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朝暮伴我朝暮与你》

  • 作者:酒懒懒
  • 主角:林子,凌厉
  • 推荐:4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2-22 12:16:55

《朝暮伴我朝暮与你》 内容简介

酒懒懒优质辣文《朝暮伴我朝暮与你》由酒懒懒所编写的婚恋风格的小说,主线人物林子,凌厉,故事精妙绝伦,非常极力点赞。精彩内容:可她大抵低估了一位离国世子的势力,直到有一天婢子慌慌忙忙过来交给她一封书信,那时我正在练字,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信的,我素来不善与人交际,也很少有什么仇家,将信将疑之时,书信已然打开,空气中流露出一股

《朝暮伴我朝暮与你》 章节试读

可她大抵低估了一位离国世子的势力,直到有一天婢子慌慌忙忙过来交给她一封书信,那时我正在练字,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信的,我素来不善与人交际,也很少有什么仇家,将信将疑之时,书信已然打开,空气中流露出一股好闻的墨香,信上写的都是些不打紧的家常,我连忙查看落款。

“燕国,林子沐”

我有些无奈,心想,恐怕我的身份他也略知一二了,但我并不抗拒,凭直觉来讲,我潜意识里认为林子沐不是坏人,或许那时我天真罢了,我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一封又一封书信,婢子也由当时惊慌错乱逐渐习以为常,甚至见我心情好的时候,还会打趣我两句,但我不以为然罢了,偶尔兴致来了,我也会提笔回他两句,都是些拌嘴的气话,据她后来说,那时我才逐渐流露出一个十四五岁小女孩的天性,之前的我,孤僻的着实有些让他惊讶,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这一来二去的,我与他就熟络起来了,我这一生朋友不多,林子沐算为数不多跟我较为要好的几个,有时我也不禁感叹缘分奇妙。

“啪――”那说书的似乎已经快说到了尾声,与此同时,我与他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本来热闹的酒馆,不知怎的,突然没了声响。我正腹诽着莫非林子沐凭他一身本事,仇家找上门来,又或者调戏某位良家妇女,害得人家相思来找他了么?胡思乱想着的我顺着人们的目光看去,只见人们目光所集之处,是一位气宇不凡的少年,逆着夕日的余晖,我看到他素练的长发上闪着光泽。

那是极为好看的一张皮囊,至于有多好看么,嗯,比林子沐好看不少,我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描述,只觉得任何话语在他之前皆失了色,只觉得他一举一动都不一般,极致的面庞又不失凌厉。气质卓然,突然脑子里蹦出来一个词,觉得形容他在合适不过,觉得他就是传说中的,嗯.......谪仙不过如此。

我有些不舍得挪眼,那一刻,我突然感受到了,或许戏折子里的痴情女子见到那个令她一见钟情的男子大抵如此。

此去经年,后来我回忆起当时这场初遇,我想

我从未想过我会与一个人这样相见,他仿佛山间的细泉,清晨初始的那几缕阳光,他携世间所有美好事物而来,一举一动都令人牵挂,以至于我觉得他是那样遥远,我喜欢极了他的眉眼,向往极了他的温暖与光辉,可我与他这么遇见了,以至于后来每每想起,觉得不可思议,却又幸运至极。

本能的躲闪开那道凌厉的目光。

林子沐道“觉得他好看?”

“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何以见得?”

“我见过许多好看的人,比他好看的没有他那种气质,比他有气质又没他好看”

“噗”林子沐有些狼狈的呛了口水

“小姑娘春心动矣诶”

“那倒不至于,我只是看他好看罢了”

我不想过多理他,只是这种能让我一眼惊艳的人不多,我看似不经意的问道“他是谁”

他顿了顿道“燕国九王爷,有战神之称的君离墨”

我答到:“早就听闻燕国有一位赫赫有名战神,气宇非凡,连那燕国的皇帝都要礼让三分,权势滔天,不仅如此,在江湖上他也曾有一席之地,我偶然听说他曾自创剑术,招式诡异,杀人于无形,内力深厚不可测,遇上他,几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上至天上神仙,下至皇亲贵胄,遇上这位罗刹,恐怕都要闻风丧胆的,我还听说各门各派争相邀请,好几家门派因他结了世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林子沐摇摇手中折扇,正欲说什么时,一个小斯模样打扮的人,附在他耳边说些什么,只见他神色一紧,好看的眉心微微蹙起,眼中有些慌张的情绪,末了,只匆匆道了句告辞,临走之前还不忘嘱咐我照顾好自己,我见他这等模样,不由有些好笑。

我呡一口茶,继续百般无聊的看着着尘世浮华,那谪仙却向我这边缓缓走来,送进口的茶水将我呛到,今日运气委实不好,我强忍着不适,心到千万不要像林子沐那样狼狈。我强装镇定,直到他在我身边缓缓坐下。

“你可是在看我?”他眉间含笑,只是笑意未达眼底。眸中温柔之色尽显,与刚开始的凌厉不同。

“你可是是从那戏折子里走出来的”

我这样没有没脑的一句,愣是谁,估计也会怀疑我是个傻子吧。

“你这小丫头,倒是有趣”他轻扬起嘴角。

“只可惜我不是从戏折子里走出来的,你我二人也不是戏折子里的人”

说罢轻轻转身留给我一个好看的背影。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随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衣裳,月上柳梢头,我将一些散碎的银子放在桌上。

“啪――”那说书先生似乎说到了结尾,摸着他有些花白的胡须,年老苍白的声响在耳边响起

“离国,恐有倾覆之象”。

我顿了顿,依旧毫不留情的离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