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买来的夫君》

  • 作者:四福晋
  • 主角:楼澈,小越
  • 推荐:863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09 18:06:28

《买来的夫君》 内容简介

今日给粉丝们品读四福晋撰写的架空新书《买来的夫君》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楼澈,小越两位主线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当楼澈的手来到离鸢的上的时候,离鸢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楼澈,注意着他的动作。自那之后,离鸢没有让任何人见过她这张脸,所以在听到楼澈的请求的时候,离鸢微微的愣了一下。楼澈的要求,不得不

《买来的夫君》 章节试读

当楼澈的手来到离鸢的上的时候,离鸢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楼澈,注意着他的动作。

自那之后,离鸢没有让任何人见过她这张脸,所以在听到楼澈的请求的时候,离鸢微微的愣了一下。

楼澈的要求,不得不说让她有些诧异。

“没关系的,我不看。”放下了自己的手,楼澈低着头,轻声的说道:“本来也是我造成的。”

虽然楼澈是这样说着,但是其中的失望,离鸢依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手抬起楼澈的头,离鸢严肃的说道:“楼澈,我说过,在我的面前你没有任何必要表现得这么的低下。不就是看看我的脸吗?为什么不可以。”

一直以来,都是离鸢欠的你,知道吗,楼澈。

“真的,可以吗?”小心翼翼的看着离鸢,楼澈不安的问道。

轻轻的一笑,然后在楼澈诧异的目光中,离鸢将脸上的取了下来,霎时,那一张破碎的左脸出现在了楼澈的面前。

“啊!”惊慌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只有这样楼澈才能够控制自己不用大声的呼叫出来。

两条骇人疤痕就这样狰狞的出现在离鸢的脸上,因为年代久远的原因,已经好了很多,但依旧让人无法忽视。

像是盘旋在树干上的蛇一样,十分的骇人。十二年了,还是那样的恐怖,没有人能够想象,当时的离鸢是如何挨过来的。

双眼灼灼的看着楼澈,离鸢眼中有着复杂的神色,她没有想到楼澈会是这样的反应,她以为,他不会这么的嫌弃。

这个时候,离鸢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很酸,因为楼澈。

“害怕了?”收回自己脆弱的心情,离鸢带着一点调笑的意味说道:“怎么这么胆小。”

边这样说着,离鸢边想要将再一次的戴上。如果楼澈真的害怕的话,那么从此以后,她还是小心一点的出现在楼澈的面前吧。

她不想让他受惊。

注意到了离鸢的动作,楼澈连忙伸出手,拦着离鸢。颤抖的张着嘴,楼澈说道:“不是的,别,别这样……”

双眼含着泪水,直直的看着离鸢。

皱着眉头,离鸢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在看到楼澈眼中的泪水的时候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样的爱哭啊。”离鸢无奈而又宠溺的说道。

这辈子,离鸢想,她就这样宠着他,爱,她是没有了,只能够宠。

离鸢边说边想要伸手去擦掉楼澈脸上的泪水,可是还没有碰到楼澈的时候,就被楼澈狠狠的将手给拍掉。

“楼儿?”

不解的看着楼澈,自从楼澈和离鸢再次相见以来,楼澈对于离鸢都是小心翼翼的,这样激烈的反应还是第一次。

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离鸢的话,楼澈只是一直看着离鸢左脸上的两条狰狞的疤痕,过了很久,在离鸢想要再次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楼澈慢慢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伸向了离鸢的脸。

那一张脸并不漂亮,如果没有那两道伤疤的话,离鸢也顶多算是一个清秀的女子。

“很疼吧,当时?”当楼澈的手来到离鸢的脸上的时候,他这样低低的问道。

摇摇头,离鸢没有说话,因为,这个时候,她并不知道她到底该说什么。

安慰?欺骗?还是,别的。

最好的结果,沉默,无尽的沉默。

看着离鸢脸上的疤痕,楼澈很恨,如果当时,如果当时他再用力一点,如果他再准一点,那么离鸢的眼睛就毁了。

那该有多好啊。

如果当时他不是划的她的脸,而是一刀刺进她的心口。

那该有多好啊。

可是,一切都没有如果,当初他错过了那样好的机会。

现在,离鸢,你们离家所欠的一切,楼澈要十倍百倍的让你偿还。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眼泪猛地从楼澈的眼中滑落,点点的,打进了离鸢的心里。

这真的是一个很爱哭的男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离鸢才愿意宠着他。

为什么要这样对他?离鸢不知道楼澈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是因为多年前离家毫不留情的对他的楼家,所以要在多年之后说要好好的照顾他?

突然,楼澈用力的将离鸢拥进了怀里,将离鸢的头压在自己的心口处。离鸢能够很清晰的听到楼澈的心跳声,那个时候,她甚至有了片刻的恍惚。

“曾经我那样的对你,可是你现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想要和你过一辈子。”这样的话,离鸢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告诉楼澈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离鸢的感情特别的强烈。

一辈子,真正的一辈子。这二十七年来,离鸢过得太寂寞了。

楼澈,你好好的陪陪她,可好。

一只手揽着离鸢的腰,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是直直的垂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有的时候,就连楼澈自己都很佩服自己,他那么的恨着离鸢,现在却又如此的服从她,甚至可以为他做出这样温情的动作。

“好了。”在楼澈的怀里,这样的姿势真的很不适合离鸢啊,在楼澈的怀里,她轻声的说道:“我们不说这些了。”

放开离鸢,看着离鸢的眼睛,楼澈轻轻的说道:“我会对你好的。”

一定,会对你好的,会让你一辈子都记住的好。

点点头,离鸢轻轻的笑了:“知道,楼儿会对我好的。”

拉着楼澈的手,离鸢说道:“我们出去吃东西吧。”

“为什么,在家里吃不好吗?”

“家里的东西不好吃。”

“不会啊。”

“好了,出去吃就是了。”说着,离鸢就拉着楼澈的手想要往外面走去。

“等等。”紧紧的拉着离鸢的手,楼澈说道:“让我换身衣服。”

看着楼澈,离鸢的眼中有着惊艳,一身红衣,不如在月悦楼那样的暴露,但依然让人移不开双眼。

如墨的头发被一支檀香木簪松松的别在上面,两边,有着些许的头发轻轻的掉落。

一种别样的风情,两般特殊的韵味。

放开楼澈的手,离鸢环手抱胸的靠在一边,一双眼睛直直的打量着楼澈。

在离鸢的眼神下,楼澈不由得红了双颊,淡淡的粉色,让那一张绝美的面容更添了一丝的魅惑。

怪不得,这个男人让整个都城的男人女人都没有办法抗拒,他是那么的美丽。

比女人还美。

这个时候,离鸢甚至觉得有些庆幸了,如果,她没有将他赎了的话,那么现在他会是在哪里?也许,已经被人给糟蹋了吧。

“不用了,这样很好。”

果然,他还是适合红色的衣服,艳丽却不庸俗。

不自在的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低着头,楼澈撒娇似的说的:“可是,可是,我是同你一起出去啊。”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的,现在跟在你的身边,我不想让你丢脸,他们肯定都在嘲笑你将一个风尘女带回了家里,如果我再穿这样的衣服出去,他们肯定会笑你的。”

抬起头看着离鸢:“我知道朝堂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只要你有一个不对的地方,就会被一些人无限的扩大,不想让你为难。”

“多虑了。”轻轻的笑了,她还真的没有想到楼澈想了这么多,而且还都是在为她考虑。

一股暖流瞬间涌入离鸢的心里。

“你这样子很好,我很喜欢。”说着,离鸢就走上前去拉住了楼澈的手:“走吧,别再耽搁了,到时候饿了可不能怪我。”

拉着楼澈的手,离鸢走在前面,没有看见楼澈那一双眼睛,和他眼中露出的复杂神色。

离鸢,到底是为什么,你竟然愿意对一个可以说是敌人的人这么好。

“将军。”刚刚走出小院的时候,就见到烈云站在那里。

没有放开楼澈的手,离鸢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摇摇头,看着离鸢和楼澈紧紧牵着的手,他安慰的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唐老板想要见见您。”

唐无用?

刚刚就想着楼澈了,竟然连他都给忘了。

“楼儿,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你去吧,我没什么的。”

轻轻的亲了一口楼澈的鼻尖,然后说道:“在房间里等我,外面的太阳晒人。”

“好的。”

偏过头对着烈云说道:“跟我一起去吧。”

“是的,将军。”

楼澈一直站在那里,直到离鸢的背影消失在他的眼前的时候,他才缓慢的转过了身子。

“小越。”

“公子,怎么了?”听到楼澈的声音,小越连忙从小楼的窗户边探出了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楼澈。

“给我备一桶水,我要洗澡。”

“现在?”诧异的看着楼澈,抬头看看天空,现在连午时都还没有唉。

“快去。”冷冷的,楼澈说道。

“哦,好的!”听见楼澈这个声音,小越就知道,如果再问下去,楼澈肯定就生气了。

用力的抹了一把脸,被离鸢碰了,脏。

“在这里等着吧。”到了书房门口,离鸢对着烈云说道。

“是的,将军。”恭敬的低下头,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在书房的旁边站住。

推开房门,离鸢就见着唐老板直直的坐在椅子上。

见着离鸢走了进来,唐老板连忙站起身子:“参见少宫主。”

点点头,离鸢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坐下之后,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唐老板,离鸢说道:“将军府的这些事宜都准备好了吗?”

“回少宫主,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一个月之后,一切都可以完工。”

“很好。”赞许的看着唐老板,离鸢说道:“那么辛苦你了,如果没什么事请就先退下吧。”

“少宫主……”为难的看着离鸢,唐老板说道:“属下还有事情要禀报。”

直直的看着唐老板,离鸢眼神凌厉:“说。”

“宫主不久之后将会驾临。”

放于腿上的手紧紧的握着,最后,离鸢只说出了两个字。

很好。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