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绝天武帝》

  • 作者:孤舟向晚
  • 主角:李耀宗,夏轻尘
  • 推荐:77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1-08 08:31:39

《绝天武帝》 内容简介

《绝天武帝》由网络作家孤舟向晚所著,终于迎来了韵味无穷的大结局,李耀宗,夏轻尘这两位主要人物会有怎样的情节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环环相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众人注视下,夏轻尘徐徐站起来,淡淡道:“感谢诸位来宾为我爷爷贺寿,你们继续,我先告辞。”宴会已经弄成如此地步,他没有再参加的必要。但,他想走,李耀宗会让他走吗?“站住!”李耀宗脸色泛着几许青色。夏轻尘

《绝天武帝》 章节试读

众人注视下,夏轻尘徐徐站起来,淡淡道:“感谢诸位来宾为我爷爷贺寿,你们继续,我先告辞。”

宴会已经弄成如此地步,他没有再参加的必要。

但,他想走,李耀宗会让他走吗?

“站住!”李耀宗脸色泛着几许青色。

夏轻尘淡淡望着他:“井底之蛙,拦我有事?”

李耀宗脸皮僵硬的扯了扯,道:“你出言不逊,侮辱武阁上院学员,视为对武阁不敬,身为武阁成员,我不能坐视不管。”

他丢尽脸面,想通过耍赖找回场子。

“你本就是井底之蛙,我说实话而已!你若觉得你的存在侮辱了武阁,那就退出武阁吧,不要为武阁继续抹黑。”夏轻尘认真的建议道。

李耀宗心中被刺痛,怒意显现:“姓夏的,少胡搅蛮缠!我现在以武阁上院学生的名义,对你进行制裁!”

夏轻尘没有说话,而是望向夏苍流、夏逊、夏麒麟三人。

他们三人齐齐沉默,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沉默,等于默认。

或许他们也觉得,今日的夏轻尘风头太甚,希望借外人的手狠狠压一压他的气焰。

这一刻,夏轻尘对所谓的夏府亲情彻底失望。

来宾倒是想为夏轻尘说话,借此拉拢夏轻尘,讨要神液。

但望了眼慢悠悠喝茶,一言不发的李玮峰,无人敢开口。

看来,李玮峰也想让儿子出手,杀一杀夏轻尘的锐气。

夏渊大步走来,面色沉着。

身在夏府,却如同身在敌窝,自家的亲人,连一句维护的话都没有。

这让他对自己一直坚持的亲情产生动摇。

“谁敢动我儿?”夏渊喝道。

李玮峰眉尖一挑,淡淡凝视着夏渊:“夏府主,就当是他们晚辈之间的切磋吧,你一个长辈,边上看着就行。”

切磋?

这是在说笑吗?

一个是连武阁都没有考进去的淘汰者,一个是武阁上院的学员,彼此间的差距,注定只是单方面的殴打而已!

李玮峰是刻意放纵儿子行凶!

他正要说什么,夏轻尘却淡然道:“父亲,我自己能解决。”

夏渊怔住,望着独立于人群中的夏轻尘,生出一种深深的陌生感。

仿佛自己的孩子一夜间长大,大到他认不出来。

心中动摇片刻,夏渊道:“你小心。”

他打定主意,关键时刻,必定出手相救,绝不让儿子受委屈,哪怕得罪李玮峰!

“有胆量!”李耀宗龇牙一笑:“作为你对武阁的侮辱,我决定把你摁在地上,让你和你那只狗一起学狗叫!需让你知道,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不如人时就应该像狗一样低下头,贸然抬头,只会摔得很疼很疼!”

“你***,狗怎么了?狗爷我一口咬死你这有爹生没爹养的东西!”小狗一骂骂两人。

既骂了李耀宗,也骂了李玮峰。

“小畜生,待会再弄死你!”李耀宗恶狠狠瞪其一眼,道:“都退后,看看我怎么制裁对武阁大不敬之徒!”

一众人退开,空出大片区域。

李耀宗双臂合十,开启自己体内的四条大脉,体表流露出一丝微弱的白色气流。

这是四象武徒的内劲!

“跪下叫爷爷!”李耀宗大步冲过来,一掌拍向夏轻尘脑袋。

夏轻尘眼神淡淡,并无反抗之意。

直到对方靠近三尺内,才轻描淡写的抬起一只手掌。

啪——

他后发先至,抢在李耀宗之前,一掌抽在李耀宗脸上。

声音响亮而清脆,回荡在沉寂的全场!

李耀宗猝不及防,被打得踉跄不止。

他捂住发麻、肿痛的脸,却捂不住眼里的吃惊。

他满眼不信,分明是自己先出手,怎么反而被对方一巴掌抽在脸上?

但,这更加激发自己的怒气:“你他妈找死!”

李耀宗发狠的扑过来,凶横无比,光是气势就很能吓住一批人。

啪——

夏轻尘又是轻描淡写一耳光,将飞扑过来的李耀宗抽得倒退。

其人在半空,口中鲜血和着两颗门牙吐出。

哐当!

本次,他直接砸翻一个酒桌,无数的酒菜淋了个全身,狼狈万分。

众人彻底震惊。

若说前一次是巧合,那么第二次又抽中其嘴巴,还是巧合吗?

终于,有人发现,夏轻尘体表流淌着微弱的白色气流。

“他是小辰位四明!”

“怎么会?两月前,他还是小辰位三明呀!”

他们殊不知,夏轻尘的真实实力,应该是小辰位五明。

夏轻尘负手走向李耀宗,淡淡道:“我最厌烦的,就是你那张嘴,聒噪又难听。”

“去你***!”李耀宗彻底暴怒,掏出一柄匕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

但,尚未来得及刺出一匕首,手握匕首的手腕便被夏轻尘握住。

同时,抽出另外一只手,向其脸连续抽了十巴掌。

每一掌都鲜血横飞。

李耀宗空有怒气,在夏轻尘手中却如同孩子一样,毫无还手之力,被单方面抽嘴巴。

直到十掌之后,李耀宗两侧脸颊肿胀如猴子屁股。

其本人亦连续承受如此多的掌劲,被打得头脑混胀,分不清东西,如一滩烂泥倒在地上。

“这就是武阁上院的学员?”夏轻尘淡淡道:“说实话,挺差劲的。”

全场一片寂然。

既惊讶于夏轻尘修为的突破,更忌惮于面色阴沉的李玮峰。

竟然敢当李玮峰之面,殴打其儿子!

夏逊气得发颤!

李玮峰若是迁怒到他们北夏府头上,以后会有夏麒麟好日子过吗?

念及至此,愤怒之极:“夏轻尘!你怎么能当众行凶?”

一声怒喝,震慑得来宾醒来,纷纷噤声。

看来夏逊想撇清关系。

夏轻尘却正眼都未曾看他,一脚踩在李耀宗脸上,如同踩着一条死狗,淡淡道:“小辈之间的切磋,身为长辈一边看着就行,这句话可是李玮峰导师亲口说的,二叔是聋子,没听见吗?”

夏逊斥责道:“切磋不是恶意欺负人。”

“欺负人?”夏轻尘淡漠的望向他,平淡道:“二叔不仅耳聋,还眼瞎,是谁从始至终不断挑衅我?是谁叫嚣制裁我?是谁仗着自己有点修为,就要将我打趴在地学狗叫?”

谁欺负人,只要不眼瞎,都能看见。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