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鬼王噬宠:特工王妃狠绝色》

  • 作者:可乐要加糖
  • 主角:萧胜寒,魏子修
  • 推荐:407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18 17:21:00

《鬼王噬宠:特工王妃狠绝色》 内容简介

有很多朋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鬼王噬宠:特工王妃狠绝色》的作品,是作者可乐要加糖创作的穿越新篇,网络创作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魏子修听到了,只是微微一怔,还要再分辩什么,但是抬眼之间,却见到萧胜寒目光微冷,如同此时湖面泛着的冷光一般,虽然看上去平静冷冽,无波无澜,但是却有着令人难以忍受的寒凉刺骨。萧胜寒在朝中的地位,魏子修不

《鬼王噬宠:特工王妃狠绝色》 章节试读

魏子修听到了,只是微微一怔,还要再分辩什么,但是抬眼之间,却见到萧胜寒目光微冷,如同此时湖面泛着的冷光一般,虽然看上去平静冷冽,无波无澜,但是却有着令人难以忍受的寒凉刺骨。

萧胜寒在朝中的地位,魏子修不是不知道,虽然皇帝对他这个皇子很是宠爱,可是对萧胜寒却是更加信任,不然年纪轻轻的萧胜寒也不会成了皇朝里唯一的一位异姓王爷。

魏子修面上不动声色,可是广袖之下的双手已经是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攥的紧紧的,连骨节都已经因为用力过度,而微微有些发白。

看到对方此时只是站在那里,没有了刚才的盛气凌人,反而只是憋着,闷声不吭,萧胜寒目光并未多做停留,只是转而看了一眼此时面色发白的秦久玥——她已经是冻得嘴唇发紫了。

“走吧。”萧胜寒对秦久玥说道,“回去换换衣服。”

秦久玥此时冻的都快要失去知觉了,听到萧胜寒这样说,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二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秦久玥跟在萧胜寒身侧,脚步因为身体僵硬而有些蹒跚,萧胜寒则也只是慢慢踱着步,像是在迁就一般。

只留下魏子修呆立原地,内心暗潮涌动满心不忿,可是因为萧胜寒,他只能选择忍。

“等着吧,有朝一日,我为帝王,必要跟你好好算下这笔账!”魏子修咬牙切齿,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中挤出来,字字都如同暗器,似乎要把萧胜寒给万箭穿心。

虽然是初春,但是靖国侯府却已经显现出了欣欣向荣的春日气息,和萧王府的肃杀之气倒是截然不同。

萧胜寒在秦久玥的指引下,穿廊入巷,大概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听到怀中传出来一个微弱的声音,“就是这儿了。”

这声音听上去比先前要好上许多,一路上萧胜寒将秦久玥揽在怀里,这会儿她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温度。

萧胜寒闻言低头,秦久玥抬了抬手,指了指两人对面的院子。

环境倒还不错,清幽雅致,就像一个鸟笼。

萧胜寒心中轻笑,自己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这里看上去虽确实精致的很,但他竟然会觉得这地方像一个鸟笼,那住在这里的人呢?

难道还是个金丝雀不成?

正想着,二人就已经进了房间。

“你以前就住在这里?”萧胜寒一边打量周围,一边出声询问。

秦久玥才不是住在这里的,但是她知道原主确实一直都住在这里,对于这些事情她倒是门儿清,此时听到萧胜寒询问,便也只得点了点头。

“谁……”这声音有些嘶哑,把刚进来的两人给吓了一跳。

寻声看去,只见到那垂地的纱帘后面,隐隐约约间,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正如同贵妃卧榻一般躺在里面的软榻上,纱帘阻挡,虽然看不清楚对方的面容,但秦久玥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身影。

“母……母亲……是我,久玥。”面前这个病美人就是原主的母亲柔夫人,虽然之前曾经听过原主叫了无数次,但是此时让秦久玥叫出口,还是有些不适应。

秦久玥自认自己了彻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此刻虽然觉得别扭,但好歹没有出什么差错。

听到秦久玥的声音,柔夫人微微点了点头,“是萧王爷来了也来了吧?恕我有病在身,不能起身相迎了。”一边说着,柔夫人又欠了欠身子,像是行礼一般。

萧胜寒对这些并不甚在意,闻言只是略微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秦久玥,却远不如萧胜寒那般淡定。

要知道面前的柔夫人,对于自己的计划可是全都知道的,秦久玥心里有些不安,更何况此时萧胜寒就在旁边,若是一不小心被柔夫人说漏了嘴,那她岂不是……

想到此处,秦久玥眼眸微微敛起,似是沉思,片刻,她转头对萧胜寒说道:“母亲如今卧病在床,房中太过冷清了倒也不好,王爷,刚才咱们路过前院的时候,我看到墙角似有几枝梅花,开的倒还不错,不知道王爷可否赏脸,去折枝过来?”

母女相见想必是要说些悄悄话,萧胜寒待在这里本来就觉得略有尴尬,此时秦久玥这样说,倒让他觉得有几分意思。

折梅?她倒是会找借口。

“好,我去去就来。”萧胜寒并不打算打乱秦久玥的计划,他倒想看看这个秦久玥,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心中思忖至此,萧胜寒便对着纱帘之后的柔夫人微微点头示意,之后便转身出了房门。

目送萧胜寒离开,秦久玥心里微微松了松,她顿了顿,便抬腿慢慢的朝那纱帘之后走了过去,刚要开口,便听到柔夫人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咳,咳咳……”

柔夫人的容貌,绝对算得上是美人无双,而此刻因为在病中,便更添了几分单薄娇弱,这一番咳嗽,她脸色煞白,更是叫人心生怜爱,。

“母亲……”秦久玥话未出口,便见柔夫人无力的摆了摆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柔夫人从喉咙里勉强挤出一句话来,话音未落便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秦久玥只得将后半句话咽回了肚中,等着柔夫人训教。

良久,柔夫人才稍稍平缓了呼吸,开口道:“什么都别说了,事已至此,你就好好的跟萧王爷相处吧,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

柔夫人说的简短,秦久玥却心生疑惑,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原主那一世,便是在柔夫人的推动之下一步步走上作死之路的,可怎么这一世,柔夫人的态度,看起来却有些不同?

不过如今,她也只能听从柔夫人的劝阻,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毕竟现在的局面,对于她来说,按兵不动便是最好的办法。

萧胜寒离开房间,但也并未走远,在门外,他将房中母女两人的对话听的清楚明白,虽说早知道秦久玥心思不单纯,但此刻看来,似乎还有些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看来这其中还复杂得很,萧胜寒唇角微微勾了勾,对于他这个王妃,他倒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吱呀——”

房门被推开,秦久玥和柔夫人正相对而坐,闻声望去,却只见萧胜寒两手空空回来。

秦久玥站了起来,撩起纱帘走到外厅,上下将萧胜寒打量了一番,继而皱眉询问道:“王爷,梅花……”

“我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王妃所说的梅花,倒是看到枯树一棵。”萧胜寒张口就道,“兴许先前,是王妃看错了吧。”。

秦久玥愣了愣,但随即点头,这院墙处有没有梅花她不清楚,刚才也不过是想找理由将萧胜寒支开罢了。

秦久玥这会儿已经换好了衣服,先前因为落湖而导致的虚弱也已经消散了大半,萧胜寒沉吟片刻,便道::“我们过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府中还有些事物要处理,无事的话不如就先回去。”

秦久玥正要点头答应,便听得门外闹哄哄一片。

“慢着!”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