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幻世狂刀》

  • 作者:老牛拖破车
  • 主角:吴元,苏小七
  • 推荐:33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2-24 17:02:04

《幻世狂刀》 内容简介

主要角色是吴元,苏小七的网络小说《幻世狂刀》此文是老牛拖破车执笔的玄幻文,文笔成熟设定韵味无穷,绝对是实力推荐的畅销创作,书中主线围绕 苏小七知道学符肯定不容易,但没想到这么不容易。他已经用了三天的时间,却连一道像样的符箓都没能画出来,用吴元的话说,那就是蚯蚓爬爬,连鬼画符都算不上。画符的日子,那真是苏小七觉得最煎熬的日子,不但无聊透

《幻世狂刀》 章节试读

苏小七知道学符肯定不容易,但没想到这么不容易。

他已经用了三天的时间,却连一道像样的符箓都没能画出来,用吴元的话说,那就是蚯蚓爬爬,连鬼画符都算不上。

画符的日子,那真是苏小七觉得最煎熬的日子,不但无聊透顶,还毫无进展,饶是他心态再好,也有些承受不住。

他自然很清楚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并非一朝一夕,可时间对他来说,真的太奢侈了。

一个人一旦急着要做好某件事,那么就注定会将这件事情做得更糟糕。

所以每次心里一着急,所画出来的符就不理想,然后他不得不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此不断反复,苏小七几乎已经处在崩溃边缘。

此刻苏小七正提着笔,模仿吴元画出的一道符,按照吴元所说,画符不仅需要将自身元气注入其中,还要一气呵成,一旦开始,就决不能停下。

如此一来,对苏小七来说,那真是一件极度吃力的事情。

他不过才踏入修行的门槛,对那虚无缥缈的元气,不过有一个模糊的了解,想要抓住就已经殊为不易,更别说将其运用了。

不过这两天过得虽然煎熬,但并非没有一点收获,就比如对元气的调动,就比刚开始的时候灵活了许多,只是想要将这些元气完整的画出一道符,还是极其困难。

要么是因为画到一半就没了元气,要么就是因为下笔时元气不均匀,从而导致毁掉整道符。总之看起来简简单单的一道符,只要动笔,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除了对元气的掌握之外,苏小七感觉自己的实力似乎也提升了不少,短短三天时间,就从凡躯镜中期进入了后期,隐隐有突破凡躯镜进入灵体境的征兆。

苏小七手一抖,又一道符箓毫无悬念的毁掉。

看着毁掉的符箓,苏小七并没有任何颓丧之气,换了一张符,然后调动体内的元气继续落笔。

吴元在一旁看着,轻轻摇了摇头。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苏小七的问题出在哪里。

常言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正是此理。

他起身道:“今天就到这吧,你这样画到明早,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刚准备落笔的苏小七听到这句话,看了吴元一眼,坚定的道:“我今天一定能画出来!”

吴元没有再多说什么,起身走了出去。

在他看来,苏小七如此坚持,并非不是好事,都说勤能补拙,熟能生巧,这两句话放在很多事情上都很有用,更何况苏小七并不算笨,只是心里承载太多东西,暂时还没放下而已。

他虽然知道问题的根本,却又不能多说什么,还是那句话,有些问题,若自己没有想通,别人说再多也是无用,甚至可能会将他人带入更危险的境地。

这便是所谓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看到吴元出来,佟三娘停下手上的事,皱眉问道:“还是不行?”

吴元摇了摇头,叹息道:“这小子心事太重,若是无法放下,不仅对他学符会有影响,甚至直接影响他的心境,从而阻碍修行。”

佟三娘看了屋子里埋头画符的苏小七一眼,幽幽叹息一声,说道:“你说的没错,这孩子天赋其实不错,但如今却只有凡躯镜中期的实力,显然是心境除了问题。”

吴元笑着道:“这三天画符,虽然成效不显,但若有若无的,还是强制让他静下心来,现在应该已经是凡躯镜后期了。”

佟三娘担忧道:“可这样频繁调动元气,恐怕……”

吴元摇头道:“不会的,或许会晚一些,但绝不会永远止步凡躯。”

看佟三娘还是担忧,吴元便继续道:“万丈高楼平地起,楼房最终能搭建多高多雄伟,都取决于地基的坚固程度,凡躯镜虽然只算入门,但后面能走出多远,又何尝不是将建立在这小小的凡躯镜之上?”

佟三娘看着吴元,欲言又止。

吴元笑着道:“别说是你,我都有这种感觉,每次突破的时候,总是越来越无力,一开始我以为是随着境界越高,突破越困难,最近才明白,后面突破固然困难,但归根结底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基础上。”

佟三娘沉思了一会,问道:“可佛门一直便将重点放在凡躯镜之上,整个大陆上也没见几个佛门的山巅人,倒是道家直接忽视凡躯镜,将重心放在其后的灵体境上,这么些年还真给他们弄出了不少绝世强者。”

吴元苦涩道:“其实这也只是我的一种感觉而已,对于基础的重心是放在凡躯还是灵体,自不是我一个小小照神境可以谈论的,我吴元这辈子,打死了也就聚星境。”

他突然无比郑重的道:“但我相信我的直觉。”

佟三娘皱眉道:“所以你希望他在凡躯镜多停留一段时间?”

吴元点头道:“他若能画出那道符,便可进入灵体境。”

佟三娘又看了屋子里的苏小七一眼,低声道:“可那毕竟是玄胆符,对他来说,会不会太强人所难?”

吴元笑着道:“我觉得这小子不会让我们失望。”

佟三娘摇头道:“不是我觉得你的想法有问题,相反的,若是平时,我肯定赞同,但现在的情况……”

她顿了顿,才接着道:“恐怕别人不会给他那么多时间啊,也不怪他如此着急,毕竟我们能护住他一次两次,可四次五次呢?再者,就算我们愿意一辈子护着他,可我们真能护得住?”

吴元没有说话,而是缓缓闭上双眼,思索着什么。

佟三娘也不打扰他,又看了苏小七一眼,道:“你好好想想吧,若是你依然坚持,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说完,她转身走入柜台。

元宵节就在明天,仙人醉也该准备开门迎客了。

吴元睁开双眼,看着屋子中那个埋头画符的少年,自语道:“起码也得等过了今晚再说吧。”

说完,他直接走出了仙人醉。

……

……

莱茵河岸边,离开仙人醉的吴元走上那座石拱桥。

在石拱桥上,此刻站着一个佝偻的老人,手持烟杆,吞云吐雾,愣愣看着桥下流水。

吴元看着,怎么觉得有点“枯藤老树昏鸦”的味道?

他走到陈老头身边,也低头看着桥下的流水。

陈老头先停下了抽旱烟的动作,将烟杆敲了敲桥栏,开口道:“你这么多年都不来找我,怎么,现在为了一个不成气候的小子,拉得下脸了?”

吴元低声喊了两个字,“师父。”

陈老头摆了摆手,淡然道:“这么些年,其实过得也挺好,你要是不来,会更好。”

吴元依然看着桥下的流水,幽幽道:“我毕竟欠了苏大哥的人情,可又不敢上昊天宗给他报仇,只能来求师父出手一次,至于那小子以后是生是死,那都是他自己的造化,这样我以后下去了,见到了苏大哥,也算有了一个交代。”

老人呵呵一声,并未说话。

吴元也没有再开口。

石拱桥上,两两无言,只有桥下的流水声。

这般不知过了多久,老人又拿起烟杆,早已熄灭的烟斗,被他吸了一口,竟然明亮如星辰。

很快,老人的上半身就被烟雾笼罩起来,加上那淙淙水声,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如梦似幻,充满了神秘。

老人吐出烟雾后,才说道:“昊天宗我是不会替你去的,城主府你也别想,有些事情,我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那丫头考虑,所以我只能答应你,什么时候那小子处在必死的局面,我会出手帮他一次。”

吴元终于将视线离开桥下的流水,抬起头来看着被烟雾笼罩的老人,抱拳道:“不孝徒谢过师父。”

老人挥了挥手,抽着旱烟,佝偻着身子,缓步走下石拱桥。

吴元一直看着老人的背影走进那座小院,才收回视线,然后也移步走下石拱桥,只是一个向北,一个向南。

此刻的苏小七已经满头大汗,但他完全不觉得累,甚至都不知道夜已深。

他只是不断的画符,不断的扔掉,又继续不断的画符。

他已经不记得这是吴元走后毁掉的第几张符纸了,他唯一能记得的就是那张符箓的所有纹路,此刻他就算闭上眼睛,也能将那些纹路记录下来。

随着不知疲惫不间断的画符,苏小七发现自己下笔越慢,那一道元气所能持续的时间就越长。

除此之外,他越是少看吴元留下的那道符,就越能让元气收放自如。

又一道符毫无悬念的毁掉,苏小七熟练的捡起一张符纸,只是这一次他却没有直接落笔,而是闭上了眼睛。

他要尝试着将吴元的那道符忘掉,然后随心而走,划一道自己想象出来的符。

许久许久,他手中的笔突然落在符纸上,而双眼并未睁开,就这么闭着双眼开始画符。

因为闭着双眼,他自然没有看见他手中的毛笔上,散发着莹莹光辉,而随着毛笔的移动,符纸上有一道金光跟着墨痕缓慢游走。

等到苏小七停下笔的时候,符纸上金光一闪,没入其中。

苏小七睁开双眼,满头大汗,喘息如牛。

他看着符纸上的墨痕,再对比吴元的那张符箓,有七八分形式,却又完全不同。

三天,整整三天,自己终于完整的画出了一道符。

苏小七看着那张符,没有喜悦,没有激动,甚至连一丝情绪都没有,就只是这么呆呆的看着,直到一只手将那张符箓拿起来。

吴元看着那张符箓,随口道:“虽然你三天就弄出了这么一张鬼画符,但勉强算是成功了。”

苏小七第一次觉得“鬼画符”这三个字,竟然也能算是一种夸奖。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幻世狂刀》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