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 作者:抹茶蘸醋
  • 主角:田华刚,田小夏
  • 推荐:74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2-23 12:06:30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内容简介

畅销热文《九零律政军嫂撩人》是抹茶蘸醋执笔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故事,内容中的主要人物是田华刚,田小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稳重,值得品味。书中主要讲述:其实田小夏的主要目的也不是单纯的种地,只是想借由这个机会囤地,等旅游开发了,地就不是十几二十块钱就能买到一亩的了。况且还有休渔制度没几年就出来了,到时候地价势必上涨。但是这些都不能说。“哥,你看啊,我

《九零律政军嫂撩人》 章节试读

其实田小夏的主要目的也不是单纯的种地,只是想借由这个机会囤地,等旅游开发了,地就不是十几二十块钱就能买到一亩的了。

况且还有休渔制度没几年就出来了,到时候地价势必上涨。

但是这些都不能说。

“哥,你看啊,我们每天大米要个三五斤,土豆一大盆,还有各种小菜。哪个不是要花钱买的,这些家里又不是种不出来,我们找别人买也是买,找家里买也是买,而且,我总觉得种地比出海风险小。大伯和我爸实际上也出不了几年海了,这也算是找条后路吧。”

田小夏说得真切,也是,田大伯五十多了,田建设也四十出头了,村里多少人五十多六十就关节病,别说出海了,严重的走路都成问题。

而且,钱也是一方面,别的不说,每天光买小菜就是十多块钱,这个钱让外人挣了也就挣了,何不自己挣。

田华刚在想着。

“哥,马上八月了,可以种秋土豆了,你回家一趟告诉家里要么开点荒地,要么买点地种点土豆,我们能少买一袋也是个赚的呀。”

种土豆不需要地势多平坦,也不用多肥沃。

这年头还没有租地一说,岛上除了宅基地,耕地和荒地根本没人会在意,开了荒地去村里随便交点钱这地就是你家的了,买地更简单。

这事田华刚也说不清行不行,买地先不说,但是开荒种土豆是没问题的,土豆也不是什么需要精细伺候的东西。

田华刚盘算着,这事说不定得给大哥去封信,这盖房买地也算是大事了,哥哥在外面见多识广,看他能有什么意见。

最终,田华刚还是拗不过田小夏,第二天把菜买回来,看着买馒头豆浆的人少了,就回岛上去了,现在有了自行车,一个来回估计能快点。

田华刚回到家,大伯母一见他就问,“怎么买单车啦,钱还没挣上就先花上了?你买了单车你妹妹的学费怎么办啦。”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说。

田华刚觉得自己是真委屈啊,“我爸呢?”

“卖鱼去了。”

“还出海呢他们?”

“不出海真指望你们兄妹两,只指望你们被往里亏钱就是了。”

“没亏,没亏,妈,有冷饭吧,热点饭给我,我去找二叔过来,有点事和你们商量。”

田大伯母一时间脑袋里闪过很多不好的念头,可是又看儿子不慌不忙的,又安慰自己应该没事的。

田华刚把田建设叫来的时候,田大伯还没回来,不过看看时间应该也快了。

“妈,把家里的海带海菜土豆什么的都收一收我一会带走。”田华刚一边吃饭,一边交代田大伯母。

“上次不是给你们拿了挺多海带海菜的嘛。”

“卖差不多了。”

“那么好卖?”

“可不,你先去收,等我爸回来我一起说。”

“诶诶诶,你赶紧吃。”这能卖出去就是好事啊,在海岛上,海带和海菜还真没多值钱。

田建设一听要海带和海菜,也起身回家了,是自己家孩子出的主意,没得什么都让大哥家出。

田华刚吃完饭,田大伯也回来了。

田大伯看着院子里崭新的自行车,知道是儿子骑回来的,刚要开头训,就被田华刚拦住了。

“别,先别说我,我先说完你们再说。”

“我们在县城生意还可以,已经挣了一百多块钱了,不过置办的东西多,现在估计也没那么多钱,但是往基本就不置办东西了,挣的会越来越多的。”

“自行车是小夏非要让我买的,我每天去码头拿东西来回两块钱的车费,而且天天要上街买东西,走路浪费时间,这也是小夏说的,她说买自行车也是为了省钱省时间。”

“小夏让我回来有两件事,我先说,你们先听,第一,要拿海带和海菜,第二,让我告诉你们,要么开点荒地或者买点地,不要出海了,就在家种地。”

这第一件事没毛病,这第二件事可是大事啊。

“为什么让我们种地啊,我们现在种的粮食足够吃了呀。”田大伯母问。

“我们每天大概大米要三五斤,一个月就是一百多斤,土豆一大盆,还有各种小菜,反正我每天买菜得十多块钱,小夏的意思是,这些菜我们自己都能种出来,让别人挣这个钱也是挣,我们自己挣也是挣。”

田大伯呆了一下,小菜可不值钱啊,“买菜就要十多块?”

“嗯。”

“那能卖出去?”

“能啊,我们昨天挣了六十多块,去去本钱还有个对半呢,这还是往少了说。”

几个大人一个都没想到,两个年轻人还能挣那么多?

“小夏的意思是说,土豆可以开荒地撒点,要种水稻估计得买地了,现在七月底,二季稻和秋土豆都真是播种的时候,过了时候就赶不上趟了。小夏让我带了五十块钱回来,反正不管开荒还是买地,都要去村公所把地契改了。”

几个大人面面相觑,这钱都拿回来了,不买点地开点荒好像也说不过去啊。

只有田建设想到了另一边,“小夏是不打算上大学了?”

“啊,没有啊,她早上间还问田静去京都的火车票多少钱一张,等攒够了钱得先去吧火车票买了。”

“那让我们种地,就算现在种下了,等收的时候也都几月份去了,收了没人买放家里又陈了。”

“不是说我不去当兵了嘛,小夏去读书了,我接着开啊,我觉得比出海轻松的,不风吹不日晒的。哦,小夏还说你和我爸都有年纪了,能不出海就不出吧,种地挺好的,也能挣钱。”

田小夏都还没提自己去上学了铺子怎么办,田华刚就想到了,自己可以干。

家里一直不想让他去当兵,觉得家里还是得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才行,其实他也不太乐意去当兵,自己大哥一去就是那么几年,两三年就回来了两趟,他也有些不放心家里的。

田大伯和田建设面面相觑,钱是收下了,不过两个人也打定主意要亲自去一趟县城,不管种不种地就要问问田小夏怎么打算的。

田华刚带着海货走了,留下三个大人,皱着能夹得死苍蝇的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