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侄子太粘人》

  • 作者:忘心离情
  • 主角:岳蔷童,毛巾
  • 推荐:250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09 18:06:23

《侄子太粘人》 内容简介

优质小说《侄子太粘人》由忘心离情新写的婚恋类型的作品,主线中的主要人物是岳蔷童,毛巾,主线曲折绵长,值得阅读。主要讲的是:浴室里,她用大盆接了一大盆水,他坐在凳子上,受伤的脚搭在前面的另一只凳子上面,她换了一件防水质料的衣服,一脸憋屈地站在他身后,手里握着个沾湿的大毛巾,小巧可爱的嘴巴噘得挂两个油瓶都绰绰有余。“这样你自

《侄子太粘人》 章节试读

浴室里,她用大盆接了一大盆水,他坐在凳子上,受伤的脚搭在前面的另一只凳子上面,她换了一件防水质料的衣服,一脸憋屈地站在他身后,手里握着个沾湿的大毛巾,小巧可爱的嘴巴噘得挂两个油瓶都绰绰有余。

“这样你自己洗也可以的。”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她还是将水泼到了他的背上,用力地往下搓。

车梓扬闭着眼,唇角漾着淡淡的笑容,享受着两只小手在自己的背上其实并不算怎么舒服的服务,“可是疼我的小姑姑不忍心让我受伤啊,哈哈,我太幸福了。”

“是啊,你是幸福了,可是你的幸福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上好不好?”她的指甲故意在他背上一抓,他痛得倒吸一口气,可是还是笑嘻嘻地捉弄她。

他回过头来,水汽迷蒙中给她一个魅惑的笑容,“童,我一点都不介意你在我的背上留下抓痕,不过最好是用另一种方式哦,比如……”

“闭嘴,再胡说八道把你掩死在浴室里。”她双手用力地扳着他的头,逼他转过去,杏核大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她。

被转过去的脸露出浅浅的笑容,带着温温的幸福感,“呵呵,害羞的童真是可爱,好喜欢,真想快点娶你当老婆,这样的样子就只有我一个人可以看到了。”

啪——刚沾满水的毛巾一下子掉落到了大盆中,溅起无数水花,车梓扬闻声转过头,然后就看到一张猪肝色的呆脸在自己面前定形,双手还维持着抓着毛巾的姿势,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像是被雷击中了似的,半晌之后,她突然动了动,转身就走。

浴室门“砰”的一声关上了,车梓扬苦笑了笑,看来是把她吓到了,但是至于那么大反应吗?他不是早就说了吗,是要回来娶她的吗?

无奈,只好自己随便洗洗完事儿,可是他刚想站起来自己到淋浴下洗,浴室的门突然又开了,她站在门口,做了几个深呼吸的动作后,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了进来。

“不要误会,我是怕你摔倒,到时妈又要念我了。”看到他脸上渐渐散开的笑容,她赶忙解释道。

“嗯,我明白。”他很合作地点点头。

“以后不要再乱开那样的玩笑,万一让别人听到不好。”她已经拿起毛巾,开始在他的背上搓了。

“嗯,知道了。”他笑着乖乖点头。

“头低下点。”

“嗯。”

早上,刺眼的阳光就像是闹钟一样让人睡不安宁,岳蔷童皱着眉头翻了个身,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什么力道给往前收了收,紧接着自己的脸就贴到了温热的皮肤上,某天早上的记忆像是潮水般瞬间涌进脑海,睡意顿时全无。她猛地一下睁开眼睛,果然,眼前的是一片白皙的皮肤。

伸出手,一把推开那副胸膛,以超出她平常的运动神经范围的速度跳下床,然后指着床上那个还粘着眼屎的男子叫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昨天晚上她明明睡在沙发上的。

“你自己爬上来的喽。”车梓扬渐渐睁开了眼,可是睡意仍浓,抱着被子仍不愿起身,慵懒的模样魅惑极了。

“你……你胡说。”她靠着墙,反驳他,她又没有梦游的症状,怎么会自己爬上床?

“我哪有,明明是你半夜开门,然后就躺在我身边睡着的。”车梓扬抱着被子无辜地说道,美丽的单凤眼因为被诬陷而酝酿出雾气。

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谎,岳蔷童一时间也没底气了,难道她是因为习惯使然,半夜上厕所后,迷迷糊糊就进来了,可是——

“就算那样你也应该叫醒我啊。”

“看你睡得那么香,我怎么忍心叫醒你啊?”他憋屈地扁扁嘴,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我……”那样的表情让她无法再深说下去,毕竟这也不能怪他啊,于是,这件事就当是结束,以后自己绝不能再犯。

看着岳蔷童自我检讨似的表情走出房间,床上的车梓扬偷偷地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骑着电动单车先把车梓扬送到了学校之后,岳蔷童来到意风餐厅,忙碌的一天开始了,到了中午还得做好意大利面给车家的主宗送去,直到下午才有点闲暇时间,于是在餐厅内找了个角落,自己倒了杯咖啡去发呆了。

发呆其实也是一件累人的事儿,发了近一个小时的呆,某人开始渐渐地进入睡眠状态,若不是身后那个座位的说话声,可能立刻就要坐到周公爷爷的棋盘前了。

“唉……车梓扬他真的很难以接近耶,对谁都那么冷淡,在他身边围了那么多女孩子,就不见他对谁另眼相看的,你说他的眼光到底有多高啊?你可是校花哎,他居然不买账。”很不巧的,又是意大利语,她能听懂了,特别是听到了熟悉的名字,更是竖起了耳朵听。

“呵呵……”听着是非常优雅的声音,只听那声音徐徐道,“这样的男人才有挑战的价值啊,若是他和平常围在我身边的那些男生一样,我才不会对他感兴趣呢。”

唔——多么骄傲又自大的语调,果然是校花啊,不过,她是有病吗?被人拱在手心里不干,非要招惹不屑她的人?还真是犯贱。不知为何,岳蔷童心里就冒出这个非常不友善的想法,想过后,自己都一愣,自己貌似不像以前那么爱管闲事的说了。

“可是你不觉得他很难接近吗?连笑都很少呢,不过,他笑起来一定是超迷人的。”女生的声音有往花痴方向进展。

“没错,是很迷人,就像是阳光下绽放的花,既美丽又妖娆,这样的男人若是常笑的话,岂不要世界大乱?”优雅的女生也有些沉不住气了,好像是被某人的笑容迷过。

岳蔷童莫名其妙了一下,那家伙什么时候不爱笑,每天不都笑得像个傻子似的,不过,优雅女生说的倒对,那小子笑起来绝对是祸害。

“菲德莉亚,你见过他笑的容?”另一个女生的声音兴奋起来,看来她并不常看到某人呢。

“是啊,他又不是神,当然会笑,只是比较少笑,或者在陌生人面前不笑罢了。”叫菲德莉亚的女生淡淡地说道。

“那,是不是因为他对菲德莉亚还是有些不同的?”

“呵呵……”菲德莉亚但笑不语,接下来,后面一阵沉默,不一会儿两人又聊了些其他事情,便离开了。

两人离开后,岳蔷童才从后在走出来,看着两人的背影,一个穿着紧身黑裙的女生一头金黄色波浪发,走路的姿势优雅无比,光看背影就已经是个美女了,校花?应该就是她吧。

不知为何,竟然莫名其妙在意起来,唉,看来是太闲了,还是去练习吧。

下午三点半,车梓扬已经由同学送到了意风餐厅,绕到前面,他直接来到了后厨,原本外人并不许进后厨的,可是今天偏赶上下午师父来了,而师父刚好又是一个位四十岁的半老徐娘,最喜欢的就是小男生叫自己姐姐了,车梓扬那家伙左一句青姐,右一句青姐,叫得师父心花怒放,甚至发下令,以后他可以随意进出他们的厨房。

到了晚上回去时,两人并肩走在路灯下,岳蔷童给予他强烈的鄙视,“别人都说你不爱笑,我看你每天都笑得挺欢腾,居然用美男计,装乖术收买师父,师父对我都没那么好过呢。”

“那是因为你笨。”他的脚走起路来仍有些跛,所以比平时走得慢多了,路灯下的影子映着他的身体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

“是,我笨,你聪明行了吧?”今天的心情没来由地不爽,她瞪他一眼,加快脚步。

感觉到她心情不悦,他轻皱了一下眉,然后又露出大大的笑脸,追上她,“怎么了?今天工作不顺吗?”

“没有!”她继续往前走。

“那有人欺负你?”他继续追她。

“没有!”她仍最简单地回答他。

“那是……”

“什么都不是,只是有点累了,我们快些回家吧。上车。”她停下来,转过身看着他,当看到他真切的担心眼神时,她突然觉得好差劲,明明是她要关心他,照顾他的,这下还反过来了。

想到此,她露出了一个微笑,“扬扬,对不起,我……”

他伸手捂住她的唇,对她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别说对不起,我喜欢你在我面前露出最真实的自己,不用伪装,只反应你最真的情绪,哪怕是发脾气打人都无所谓,只要是真的你就可以了。”

“……”心猛地悸动了一下,这不算是什么甜言蜜语,倒是在暗示她那原本不太好的脾气,要是她就是觉得温暖又窝心,小小的感动在心里涌啊动啊,仿佛要溢出心间似的。

浅浅的笑容在路灯下绽放,照亮了周围的空气,他的眼前闪过七彩虹光,只觉得眼前的笑容是那么的美,不知不觉用双手捧起她的脸蛋儿,缓缓地将唇凑近,却就在马上将一亲芳泽时,脸被一掌拍开。

“臭小子,别乱来。”说着,人已推着车子跑出老远,他只得一颠儿一颠儿地跟上。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