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剑女阿青》

  • 作者:阿青的剑
  • 主角:阿青,林星
  • 推荐:44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2-16 12:05:00

《剑女阿青》 内容简介

火爆创作《剑女阿青》是阿青的剑新出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作品,本网文的主要人物阿青,林星,精彩片段试读:“阿青,你跟我一起去。”还没等阿青回答,阿花先不干了,赶忙又抱住自己的阿姐,想为她推了这个苦差事;“不要!那个什么战场一听就很危险,干嘛要叫我阿姐去啦!”“别胡闹!”老欧揉了揉阿花的脑袋,但语气却不容

《剑女阿青》 章节试读

“阿青,你跟我一起去。”

还没等阿青回答,阿花先不干了,赶忙又抱住自己的阿姐,想为她推了这个苦差事;

“不要!那个什么战场一听就很危险,干嘛要叫我阿姐去啦!”

“别胡闹!”

老欧揉了揉阿花的脑袋,但语气却不容置疑;

去古战场必然少不了要对上那些战魂,对于无形无质的战魂而言,一般的手段起不了作用,而阿青的剑心就不同了,以无垢容万物,煞气也是万物中的一种,哪怕在古战场内,阿青照样能以煞制煞!

阿花压根不听老欧的话,只是抱着阿青的腰,睁大眼睛凶狠狠地瞪着老欧;

阿青蹲了下来,双手扶住阿花的小肩膀,看着阿花的眼睛说:

“阿花,阿姐就去一下,保证马上就回来,好吗?”

阿花看着阿青认真的眼睛,只能愣愣的点头。

阿青笑着揉了揉阿花的脑袋,就站起来问老欧什么时候启程。

“师父,我也去吧。”

一直不说话的林星轮突然自告奋勇;

老欧听闻皱眉训道:

“你也要胡闹吗?!”

“我不是胡闹!这是关乎天下之事,就是我的分内事!”

林星轮向前一步,没有因为师傅的严厉斥责而退缩。

阿青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老欧看了林星轮半响,见他没有任何反悔之意,只能叹了一口气。

“…欠了你们父子的,去就去吧,阿花也一起去!有我在,还能让谁伤到你们不成?!”

一股豪迈从老欧的身上油然而生,这是身为天下有数的高手的自信。

他们商定后就开始打包要带的行李;

出发时阿青却为难了一下,一共只有两匹马,而林星轮和老欧肯定不能同骑,就只有老欧带着阿花,林星轮与自己同骑一马;

但据阿青所测,此处去往古战场不止千里,要是这样骑马的话,怕是赶过去古战场也早已彻底破封了。

而老欧听到后却嘿嘿一笑,说看他的就是了;

四人牵着马来到一条河流旁,让阿青确定这条河是往战场方向的后,就叫他们骑上了马;老欧将一支与早上破空飞来的飞剑相同样式的小木剑挂在了阿青的这匹马上,然后自己也上马,叫坐在前面的阿花抓紧马鬃,一挥缰绳,马蹄开始迈动,直往河里迈去!

阿花啊啊大叫要落水啦!

可老欧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想法,阿花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睛,想到等下自己落水后肯定要把这老头的头发扒光,但马蹄已经走了不止十步,却还没有丝毫下落的感觉;

阿花的手指开了一条缝,她向下一瞄,惊奇的看到,马的四支蹄子居然都稳当当的立在河面上!

老欧向阿青招招手,有了老欧的示范,阿青也没有犹豫的就驱马向前,和前面那匹马一样,同样都能立在河面,只是马蹄处泛起阵阵波纹。

“走咯!”

老欧一挥马鞭,阿花就发觉两边河岸在飞快的后退,往后一看,阿姐的那匹马也紧紧地跟在自己身后。

明明那时买的不过是一般的凡马,甚至都可以称为老马,但如今的速度称为千里马也完全不为过;阿青心中也暗暗称奇。

“很厉害吧!”

坐在身后的林星轮凑到阿青的耳边献宝似的说道;

由于速度飞快,林星轮不得不和阿青一起抓住前面的马缰,虽然没有碰到阿青,但两人也早已经不在安全范围内了。

阿青没有在意,但自觉尴尬的林星轮,不自觉的想扯些话题缓解这尴尬。

“这是师父的剑势,从鱼龙舞中悟出的;鱼、龙皆为河海之流,所以他能上借大川大洋,下借小溪小流之势。”

“我们现在前进靠不是马力,而是水力,水力无穷,所以才能速度奇快。”

阿青哦了一声,但心中也有些奇怪,之前老欧不是说当今武道人人都只修炼内功心法,以身入势的修武之道已经失传了吗,为什么老欧却还能身负绝技?

在河流变道,要找寻其他流向那个方位的河流时,阿青向老欧问出了这个疑问。

老欧听到后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上一次自己没有讲全;

武道修炼之法是已经失传,但是还是不乏天资聪颖之人可以在自己修炼的武功中领悟到独特的势;

听到天资聪颖的时候林星辉暗暗瞥了一下嘴,这个不要脸的老头子在自己夸自己呢!

虽说万物皆有势,但最容易被接触到的只有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因此当时的修炼法门基本都围绕着这四个元素,但不知为何,有天所有人都突然无法感受到四大元素的势了,就像这四个元素从天地见被剔除了一般,虽然曾经已经从中悟到势的高手还能运用,只是再也没有后辈能习得他们的传承。

同时,内功之法又突然兴起,因为简单见效快,还对资质没有太大的要求,武道无望的人都转而去修炼内功,就此,武道衰落,内功崛起;

但像老欧这种有千年传承的练武者还是会尝试另辟蹊径悟到特别的势,所以他就创出鱼龙舞,悟得了河海之势。

“当然~”

老欧把嗓子故意捏尖,阴阳怪气的说:

“还是有些妖孽和我们这些凡人不同的,比如什么天生剑心,能够随意容于万物之势中的,假以时日啊,肯定是我这种糟老头子拍马也比不上的呢~”

阿花和林星轮都被他逗笑,只好掩住嘴不让笑声太明显;

“哎,你还别笑,像老头子虽然比不上别人,但还悟出来了,就不知道有些人什么时候能悟出自己的势哦…”

老欧瞥了一眼暗暗发笑的林星轮,借题发挥,用此刺激他。

“师父,世事难料,谁说的准呢~”

林星轮更胜一筹,手指掐成兰花状,向老欧甩了一下,还抛了个媚眼;

反击完后林星轮自己被自己逗得哈哈大笑起来,阿花也咯咯直笑,老欧哼了一声就转回头;但他知道自己这个徒弟从不无的放矢,怕是准备了什么惊喜给自己呢。

转了几条河流,四人居然在天黑之前就到了可以看到红柱的位置,如今古战场煞气外放到已经凝聚成型,哪怕用肉眼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红光冲破云霄,虽然异象已经消失,但空气中的杀伐之意却更加浓烈。

红柱而起之地方圆百里只剩下了一片黄沙,没有任何人家在此居住,哪怕时间长久,但已经爆发过灾祸的凶地,也早被历代人列为了禁地。

不过一天,一支军队已经驻扎于此,就算是从周边地区抽调而来,但速度如此之快,想来军中也是有能借势之人吧,阿青看着一排军营暗想到。

阿青跟着老欧策马向前,很快就遭到了一队巡逻兵士的拦截;

“来人止步!前方重地!不得入内!”

老欧拉住缰绳,马蹄跃起,重重踏下后,一阵黄沙飞扬。

捂住口鼻,把铺面而来的黄沙驱散后,兵士正准备要呵斥这个无礼之人,但林星轮已经下马,走到他们面前,把一块令牌递了过去。

看到令牌明黄的颜色,兵士向同伴看了一眼,对林星轮行了一个军礼,叫他稍等片刻,便小跑进去禀报了。

老欧还是坐在马上,一幅不屑于与这些人交谈的倨傲姿态。

不一会,那个兵士又小跑而出,将令牌恭敬的还给了林星轮,并叫守卫让出一条道,侧身施礼对林星轮道:

“殿下请进吧,将军在账内等着了。”

殿下?

阿青也下了马来,走到林星轮身边时向他投去了一个疑问的眼神,而对方则对她眨眨眼,表示过后会向她解释的。

走到如众星拱月一般被众多军营包围着的高大帅营之前,在前面引路的兵士走到帐前对两个带刀护卫说将军的客人已到;

那两名刀客看了阿青他们一眼,就让开了身子;同时阿青也在观察他们,虽然这两人没有身披战甲,但身上的杀气却堪比百人斩、千人斩的百战之兵,手上的老茧也代表着都是用刀高手。

进入账内,阿花好奇的打量四周,虽占地甚广,但并不奢华,地上只有几张案几,就连帅椅都简简单单,没有任何装饰,而坐在其上之人却披着一身黄金盔甲,旁边立着一把与之相配的黄金陌刀。

见他们进来,将军先站起身来,走下来对林星轮单膝下跪施礼;

“臣狄无敌见过三皇子殿下。”

林星轮赶忙将其扶起,抱怨地说道:

“舅舅,我可是你的亲外甥,干嘛每次都这么见外。”

“殿下,礼不可废。”

又对外甥抱拳谢过后,狄无敌才开始上下细细打量林星轮,把他都看的都不好意思了,才拍了一下外甥的肩膀道:

“好小子,是不一样了!”

说罢又看向老欧,点点头道:

“辛苦你了。”

老欧并不领情,只是背着手在账内转了一圈,走到帅椅前,坐了下来!

“自己的徒弟,不辛苦。”

林星轮见到师父这么放肆不禁头痛,而阿花早已经膛目结舌,评书不是都说擅坐帅椅者斩吗?!

但狄无敌并不发怒,甚至不在意,而是走到阿青面前,眯着眼看了她很长时间,阿青也大方的直视这个浑身都散发危险气息的男人。

“天生剑心?”

“是。”

阿青坦然承认;

狄无敌一下把自己的脸靠近到离阿青不足三寸的地方,眼神幽不见底,对上阿青那如冷月潭一般纯净的眼睛,彼此都在透过对方的眼神想要看透对方;

狄无敌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越来越浓,甚至压过了古战场泄露出来的;而林星轮也感到了不对劲,变得有些紧张不安;老欧坐在高椅上,冷冷的看着狄无敌的背影,眼中尽是杀意。

狄无敌开口说了句话,让场面变得如千钧一发,一触即发;

“那你,怕死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