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女人》

  • 作者:翟雄
  • 主角:曲冉丹,吴小娟
  • 推荐:22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12 12:05:18

《女人》 内容简介

经典小说《女人》是翟雄新出的一本豪门类网络创作,故事中的主线角色是曲冉丹,吴小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淋漓尽致,值得追。主要讲的是:华兰市“效能风暴行动”第一批违规单位和个人名单曝光了,华兰电视台和女记者吴小娟等几名职工名列其中。在电视台召开的通报会上,吴小娟羞愧难当,恨不得脚下裂开一条缝,一头钻进去。“效能风暴行动”是在全省开展

《女人》 章节试读

华兰市“效能风暴行动”第一批违规单位和个人名单曝光了,华兰电视台和女记者吴小娟等几名职工名列其中。

在电视台召开的通报会上,吴小娟羞愧难当,恨不得脚下裂开一条缝,一头钻进去。

“效能风暴行动”是在全省开展的一项整风运动,主要是整治机关企事业单位长久形成的慵懒散慢和效率低下等问题。

活动刚开始时,并没有引起很多人重视,以为就像过去的每次活动一样,刮一场风,搞一些形式主义的东西,没几天就会风平浪静。没想到这次却动了真格。

那天上班不久,吴小娟写完一篇新闻稿,心情郁闷,就跟大学同学聊了起来。忽然,门被推开,进来两个陌生男人。

没等吴小娟反应过来,那俩人直奔电脑前面,拿着手机一样的东西在她和电脑前面晃来晃去。吴小娟站了起来,惊愕地问道:“请问你们是?

”前面的老男人解释道:“我们是市‘效能风暴行动’暗访组的,请问你在干吗?”

吴小娟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嗫嚅道:“我,我啊在上班呢。”

“我刚写完稿件,跟大学同学说一件事。”

“那也不行!你不知道上班期间不允许聊天吗?你们单位是怎么教育的,怎么开展‘效能风暴行动’的?”跟在老男人后面的年轻小伙子反问道。

吴小娟无语,下意识拿起桌上的资料又放下,把那俩人默默送出办公室。

站在楼道里,看到刚从外面吃完早餐的三名职工,又被逮住,正在询问。吴小娟知道这回惹下麻烦了。真是福不双降祸不单行,怎么这么倒霉?

几个月前,大学新闻系毕业的她签约华兰市电视台。喜悦的心情没几天,恋人陈东东就提出分手。其实,之前她已经有预感。

相恋多年的陈东东,一直宠着她、爱着她,尽量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可是陈东东却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老说忙。

陈东东是吴小娟中学的同学、大学的校友,学的法律专业。毕业后如愿考上了华兰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大学快毕业时,俩人就相约,要是毕业后彼此找到满意的工作,就尽快结婚,给多年的恋情画上完美句号。可是现在,陈东东竟然莫名其妙地玩起了失踪,这令吴小娟大为困惑。

陈东东终于约她了。在熟悉的爱琴海茶楼,两人坐在来过多次的非常熟悉的雅座上。陈东东没有笑脸,表情严肃而沉重。

谁也不说话。喝了几口罗布斯塔,陈东东终于开口了。他说:“小娟,我们还是分手吧。”

吴小娟似乎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我们还是分手吧!”

陈东东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相恋多年,可我感觉我们之间总有一些无法融合的东西。再说,我父母也反对咱俩在一起。”

一瞬间,吴小娟终于明白他在说什么。她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不自觉地抓住他的手,“陈东东,你在说什么?这么多年过来了,我俩不是好好的嘛,为什么要分手啊?再说,你当了检察官,我做记者,也能配上你!”眼泪夺眶而出。

陈东东一使劲从她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不敢对视她的眼睛。

慌乱中,品了一口咖啡,稍作镇定后说:“小娟,你听我解释。最近我父母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非要逼着我娶。我不愿意,他们就拿断绝父子母子关系来要挟,我没有办法,只能答应。”

“胡说!为什么要离开我呢?不要再找借口!”吴小娟终于爆发了。

她抓起杯子,把半杯咖啡泼到陈东东脸上,“你这个骗子,骗了我多年的感情。现在说分手就分手,也不想想我的感受?你这个大骗子!你这个无耻之徒!”

陈东东不敢抬头,任凭咖啡从脸上流下,滴到脖子、衣服上。稍停,他抽出纸巾擦了擦,说:“小娟,别生气。我知道我错了,我们好聚好散,以后还是朋友。”

“好一个面对现实!好一个好聚好散!我可没有那么贱。”吴小娟怒不可遏,“你要离开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害得我还在苦苦等待。你这个骗子、大骗子!谁跟你做朋友?”吴小娟拿起坤包想走,陈东东抓住她不放手。她使劲一甩,坤包重重地打在他脸上。一阵剧烈的疼痛,随即麻木了,但他还是不放手,说:“小娟,冷静点,我不让你走,我还没有把话说完。”

“好吧,你说,还有什么屁快放!”吴小娟又回到雅座。陈东东说:“小娟,我知道是我不对,是我错了。

咱俩好了几年,现在要分手,我也舍不得。我想着给你赔偿一笔精神损失费,我的良心就会好受些。你看行吗?”陈东东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哈哈!”吴小娟发出一阵冷笑,令陈东东毛骨悚然,“你要赔偿精神损失费,好啊!你说,赔偿什么?金钱还是物质?”

“你说吧,只要能办到,我一定去做,金钱也行,物质也行,只要你满意!”

“你打算赔偿多少钱?”吴小娟把脸凑到陈东东跟前,“我可是浪费了最美好的几年光阴,陈东东!几年的青春、感情值多少?”陈东东嗫嚅道:“你说吧,你说多少就多少!”“哈哈!”

吴小娟又发出了一阵怪笑,“多少钱?我的青春、感情,我的一切!那是能用金钱买来的吗?那可是无价之宝啊!”一行热泪从她脸上滑落。

陈东东慌了,抽出纸巾去擦拭。吴小娟伸手拨开,自己抽出纸巾擦了擦,“算了吧,陈东东,不要这样。现在我不需要,从此之后咱俩就是陌路人,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俩就两讫了,谁也不欠谁。你也不要再说什么精神损失费,我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可是,要是这样我的心里就会永远得不到安宁,良心会一辈子受到谴责,终生对不起你!”

“你还有良心?”吴小娟嘲讽道,“别说什么良心之类的话,我感到羞耻。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我瞎了眼,买了一个教训吧。我不怪你,陈东东。哦,我还不知道,你要娶谁家的千金小姐?你还没有告诉我,魅力肯定很大吧,是不是天上的仙女?”“这个,这个嘛!”陈东东有点犹豫,但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她,你也认识!”吴小娟问道:“谁?”陈东东小声回答:“是,是曲、曲冉丹。”

空气一瞬间凝固了。吴小娟紧蹙着眉头,不解地问道:“曲冉丹!?”“嗯。是她。”陈东东说。”

“怎么是她?你俩怎么搞到一起去啦?”吴小娟大惑不解,“你跟她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是这样的,小娟。”陈东东解释起来,“我跟她仅仅是认识,而且也是通过你介绍才认识的。

前一阶段,曲冉丹的父母托人来我家说亲,我当然不同意,再说我也有你,就坚决反对。可是我父母非常愿意,说这是好事,要是娶了她,对我将来的发展和我们一家人都是大有好处。我还是不同意,我父母就以断绝父子母子关系来要挟。被逼无奈,只好答应了。”

“是吗?你有这么高尚?听起来挺动人的。”吴小娟揶揄道,“谁不知道曲冉丹是华兰市有名的顺达公司老总曲俊峰的千金,又漂亮又时尚又多情,是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谁都想娶她为妻,好攀上高枝炫耀自己!我想,你也巴不得娶上她,还说不同意,坚决反对,你好高尚,好感动人啊!”

“不是的,小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可没有那么龌龊。”陈东东解释起来,“说亲的人说,确实有很多有钱有地位的男人想找曲冉丹,可她看不上。曲冉丹告诉她父母说对我印象好。曲俊峰就托人来说亲。”

那一刻,吴小娟后悔死了。曲冉丹从小就跟吴小娟熟悉,俩人一直是好朋友,后来成为闺蜜。

高中毕业后,曲冉丹没有考上大学,被父亲送到北京一所大学自费学习企业管理,毕业后成为顺达公司的副总,帮助父亲经营企业。当吴小娟跟陈东东恋爱时,吴小娟多次引荐陈东东见过曲冉丹,给曲冉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曲冉丹说娟娟,你好幸福,有这么好的男朋友,我对你可是羡慕嫉妒恨。吴小娟开玩笑说,他有什么好的,要是喜欢就送给你。曲冉丹说,真的?我可真的喜欢,你要是舍得我可求之不得,干脆送给我算了,我会感谢你一辈子。没想到,过去的笑话竟然成真,陈东东被曲冉丹抢走了。

吴小娟想自己怎么这么傻?早知如今,何必当初。要是知道这个结局,打死也不会给曲冉丹引荐陈东东。

一个是闺蜜,一个是相恋多年的爱人,他们怎么会背叛自己,走到一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陈东东要是娶了别人,还能理解,可偏偏娶了自己的闺蜜。痛苦啊!无耻啊!羞愧啊!人啊,真是让人看不透,有时候还不如动物。养只狗或猫,时间长了,感情深了,都不会背叛主人。

可人说背叛就轻易地背叛了。

她想起目前流行的一句话:防火防盗防闺蜜!没想到这句话在她身上验证了。

现在,自己的伤口还未愈合,又被“效能风暴行动”抓了典型。

真是倒霉透顶了,还不知道单位会怎么处理。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新闻部主任杨培耕敲门进来了,说:“吴记者,何台长喊你呢,让你去他办公室。”“好的。”吴小娟站了起来。她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