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星河万相》

  • 作者:惜风
  • 主角:冷沐雪,丹田
  • 推荐:725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18 20:09:24

《星河万相》 内容简介

火爆小说《星河万相》是惜风执笔的一本玄幻类网络创作,内容中的主线人物是冷沐雪,丹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朴实无华,极力点赞。精彩片段预览:百年灵兽的兽气,对于现在的聂星河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只是以他现在的脉气浓度吸收,很可能会被反噬。更何况,他以前从未吸收过兽气。“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在吗?这兽气可是好东西,你若是不要,就给我吸收,应

《星河万相》 章节试读

百年灵兽的兽气,对于现在的聂星河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只是以他现在的脉气浓度吸收,很可能会被反噬。更何况,他以前从未吸收过兽气。

“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在吗?这兽气可是好东西,你若是不要,就给我吸收,应该还能恢复我的一部分元神。”玄天尊说道。

要想让玄天尊吸收兽气,聂星河必须先吸收,再三考虑之后,聂星河还是决定吸收,毕竟玄天尊也是为了救他,才变成了那副只有头颅的模样。

“气至心田,释放脉门,以息感气,以气化气。”聂星河在玄天尊的指导下,开始慢慢地吸收兽气,旁边的冷沐雪虽觉得好奇,但看见聂星河这般专注,也只是静静观望。银首蛇那逐渐散去的兽气,慢慢地流入了聂星河体内。

第一次吸收兽气的聂星河,突然感到炽热的气息从身体的各个部分进入,五脏六腑似是燃烧一般,聂星河满脸通红,表情痛苦,冷沐雪心里急切,却没办法。

脉气与兽气相冲,兽气似是要将脉气侵蚀干净。与此同时,玄天尊开始吸收兽气,这才缓和了聂星河的痛苦,许久以后,银首蛇的兽气被聂星河吸收殆尽。

“星河哥哥?你没事吧?”冷沐雪见聂星河没动静,轻轻地推了推,聂星河缓缓睁开眼睛,衣服已被汗水浸湿,脸色也十分苍白。聂星河摇摇头,低声说道:“我没事。”

聂星河和冷沐雪就在万道学院安顿,万道学院面积很大,只是每个房间都满是尘埃,无奈,两人选了一间相较之下最干净的房间,席地而睡,好在夏天天热,睡在地上也有几分凉爽。冷沐雪赶了一天的路,很快就睡了过去,聂星河却是心事重重,无心睡眠。

经过这么多事情,聂星河明白了提升脉气之海的重要性,如今体内的脉气之海,连从前的百分之一都不到,一次战斗中施放两三个相法就将脉气耗尽了,而提炼脉气的速度也是太慢。玄天尊又出现了,这次他的胳膊回来了,只是看着还很别扭,不过总比只有一个头要好,玄天尊用心声的方式对聂星河说道:“迅速提升脉气之海的办法为师倒有一个,只是修炼起来极为苛刻,你要不要试一试。”

聂星河突然来了精神,点点头。距离相盘对决大赛仅剩半年时间,若不是时间紧迫,聂星河也不会这么着急过来万道学院。

“无生相,它既是相法也不全是相法,这是我花费数十年时间自创而成,其奥妙之处在于,它能以脉气孕育脉气,提炼脉气的速度会被常人快数倍,同时也会扩充脉气之海。”

“以脉气孕育脉气?”聂星河很是疑惑,打开七重脉门之后,人才有了自主提炼脉气的能力,脉气的提炼速度因人而异,也与脉气之海有关,脉气之海越浓厚,提炼的速度越快,脉气的提炼相当于人体机能的一部分,只能通过加强自身实力去加快提炼的速度,而不能人为干涉,但是玄天尊所说的无生相,就违背了这一原理。

“有利就有弊,你真以为修炼起来这么简单?首先你要感受体内的脉气,一般人只能将脉气从体内释放出来,转化成相法,而你要做的,是感知它最原始的部分,光是这一点就很难做到。其次,你要以牺牲脉气为代价孕育脉气,若是失败,那脉气便会流失。得不偿失。”

聂星河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放手一搏。半年时间,如果专注于提升脉气之海,以聂星河的天赋,达到同王士一般的脉气之海境界倒是没问题,只是相盘对决大赛,比的不只是脉气之海,还有相法和武技。

“那好,我便将这套相法传于你,这套相法总共有三个境界。第一,感知脉气提炼的过程;第二,将脉气运转至心田;第三,以脉气提炼脉气。”

“可是为什么要把脉气运转至心田。”

玄天尊看聂星河的眼神,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继而,他又有些无奈。“你们这些后人,只会用相法打打杀杀,我们当初为了参透这脉气的奥秘,可是费尽心思去研究去了解它。你所知道的,体内脉气均聚于丹田,所以你认为脉气产生于丹田,但是经过我的研究,发现并不是如此,脉气实际上生于心田,转运至丹田,以便人体感知运用罢了,若是你连这点都不清楚,那无生相的修炼,恐怕就是难上加难。”

聂星河确实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些,他的脉气之海,都是通过增强体魄吸收兽气萃取灵气得以扩充,至于脉气到底来自哪里,他也一直以为是生于丹田。

“师傅,那具体应该怎么做?”

这个时候,冷沐雪翻了个身,那张稚气未脱的纯真的脸正向着聂星河,月光透过破窗照了进来,聂星河拿起一条发黄的烂布,挂在窗前遮挡月光,眼前无边的夜色,又让聂星河想起了那个火光冲天的夜晚。

玄天尊从聂星河心中感知到的,是悲痛和后悔,玄天尊不知道那个夜晚,便自顾自地默念一首诗:“往事如烟,随风而去,久留心中的,不过是那刻骨铭心的痛,无法阐述,无法释怀,待到油尽灯枯,蓦然回首,空无一人。”玄天尊看着那撩人的月色,嘴角勾勒出一抹无奈的笑。

耳边传来巨大的声响,聂星河惊醒,天已大亮,冷沐雪蹲伏在窗边,看着远处,见聂星河醒了,冷沐雪莞尔一笑。

聂星河这才看清楚昨天那人的模样,他像是换了个人,头发不再挡住眼睛,而是盘在脑后,他看上去已经是中年,但依旧意气风发,下巴有一丛浓密的黑胡子,他穿着短布衣,露出两块结实的胸肌,手臂上的二头肌将布衣撑开,那很久才会眨一下的眼睛,突然看向这边,聂星河和冷沐雪下意识地躲了起来。

“天亮了,还在我这赖着不走干嘛?哪来回哪去!”那人一脚将石墙踢倒,没有再看这边。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