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爱就宅一起》

  • 作者:童童
  • 主角:秦怀玉,白若羽
  • 推荐:619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17 17:19:02

《爱就宅一起》 内容简介

《爱就宅一起》由网络作家童童所著,终于迎来了丝丝入扣的大结局,秦怀玉,白若羽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白小米一向盯着人就不会移开的眼神,不自觉的就闪避过去,低头叉着小番茄,有点想土遁。“我可以教你。”秦怀玉微笑的说道。“呃?”白小米一愣,他说什么?教她做饭?哎呀呀,这个在她心目中的完美小攻,居然上的厅

《爱就宅一起》 章节试读

白小米一向盯着人就不会移开的眼神,不自觉的就闪避过去,低头叉着小番茄,有点想土遁。

“我可以教你。”秦怀玉微笑的说道。

“呃?”白小米一愣,他说什么?

教她做饭?

哎呀呀,这个在她心目中的完美小攻,居然上的厅堂下得厨房,简直就是……极、品!

白小米死死盯着小攻的翘臀,只差口水没掉下来了。

作为一个资深腐女和颜控,白小米有点荡漾了,觉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伸手抓一把那圆圆的翘翘的结实的臀部。

“最简单的凉拌黄瓜,只要掌握调料的分量,两分钟就可以做好。”秦怀玉从最简单的教起,可是说了半天也没听到白小米的应和,一转头,看见她正目露狼光的盯着自己的后腰。

“小米?白小米!”秦怀玉微微拔高声音。

“啊,这个我会,和番茄沙拉一样简单。”白小米一下回过神来,急忙伸手拿过菜刀,一抬手,“啪、啪、啪”,把一条无辜的黄瓜拍成了碎片,然后随便剁了剁,洒上调料,拌了拌搞定。

一边的秦怀玉擦掉身上溅到的黄瓜汁,看着白小米用十秒钟的时间拌好的黄瓜,笑容有些僵硬。

“你喜欢吃黄瓜,我以后每天就做黄瓜,保证……喂饱你。”白小米一气呵成的做完,说到黄瓜的时候,看着秦怀玉的眼神明显带着某种笑意。

而且还是调侃的笑意。

这让秦怀玉有种被调戏的感觉。

他竟然被一个傻乎乎软绵绵的女人给调戏了!

再看那条被拍的烂乎乎的黄瓜,秦怀玉什么胃口都没了,只想把黄瓜全塞白小米的胃里。

“我先接个电话。”就在秦怀玉维持着颤抖的微笑时,外面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立刻转身出去,免得自己一时冲动,把这丫头拍碎。

白小米看着那诱人的背影走了出去,不觉舔了舔嘴唇,小攻的身材真是没的说。

“你,”秦怀玉挂断电话,走回厨房,对端着凉拌黄瓜的白小米说道,“回房休息。”

白小米还端着凉拌黄瓜,就被秦怀玉往卧室推去,她皱了皱眉,很不喜欢被陌生人肢体接触。

“我还不想休息。”白小米不悦的看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合同可没规定她几点睡觉。

“我有几个朋友过来,所以避让一下好吗?”秦怀玉低头看着她,用温和至极的口吻问道。

白小米的眼底突然闪过了一丝戒备,虽然刚认识一天,可是房东给她的感觉很古怪,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可是身体和心里本能的筑起了防线,好像……隐约的觉得房东温柔完美的一切都是假的。

“那好吧。”白小米轻轻逃离秦怀玉的手心,退到房间里,翘起唇角,玩出一个可爱无邪的笑容来,“不过万一我要用卫生间怎么办?”

“现在可以先去用,”秦怀玉也微笑,温柔的说道,“不过,在他们离开之前,我不想看到你发生其他状态。”

白小米看着秦怀玉,他说话真温柔,声音也十分好听,可是她明显的从这句话里,感觉到房东隐藏了一些本性。

最后一句话,含着隐性的命令色彩,仿佛他平时也喜欢这么命令别人。

不过也许是她多想了,从秦怀玉的外表和举止看,他应该属于公司里的高层人士,习惯在工作中对下属的说话的口吻……

白小米被美色蒙蔽了眼睛,好吧,她承认自己是个狼女,看见帅哥就会不由自主的把他往最好的方向想象。

待在卧室里,白小米在群里兴致勃勃的谈着电/臀男,一扫之前的忧郁。

原本她就是没心没肺没忧愁的人,被“逐出家门”已成事实,再忧郁也成不了肖邦,所以干脆转移注意力,从美男身上找点生活的乐趣。

大家都在怂恿着白小米去偷窥。

细脚丫:羽毛,房东不准你出门,肯定有奸情。

阿莲:绝对有问题,一般普通朋友来了,没有让房客藏起来的道理吧?

小灰:说不准是小受来了哟。

好奇心能害死猫,白小米回想房东刚才的表情,似乎确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难道真的是姘头来了?

客厅里,面容清秀单纯的魏宁正满脸忧伤的缩在沙发上,看上去像是受了伤的小狗。

秦怀玉给他端过一杯水,坐到魏宁的身边,也不开口,陪他沉默着。

白小米把灯关掉,爬到阳台上,试图看到客厅的情况。

因为她的房间朝向是东南,有一个探出去的阳台,而客厅落地玻璃的朝向也是朝东,所以在视线可及之处,还是能看到一点里面的动静。

白小米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下巴差点就掉了下来。

小受!她心目中的小受!

难怪房东不准她出去,原来怕情人误会。

虽然听不到里面的对话,可是白小米看见秦怀玉那么温柔的端茶送水,还伸手搭在魏宁的肩膀上,两人的姿势那么暧昧,让白小米抑制不住拍照的冲动,迅速的冲到桌边,摸起房东送的天价手机现在是验证摄像头像素的时候了!

“领养孩子的想法很好啊,叡不是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吗?为什么还因为孩子的事情吵架?”秦怀玉拍了拍魏宁的肩膀,问道。

“是说好了,可是,他现在突然改变主意,说有个小孩在家里很麻烦,不如多资助点困难儿童成才,我就反对,这样培养怎么可能有感情?可是他又说,如果想培养感情,就去找个代孕妈妈,要一个自己的骨肉……太过分了!”魏宁很喜欢小孩,瞧瞧席墨尧现在多幸福,有三个天使般的孩子,他也想当爸爸。

“叡在跟你开玩笑。”

“他不是在开玩笑!我觉得他肯定是厌恶这种生活,他……想要一个女人!”魏宁痛苦的低下头,“我没有柔软的胸部,也没有可以孕育生命的子宫,只是个站着尿尿的变态……”

秦怀玉深呼吸,然后慢慢吐出一口气,真不明白,蒋鑫叡那么成熟的人,为什么会找一个如此幼稚的情人。

突然,落地窗外似乎有什么一闪,秦怀玉转过头,看见爬在窗台上举着手机,忘了关闪光灯的白小米。

啊……太高级的手机果然不会用,夜拍模式竟然是自动打开,怎么关闭闪光灯?

白小米也被闪光灯闪愣了,随即她看到秦怀玉从沙发上站起来,往窗户边走来,赶紧缩回去,到没感觉偷/拍被抓住很丢人,只担心没有抓拍到最好的效果。

秦怀玉很自然的走到窗边,从容的拉上窗帘,忍着想冲到房间把白小米揪出来的冲动过,耳里自动过滤魏宁的诉苦。

“我真没用,还试图用身体去留住他……给我来杯酒。”魏宁越说越悲痛,只差眼泪没掉下来。

秦怀玉跟魏宁所从事的行业相同,是很好的朋友,只不过他们的性格大相径庭,魏宁和女人一样感性,而秦怀玉则是理智的近乎冷血。

所以,秦怀玉比魏宁更适合做金融行业,分析股票可不能夹带任何的感情色彩。

而白小米正对着那张偷拍来的照片发花痴,有这么一个房东作伴,她不愁没写作素材呀!

就在白小米眯着眼睛保存照片时,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

“小米,是我。”那边传来一个活泼的男人声音。

“苏大编……”白小米从幻想中回过神,苏若给她打电话,肯定没好事。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明天上午九点之前,把稿子给我交上来。”苏若难得休假两天,还记挂着白小米的稿子。

“九点?呃,今天几号了?又到交稿时间了吗?我好像记得早上小说了呀……”白小米拿起电脑边的手帕擦着汗她喜欢用手帕,美其名曰低碳生活,其实也只是宅女衍生出的某种怪癖而已。

“别跟我扯其他的,我指的是出版修改稿,你懂的。”苏若笑眯眯的说道。

“我……那个……没修改!”白小米放下手帕,视死如归的回答。

“我就知道你没改,还敢对我说的理直气壮,白小米,你还要不要这个月的稿费了?”苏若脸上的笑容立马一收,又开始拍桌子。

“反正这个月的稿费还没发……”白小米嘀咕着。

“你要是再拖稿,这个月的稿费别想拿到,另外出版社找你赔偿合同违约,你也别哭着找我!”苏若咬着牙,恨恨的说道。

“小若若,明天早上我给你上半部稿子好吗?”白小米的声音突然就娇软起来,比客服小姐还要柔美动听。

“九点,你要是再给我拖,我就把你拖出去斩了!”苏若对她完全没办法,除非这丫头急需钱,否则对她威逼利诱全没用。

看来最近白小米手头是很紧,换成以前这么威胁,她还会笑嘻嘻讲冷笑话,根本不怕。

“好滴,九点我们网上见。”白小米捏着声音,细细软软的回答。

一挂断电话,白小米就满脸怨愤的在群里找人帮忙。

羽毛:同志们,我九死一生,费尽心思,才偷/拍到了房东和他情人鸳鸯戏水图,你们谁想看?

老妖:还不快点发过来!

羽毛:身材真好呀,而且全无马赛克,啧啧……

Vinavina:别吊胃口了,快点发来!

羽毛:看美男是要付出代价的呀,每人帮我改八千字的小说,我就发高清无码无毒无广告现场直播图片给你们,怎么样?

细脚丫:靠,太过分了!

小灰:羽毛,你是不是被苏大催稿了?

白小米来不及回答,她正在分稿,不管那么多,人多力量大,先让这群帮她修一遍小说再说,至少把错别字什么的先搞定,要知道苏若是一个相当挑剔的,要不就不要给他稿子,要是给,必须给最完美的。

因为苏若是处女座,爱唠叨她的处女座!

而白小米呢,则是被逼急了就会发疯拼命的异类摩羯。

别的摩羯座都是勤勤恳恳热爱工作,只有她,每天毫无压力的生活,只要今天不要明天,完全不像正常摩羯的深沉稳重。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两点,白小米一改稿就头晕,尤其这么投入的改,更是大脑缺氧,晚上吃的又太少,胃里不停的抗议着。

昏昏沉沉的拉开椅子,白小米打开门,忘了秦怀玉的交代,脑子还想着稿子下一情节修改的事情,径自往厨房走去。

坐在餐厅吧台边的几个人,眼神惊讶的看着一个穿着豹纹性感睡衣的女人,披头散发的从客房飘出来,眼神毫无焦点的往厨房移动。

“玉,这位是……”蒋鑫叡微微一挑眉,欲言又止。

他很会察言观色,看上去这女人不是“炮/友”,秦怀玉从不会带女人回房过夜。

那就是他的亲戚?比如远房表妹或者小姨妈?

白小米有那么点夜盲症,尤其是从明亮的光线里,突然走到昏暗的环境时,眼前更是模糊漆黑,她刚刚适应了酒柜边昏黄的灯光,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愣了两秒,还以为自己用脑过度出现了幻觉。

她在连续写四个小时以上的文后,就会大脑混沌,偶尔会出现幻觉,好像是小说的情景重现一样。

“她……”秦怀玉并不想让自己的私事这么快让别人知道,如果真是自己的未婚妻,大大方方的带到朋友面前很正常,但是……白小米不同。

秦怀玉不愿意让朋友知道她太多的事情,更不想让白小米和自己的朋友有过多的接触和交集。

“我不是人,是你们的幻觉,幻觉……”白小米猛然想起了秦怀玉的交代,她也没看清餐厅边到底坐了几个人,伸手做了个女巫的手势,慢慢的“飘”回了自己的房间。

秦怀玉攥着酒杯的手,指节发白,他终于遇到一个比魏宁还要白痴的人!

“啊……她真的不是人?是鬼?”魏宁下意识的往蒋鑫叡身边凑去,居然相信了这么低等的笑话。

“金屋藏娇?”蒋鑫叡很自然的搂住魏宁的腰两个人已经和好了,他哄人的本领可是一流。

“不是,她……是我未婚妻。”秦怀玉知道很难隐瞒蒋鑫叡,索性大大方方的说道。

“怀玉,你订婚了?”魏宁一个激灵,立刻兴奋的问道,全无刚来时的颓废忧伤。

“嘘。”秦怀玉伸手按住唇,示意小声点,无奈的说道,“她还不知道。”

“啊???”魏宁张大嘴,满脸的不解。

白小米确实不知道自己被老妈“卖”了。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相遇,用一句小说里的话来说,就是劫难。

白小米在小说的结尾,打下这一行字遇见他,是这一生无法躲避的劫难。

她想,自己肯定又要被苏若唠叨,因为她的结局没有任何的惊喜,又是老调重弹的大团圆式喜剧收尾。

无论中间会怎样的波折,白小米都会最终让自己笔下的人物,有情人终成眷属。

她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爱情,可是她固执的认为,爱的本质是美好和慈悲,而现实太过残忍,所以小说里的人物一定要美满。

“白小米,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开放式的结尾?要让读者意犹未尽的END,我不想再看到这么直白的结尾!要有留白,让读者有幻想的余地,要让他们迫不及待的想看续集!”苏若果然发飙了,恶狠狠的要求改结局。

“你可以从中间精彩处咔掉,然后出下部。”白小米逛着美食论坛,幽幽的说道。

“白小米,你知不知道,不是每段爱情都会有甜蜜的结果,你可以稍微加点其他调料,太甜的结局,会让人腻味!”苏若作为她的责编,感觉压力一天比一天大。

“上次说聚会,时间地点定下来了吗?”白小米若无其事的打岔,她懒得和苏若争辩。

“我在想要不要邀请你这种问题写手。”

“我也在想要不要接受邀请,要是没有我感兴趣的东西,只聚会可没什么意思。”白小米只想宅在家里,哪里都不愿去。

虽然这不是她的家,可是英俊帅气的房东先生,让她很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尤其是每天晚上等待房东回来“指点”自己做饭的时候,更让白小米饱了眼福又饱口福。

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她会和新房东相处的很愉快,白小米不知道自己的娘亲改变了战略,不再走一见钟情的童话路线,安排了日久生情的传统方案。

“小玉玉,你回来了呀?”白小米捏着一只番茄,亲亲热热的站在客厅说道。

“嗯,你今天起的真早。”秦怀玉换了鞋,对白小米微微一笑。

平时不到十二点,白小米是不可能起床的。

“小玉玉,中午我做了好吃的,你先洗洗手,马上就上菜。”白小米对秦怀玉继续殷勤的说道。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秦怀玉看着那张喜气洋洋的脸,问道。

“没有,平时中午都是你帮我做饭,我觉得挺内疚……所以我做了道自己的拿手好菜,来报答你!”白小米笑弯了眼睛,她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好的房东。

虽然合同的规定非常苛刻,让她做家务做饭,但事实上,房东温柔又勤快,每天中午会反过来给她做饭,如果那天工作太忙,他也会带外卖回来,完美的有点玄幻。

所以,白小米今天特意十点就起床,准备做拿手好菜。

“拿手好菜”?秦怀玉可没报什么幻想,他看向餐桌,那上面上放的三盘菜是什么东西?

如果没认错的话,中间的是番茄炒鸡蛋,右边的是番茄鸡蛋汤,左边就是昨天晚上吃的……番茄沙拉。

是不是她只认识番茄?

“快点坐吧,别客气。”白小米完全反客为主,热情的说道。

“你除了番茄和鸡蛋……还认识其他的东西吗?”秦怀玉对着满桌子红白之物,没有一点胃口。

“番茄多好啊,营养又健康。鸡蛋更是好东西,没听过老人说,吃什么补什么,男人就该多吃点。”白小米依旧笑的没心没肺,说道。

“那你应该多吃点鸡胸和鸡屁股。”秦怀玉扫了她一眼,也笑了起来。

“啊,是呀!谢谢提醒,我明天去买老母鸡回来炖汤。”白小米眼睛一亮,感极涕零的真诚道谢。

秦怀玉看着她无害的笑容,心脏有些抽搐,这么多天接触下来,原以为很好拿下的猎物,却一直没有得手,虽然他还有时间,可是这么毫无进展的相处下去,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做饭,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啊?

“玉玉,我能不能申请一件事啊?”白小米津津有味的喝着忘了放盐的番茄汤,冷不丁的问道。

“哦?什么事?”秦怀玉正在想着怎么突破关系,听到白小米这句话,提起了精神。

果然这顿饭是有阴谋的。

“呃……这几天我可能有朋友过来,没地方住,所以……”白小米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合同规定了她不可以带其他人回来,只是房东实在太好了,所以她才会提出违反合约的事情来。

“是什么朋友?”秦怀玉不动声色的问道。

“也是,性格文静温柔内向,不爱说话爱干净,会做饭,没什么存在感,就在这里住三天,绝对不会给你惹任何麻烦!”白小米觉得有戏,一口气说道。

“三天?”秦怀玉像是在思索。

“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保证我的朋友每天待在卧室里,尽量不和你碰面,只要你批准一天用五次洗手间就行!”白小米以为秦怀玉不喜欢陌生人打搅,立刻举手说道。

秦怀玉摸着下巴,眼神在白小米的脸上移动。

“晚上给你答复。”终于,薄唇微启,秦怀玉收回目光,说道。

相处多天下来,白小米还是不能适应房东的犀利视线,被他看的如芒在背,虽然没戴眼镜,可依旧感觉到那炽热的目光快把自己融化了,如果他多注视自己几秒,保证她会变成被煮熟的番茄……

“玉玉你真是太好了,多吃点!”白小米大献殷勤,不住的给秦怀玉夹着菜。

“我今天不是很饿。”秦怀玉看着堆在碗里的红白之物,胃里一阵翻腾,他宁愿饿一点肚子,也不想吃这种面目全非的东西。

“那喝点汤也可以。”白小米继续殷勤。

“呃……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你先用。”秦怀玉果断的站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今天的菜洗的很干净啊……”白小米以为他吃坏了肚子,皱了皱眉,又喝了口汤,她的肚子一点感觉也没有。

在深色的办公室里,秦怀玉查看着最近白小米的聊天记录。

白小米的电脑,早就被他监控起来,只不过最近太忙,没时间分心在白小米身上。

大盘很快就会进入动荡状态,接着,全球金融危机席卷而来,对秦怀玉来说,乱世出英雄,这种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会摧毁许多人,同时也会成就一些人。

像白小米这种股市里的小散户,是不会嗅到股市震动前的信息。

在她眼里,现在股市一路飙红,她买的股票也是只涨不跌,全宇宙都一片和平,根本不会发生海啸地震的事情。

花了十分钟时间,迅速翻完最近的聊天记录,秦怀玉没有找到什么值得高兴的东西。

这些网络,每天除了谈论男人和男人的不同,菊/花好养,还是黄瓜好种之外,就没有其他有营养的东西了。

关掉页面,秦怀玉打开一个视屏文件,耐着性子看了起来。

如果白小米知道自己的房间被装上了针孔摄像头和录音器,一定不会裸睡,更不会只穿着内衣码字……

秦怀玉不是偷窥狂,也不是变态狂,他装监控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掌握白小米而已。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只不过,这种生活方式,还真是不习惯,让他的生活重心开始偏移,许多生活习惯都被打乱,很烦恼。

白小米当然感觉不到房东的变化,她很快就适应了租房的生活,虽然会想家,会隔三差五的打个电话给爸爸妈妈,试探他们的口风,希望他们会良心发现,接自己回去……

“你来这里干嘛?好好待在学校,别担心你姐!”白小米接到弟弟的电话,脑袋立刻膨胀起来。

周末她的朋友要过来,偏偏白若羽好死不死,非要周末来看她。

“地址。”白若羽固执的重复着话,他好不容易才有假期可以出校门,当然要先找姐姐。

“算一算,我们姐弟俩好像是有二十来天没见面了……这样吧,明天姐姐去学校看你,怎么样?”白小米立刻改变战术,想搪塞过去。

“不行,我明天下午散学之后,一定要去你那里,否则不放心。”白若羽不悦的皱着眉,“快点给我地址,否则我打电话给紫苑姐,一样知道地址,但是后果不同,你明白的吧?”

这臭小子居然学会威胁人了!

白小米发现她现在一点地位都没有,连最听话最亲爱的弟弟,都敢胁迫她……

可是一点都不想让白若羽过来,要是被弟弟看见自己跟一个男人合租,肯定会唠叨死她。

而且周六晚上,她还要去机场接朋友,更不能让白若羽知道,不然准会闹翻天,因为她接的人,是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现在对白小米来说,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就是房东很大度的答应了她可以带朋友回来过夜的事情。

如果再让弟弟知道她要带从未见过面的男人过夜,恐怕更是火星撞地球,小宇宙完全爆炸。

所以,白小米接完弟弟的电话之后,根本无心写作,抓耳挠腮的想着怎么应付白若羽。

这个周末,应该是黑色星期五吧?连股市都感觉到白小米阴沉的心情,开始发绿……

“叮咚”!

就在股市刚刚收盘的时候,秦怀玉家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从猫眼往外看去,一个长相秀美的少年,正满脸不耐烦的等着开门。

白小米看见那张酷似张子妍的脸,就知道自己躲不过弟弟的追杀。

“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白若羽一看见姐姐,劈头盖脸的质问。

“因为要见这么可爱的弟弟,所以姐姐我在沐浴更衣梳妆打扮……”白小米对自己的亲弟弟性格了如指掌,知道他吃软不吃硬,想把他哄走,就要甜言蜜语。

“又不是没见过你蓬头垢面!”白若羽打断白小米的话,走进房间,打量着眼前的一切,突然问道,“房东是正常男人吗?”

白小米正想让白若羽换鞋,否则她还要收拾地板,可听弟弟一张嘴,笑容有点僵硬:“呃……当然是!”

莫非弟弟感觉到秦怀玉是小攻?

“他每天晚上都会回来?”白若羽像个侦探,仔细研究着房间。

“房东是个很好的人,别去碰别人的东西。”白小米懒得回答那么详细,把白若羽拉回自己的卧室,笑眯眯的说道,“别和审问犯人一样,爸妈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来,说说学校最近的事情。”

“爸妈也太不负,到现在也没来看过你住的地方,万一被人拐卖了,只怕他们还在忙生意,根本就没意识自己是父母的身份!”白若羽最恨爸爸妈妈忙起生意,把自己和姐姐给忽视,他这么粘着白小米,就是因为小时候父母将所有的时间放在赚钱上,没有给自己足够的亲情。

“我给你倒点水。”白小米赶紧往外走,弟弟情绪激动起来,她可控制不住。

不过爸爸妈妈确实和其他孩子的家长不同,在白小米的记忆中,上了初中之后,爸爸妈妈基本上不在家,说是什么拓展业务,几天才能见一次面,那时候她和白若羽被寄宿在学校相依为命……

谁会知道曾经小小的糊口门面的生意,会在二十年后,做成了拥有亿万资产,在美国上市,拥有着雄厚实力的大公司?

白小米讨厌金融和交际,作为一个标准的宅女,她也从没问过自家公司的发展情况。

和弟弟一样,白小米只觉得父母陪伴他们的时间太少,如今又把她从家里赶出去,让人更伤心。

平时周五的晚上,是秦怀玉和老朋友们聚会的时间。自从白小米进入他家之后,他就很少去酒吧和友人聊天,就算是见面,也不会超过十一点回家。

秦怀玉感觉自己的生活质量越来越差,他竟被一个女人捆住了。可笑的是,那个呆头鸟对自己的改变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白家太后对他说过自家的闺女性格有些怪,没有一见钟情的相亲,只有日久生情的相爱,他一定会速战速决,在短短时间里拿下这个女娃,顺利成为白家的女婿。

秦怀玉需要的不是什么爱情,他只要商业利益。

站在电梯里,秦怀玉接着电话,从镜子中看见自己眼中挥之不去的阴郁。

尽管脸色并不好看,可他的口吻却十分的温柔礼貌。

“进展有点不如人意……小米对我好像没什么感觉,相处的依旧如普通朋友。”秦怀玉在向张子妍汇报现在的情况。

“什么?为什么还没有进展?”张子妍正让人帮她做头发,皱起漂亮的柳叶眉,“小米她的脑子比较笨……你试探过没有?”

“伯母,小米不是笨,也许是我的原因,她好像并不喜欢我。”秦怀玉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

“你们多相处一段时间看看,她肯定会喜欢你的。”张子妍想不通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走到书呆子女儿的心里,像秦怀玉这种男人,年轻有为,事业有成,睿智沉稳,完全是极/品啊,只凭色相,就能让很多女人趋之若鹜吧?

“小羽跑过去了?”张子妍最头疼这两个孩子,白小米沉迷电脑,对商业这种东西非常的反感,只要听到老爸老妈谈生意,立刻恨不得躲进电脑里。

而弟弟白若羽和姐姐的兴趣爱好也十分相像,只不过他更钟爱动漫和音乐,还有足球,对商场更厌恶,也许是小时候给的关心太少,导致这两姐弟从心理上就排斥商业。

白奇骏和张子妍很担心自己的家业以后没人接手,越发的感觉如果不能再改变儿女的性格,就必须赶快找个得力的“贤内助”。

“还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我明白。”秦怀玉走出电梯,点了点头。

白若羽的性格火爆,最为护姐,当时安排白小米相亲的时候,他极力反对,支持姐姐“自由恋爱”,差点就和爸爸妈妈闹翻,如果现在知道这个“阴谋”,绝对会闹的鸡犬不宁。

“小羽,晚饭你想吃点什么,姐姐给你做。”白小米痛苦的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刚才她用了十二种方法,也没能让白若羽答应明天回学校。

要是明天下午小羽不回去,她晚上怎么去接机?

“你会做饭了?”白若羽语气不由自主的带着点嘲笑。

他小时候记忆最深刻的,除了失责的父母,还有姐姐的番茄蛋炒饭……

“当然,你可以随便点菜。”白小米拍着胸脯,相当自信。

“除了番茄和鸡蛋,其他什么都可以。”白若羽可不相信姐姐被赶出家门半个月,就能厨艺大涨。

“好,等着我!”白小米粲然一笑,转身出门。

白若羽看着姐姐离开,也站起身,眉头微微皱起,再次打量着整个房间。

这间房子的租金未免太便宜了,而且从家具上看,装修的十分高档,房东也不差每个月的租金钱吧?舍得出租这样的房子,万一房客打碎了个古董花瓶,可就得不偿失。

就在白若羽看着酒柜上的红酒时,房东回来了。

秦怀玉似乎一点都不惊讶房间里出现的陌生大男孩,礼貌的对白若羽微微一笑。

白若羽眼神警戒的打量着房东,脸上冷冰冰的像是蜡像。

他在外人看来,像是一个青春期刚过,很难相处的男生,虽然有着艳丽的脸庞,可同时也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只有白小米知道自己的弟弟是外冷内热的人,在家人和熟悉的朋友面前,尤其的粘人,看上去性格火爆,可其实就是喜欢唠叨,心细如发,用木木的话说,就是……妇女之友!

“玉玉回来了?”白小米看见秦怀玉,立刻从厨房走出来,碰了碰白若羽,“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

“姐,你做好菜了没有?”白若羽打断白小米的话,他最讨厌姐姐看见谁都像热情的金毛,扑上去摇尾巴。

只不过暂时住在这里而已,和房东也不会有什么交情,所以何必还要介绍?

“马上就做好了,这就是我的房东,秦怀玉。”白小米无视弟弟的臭脸,继续介绍。

“你快点做饭,我快饿死了。”白若羽根本不理白小米的介绍,拉着姐姐就回厨房,把秦怀玉晾在一边。

果然一开始很难接近,秦怀玉唇边的笑意加深。

不过这种小屁孩,只要耐心点接近,慢慢相处下来,就会对你掏心掏肺,完全没有心计。

也正是因为这种性格,所以白家更担心白若羽以后无法成为合格的继承人。

当白若羽看见姐姐做的菜时,满脸黑线:“凉拌黄瓜……晚上你只准备请我吃凉拌黄瓜?”

“谁说的,还有咸鸭蛋松花蛋茶叶蛋……”白小米翻着冰箱,已经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熟门熟路的找到各种各样的蛋。

白若羽看见一堆椭圆形的东西,有种砸厨房的冲动。

他根本不该幻想白小米被赶出家门之后,会那么快成为都市白骨精,上的厅堂下得厨房。

“当然,他最喜欢吃我做的就是凉拌黄瓜。”白小米很认真的点点头,自豪的说道。

“也许因为只有凉拌黄瓜勉强才能入口!”白若羽当然知道白小米的厨艺,她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做的面目全非,让人望而生畏。

“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这样挑食?”白小米不以为然。

“等等,你不是想让我们三个人晚上就吃这些东西吧?”白若羽看见姐姐转身要走出厨房,立刻伸手拦住她,看着那几盘寒碜的菜,表情复杂的问道。

“是啊。”白小米很淡定的继续点头,晚上要吃的像贫民嘛,油水太厚会拉肚子。

“姐,这就是你在这里的生活?”白若羽眼眶突然红了,声音都低沉了很多。

“是啊。”白小米依旧是这两个字。

“我带你回家。”白若羽将她手里的碟子放回橱柜,他很生气,也很心疼,爸爸妈妈太过分,不管因为什么,都不该把姐姐逼出家门,让她一个人生活。

看看她的晚饭,还比不上自己军训时吃的东西,白若羽更心酸。

毕竟从小到大,给他最多关怀的,不是忙于生意的父母,而是只比自己年长不到两岁的姐姐。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