪总算是快活了,哼起来的小曲很是得意,很故意地吵到旁边屋子的人。

“混蛋,大晚上不睡觉,发情呢!”已经是夜里两点了,那些吵闹声只需要一点点哀怨,就像极了到了发情期的猫。其实外出住宾馆的时候,就该要挑些好的,免得晚上听到一些不该听的声音,那真是遭罪。那些声音一来,怕是后半夜都不得安眠了,活活落得一个熊猫眼。

黒彪打不过舟悟涯,被蒙面人欺负了,那口气还憋着呢。正是“己所不欲,要施于人的”。他好歹也是黑道里出了名的杀手,也还没落到“虎落平阳被犬欺”的份上。他不信西武林遍地是高手,轮不到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骑到他头上。自己死里逃生,正是高兴的时候,这些无名小卒敢来扫兴,那就让他们见识见识,拿着匕首出去了。使劲敲打旁边屋子的门,“出来!刚骂人的杂种出来!”

不止一间,好几间房都被吵醒了,穿的衣服还没扣扣子就出来骂,“干什么!”掌柜也是发觉了,偷偷上来看了一眼,是黒彪,便假装没发生什么事,偷溜回楼下,谁让他还有锭金子在黒彪手里呢。

“闭上你们的狗嘴!先干这个再弄你们。”围观的人被黒彪那把晃动的匕首吓到,声音很快就小了。

那邻屋也出来了。门一开就是一把凶神恶煞的匕首,不自觉腿就软了,嘴巴也是软绵绵,“爷,您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仔细看这个人,不就是白天客栈里骂舟悟涯“怂蛋”的男人。

“是不是你小子骂我?有种再骂一次。”黒彪朝着那人使劲挥着匕首,得意、解气,快活好简单。

“爷,小的错了。一时糊涂,得罪了您,我这臭嘴该抽。”那人哆嗦着。

“一时糊涂你就骂我?那我一时糊涂要不要也捅你一刀?”

“别别别!爷,咱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可以,你不是说嘴抽了吗?先抽一个给我看看!”

“这……”

“你到底抽不抽!”黒彪的匕首很张扬。

“啪。”

“再抽一个。”黒彪脸笑歪了。

“啪”又是清脆的一声。

围着的人看不惯,指着黒彪议论,他做得太绝了,要遭报应的。

“有你们什么事?赶紧滚!”黒彪破口大骂,没人敢明着和他作对。大部分善良的人都怕惹事,小部分坏人却因此更加狂妄。

黒彪爽够了,才放过那人。那个男人自认倒霉,脸有些疼有些肿,没料到有这样的事,身上没带药,还得熬着等淤肿自然消掉,不过总算是过去了。仿佛霉运是可以传染的,那男人也如同黒彪一般被霉运恶心到了,想着的都是,“明早赶紧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一天被吓两次”。黒彪可算是彻底痛快了,心满意足睡到床上,也把他那把匕首搁到枕头旁边。它立了特等功,可以陪侍在君主身侧。

同样的时间,凌晨两点。舟悟涯的肩膀被轻摇,立马挺身,半坐起来,睁开了眼,深呼出一口气。也摇了孟蝶两下,没反应,不过倒是知道有人要叫醒他,露出两个脚板来,时不时晃悠着脚板,像假睡的小猫摇着肉爪正说着:“我醒了我醒了。”

舟悟涯和玉清隐都笑了,想来他是睡觉贪上了。“可不能让你误了时间。”舟悟涯抱着孟蝶到茅草屋外边洗脸,挨了一道冷水,孟蝶立马清醒起来。孟雪早早就把早点给他们端过来了,有粥有菜有茶水,全都放桌子上。两人吃了六分饱,便跟夫妇两告辞。

玉清隐把断掉的云剑收拾好,和江湖最后的纠葛,交付舟悟涯,“现在云剑也断了,想来再和这个江湖无半分瓜葛。我和孟雪也会离开这个水云台,再找个安全的地方。安顿好了,我再告诉你。”

“我再跟你说个事,那个蒙面人会我家的功夫。我记得当初为了孟雪和七剑决裂,我把自家功法上交了。”

“我也看到了他的功夫。我记得你是给了王家吧。”

“这个就不好说了,你自己小心。”

“姑姑,焦尾琴,能不能先给我。”

“你想用就拿去。”

收拾妥当,两人随即出了门,一前一后消失在夜色薄雾里,预示着一场暗夜狩杀即将开始。

“孟蝶还是挺像大哥的。”

“当然像,谁叫他们是父子。大哥离世,二哥出走,我又嫁了你,就留他一个人。幸亏舟悟涯把他养得很好。”

“当初你上王家闹之后,我们家就慢慢淡出七剑,孟家和王家有嫌隙。你知道别人怎么议论你吗?”

“议论我什么?”

“说你‘红颜祸水’呢。我还问舟悟涯他怎么看。”

“舟悟涯怎么说。”

“他说‘不是’,还说‘王家和孟家本来就有嫌隙,你嫁过去也拦不住的’。我一直以为他看得很清,现在怎么也拼命卷进去了。”

“他应当还看得清,不过有可能他看到了其他的希望。”

“哪有什么希望。”

“是呀。”孟雪叹气,“舟悟涯那么强的一个人,也改变不了孟家没落的事实。”她还没说完,被玉清隐一把搂住肩,“你怎么老是喜欢搂我的肩膀?”

“情有独钟,我还喜欢你的脚呢。”玉清隐也笑了,又把头靠到孟雪耳朵旁,压着她的发丝。

“你知道我洗了头发,才过来亲近我吧。”

“你发丝上的香味真好闻,这香味好像是你下巴散出来的,真想用手托起来亲吻它。”

“胡说。你不许在我耳边说舟悟涯名字。”

“好好好,你先让我亲一下,什么都答应你。”

玉清隐抬头看舟悟涯他们离开的方向,黑夜里早什么都没了。想到舟悟涯刚开口说要追击的时候,那时候也是想阻拦他的。不过,要怎么说呢?舟悟涯肯定会追出去,必须要追出去。第一个,蒙面人身份成谜,舟悟涯必须要弄清他身份。不然他就只能亲自上乱刀冢去质问‘天刀府’仅存两人中的另一个,泰秀丽,他的义母。想来舟悟涯不忍心。其二,舟悟涯追出去,对玉清隐也好。倘若他真开口拦他,舟悟涯不得不说出那一句,“为了你,我必须得去,我要保护你和孟雪的安全。”有一种残忍,叫作当事人的无能。心里头默默说着,“谢谢了兄弟,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孟雪,我们也回屋子收拾东西,另寻个安静的地方。”转头亲了一口孟雪额头。

凌晨四点左右,舟悟涯和孟蝶再次来到龙悦客栈。白天客栈的吵闹、盛怒早没了,只剩下紧张。孟蝶自打出生以来,还没有在这个点,像现在这样精神过,很兴奋,依稀能看到他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光。他相信只要黒彪在龙悦客栈,舟悟涯便能轻松捕抓他,轻而易举。

经常熬夜的人都知道,刚开始熬夜到两三点的时候,还是很清醒。打字敲键盘那是弹指一瞬间敲出一行字来,打游戏抓鼠标的手也是相当轻松自如。到了四五点,就不得不疲倦了。偶尔眯眼,总是想喝茶喝咖啡来提提神。对于常人来说,好像凌晨四五点真是疲怠的时间,最脆弱的时候。那些不熬夜的正常人,倘若在这个时候做个噩梦,也是一件很恐慌的事情。

人如此,动物也是如此。动物在这个时候也是十分的脆弱,连猛兽都会觉得疲累了去休息。四点了,就算黒彪真是个猛兽,也该要放下所有的戒心。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