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重生之驸马请入瓮》

  • 作者:風信子
  • 主角:穆臻,穆臻言
  • 推荐:97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1-28 17:24:19

《重生之驸马请入瓮》 内容简介

有很多朋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驸马请入瓮》的新篇,是作者風信子执笔的架空网络故事,佳作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雪朦胧有一瞬间的怔忡,难掩惊艳,不由得出声惊叹,“世子真是生的愈发好看了。”穆臻言先是愣了愣,随即笑意更深,“原来公主还记得。”雪朦胧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脑袋,尴尬道:“彼时年幼,世子还记得这

《重生之驸马请入瓮》 章节试读

雪朦胧有一瞬间的怔忡,难掩惊艳,不由得出声惊叹,“世子真是生的愈发好看了。”

穆臻言先是愣了愣,随即笑意更深,“原来公主还记得。”

雪朦胧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脑袋,尴尬道:“彼时年幼,世子还记得这么清楚,真教本宫有些无地自容了。”

当时穆臻言作为质子入太府学习,雪朦胧受宠,在太府之中众星捧月,而穆臻言的身份敏感,自然备受冷落。

雪朦胧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个孤独漂亮的小伙伴,她彼时性格骄纵,对漂亮事物又总是喜爱,想要据为己有,是以便撇开劝说的众人,径直朝着墙角坐着的小少年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打量一番,趾高气昂道,“诶,你生的还挺好看的,不如跟我回去好不好?”

穆臻言小小年纪,眉眼间便有一股沉稳之气,闻言,他扫了一眼雪朦胧身后警惕鄙夷的众人,原本不打算搭理的小脸顿时笑了笑,惊艳了小公主,拉着他的手就站起来,指着众人道,“以后他就是本公主的人了,你们不准欺负他。”

一些世家小公子连忙过来,劝说道:“公主,他可是北地来的质子,这话可不能乱说的。”

京城世家向来拉帮结派,排外现象更是格外严重,又有家中父母教导,自然知道什么人该相处,什么人不该相处,是以穆臻言刚刚入京,便被所有人排斥,甚至暗中还有人欺负他。

雪朦胧闻言,顿时不高兴了,一把将穆臻言从几人包围中拉了出来,霸道道:“太子哥哥说了,只要是我喜欢的宠物,都可以带回去。”她指了指漂亮地不可思议的穆臻言,骄傲道,“他比太子哥哥送我的玉雕娃娃还有好看,本宫要收他做宠物,带回去养着。”

彼时小公主还不谙世事,不知道把男子当做宠物养着于一个女子,尤其是公主而言,是什么意思,可是之后便经常有人戏言:穆臻言是十一公主养在身边的男宠。

雪朦胧不知道何为男宠,之后这般流言被太子强势镇压,可是却没有能镇压雪朦胧对穆臻言的好奇与喜爱——那是小姑娘对于漂亮食物趋之若鹜的兴趣。

太子只暗中警告敲打了穆臻言一番,也就没有再横加干涉。

那般尴尬的第一面,雪朦胧成年之后,偶有人提起,总会被她低声喝止,嘀咕一句:“什么男宠?那都是年幼无知而已。”

回忆被拉回现实,雪朦胧看着酒坛里清冽的液体,散发着阵阵酒香,面上浮起阵阵热意,不禁嘀咕一声,“年幼无知,那是年幼无知。”

穆臻言不知道何时坐到了她身边,声音近在咫尺,“当日公主对我一见倾心,还扬言要收我做男宠,本以为是公主你年幼无知,却不知,几年以后,公主竟然会当众对我表明心迹,还执意要嫁给我,着实让人感动。”

雪朦胧先前的羞恼之意一散而空,眸中凝起警惕心思,低垂着眸子,不让对方看见,她笑着道,“本公主从小便喜爱生的好看的食物,世子美貌,世间难出其右,让本宫经久不忘,故而才做出了这般大胆行为。”

不同于别的女子那般羞涩的表明心迹的模样,雪朦胧落落大方,甚至好像在说一件吃饭喝水一般简单正常的事情一般,不动声色地将穆臻言的试探挡了回去。

穆臻言却是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忽地问,“听说,公主与二弟在京城交好,为何到了北地,反倒是显得有些陌生?”

他偏过头看着神色晦暗不明的女子,没有错过她面色一闪即逝的恨意,穆臻言抿唇,“可是二弟有何处得罪了公主?”

若是在地面上,雪朦胧现在定然一站而起,转身就走,可是现在受制于人,她只好强行冷静下来,抿唇道,“怎么会?本宫方才不是说了吗?只要是生得好的东西,本宫都喜欢,穆臻宇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可是长相却极好,本宫初时与他交好,不过是冲着他的皮相去的罢了。”

雪朦胧心中咯噔一跳:穆臻言能开口试探此事,想必已然查探过京城中事,她必须要自圆其说,不能敷衍了事,否则,穆臻言会愈发怀疑她。

“那为何……现在又这般厌恶臻宇?”穆臻言态度认真了几分,对于雪朦胧的话,也不知道信了没有。

雪朦胧眨了眨眼睛,忽地轻轻一笑,“初时自然是为了避嫌,当初本宫与穆臻宇交好,京城众人都以为本宫会嫁给他,可事实上本宫心仪之人却并非是他。既然本宫要嫁给你,自然要同他拉开距离,省得旁人误会。”

她这理由合情合理,好似真的对穆臻言情根深种了一般。

穆臻言眸光闪了闪,“原是如此,我倒是不知公主此番深情,险些误会了公主是与臻宇赌气,才下嫁于我的。”

雪朦胧诧异挑眉,“你怎么会有如此奇怪想法?”

穆臻言挑眉,勾唇笑了笑,“不值一提,胡思乱想罢了。这么说,现在公主厌恶臻宇,是因为上次刺客一事了?”

刺客一事,是雪朦胧光明正大地针对穆臻宇,旁人都看得清楚,更何况是一直关注雪朦胧的穆臻言?

雪朦胧刚刚点头,穆臻言便偏头问她,“那一日在天牢之中,公主是故意撞过去的吧?”

雪朦胧心中警惕,面上装傻,“世子说什么?”

穆臻言摇摇头,哑然失笑,“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

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穆臻宇本来也不无辜,雪朦胧的怀疑本也是正确的。

若是要从根本上论黑白,是穆府对不住她,让她受了如此委屈,树下了这么多敌人。

“公主。”穆臻言忽地抬手与她碰了碰酒坛子,发出清脆的响声,“你若想立威,只需做这世子府得宠的女主人便好,无需为自己树敌太多,对公主处境不利。”

雪朦胧诧异,想到今日他对龙飞月几人的处理,对自己不动声色的帮助,心里不由得一动,“你担心我?”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