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凶灵密录》

  • 作者:蛟龙之梦
  • 主角:温欣,白铭
  • 推荐:923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27 17:01:53

《凶灵密录》 内容简介

火爆作品《凶灵密录》是蛟龙之梦墨下的一本悬疑风格的新篇,天选人物温欣,白铭,书中主线围绕:我呆愕愕的看着温欣消失在黑暗中,就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直到现在,我依然不敢,不能去相信一个人竟然可以没有心,而且还能活着。而且这个人还是我最爱的人。没错,我摸到的是一片深深的凹痕,那种痕迹对于我这

《凶灵密录》 章节试读

我呆愕愕的看着温欣消失在黑暗中,就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直到现在,我依然不敢,不能去相信一个人竟然可以没有心,而且还能活着。

而且这个人还是我最爱的人。

没错,我摸到的是一片深深的凹痕,那种痕迹对于我这个解剖为生的人实在太过熟悉了。

温欣的心不见了,似乎被人用短挫的铁器强行的挖走。

她来这里,是在告诉我。

要我帮她找回那颗跳动的心么?

我呆愕的站在原地瞎想着,浑然不觉到身边有人正在逼近,而等对方将手电的灯光照在我脸上后,我这才发现,他们竟然是陆沅等人。

我被带上了警车,至于为什么,却没有人告诉我,甚至还受到了带铐待遇。

等我从警车下来的时候,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我默默的眺望了一眼东方,却发现所谓的光明根本就不存在,夜空之中,唯有一颗启明星在闪烁,似乎在昭告世人,黎明将为之不远,让身在炼狱中的人不要放弃被救赎的机遇。

但它能给予我怎样的救赎?

在被带进了警局的时候,却发现警局的大堂中央竟然有一个巨大的物件被黑色的搌布遮盖着。

而就在那搌布之下,竟然散发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

那应该就是从河里吊起来的东西吧?

我被身后的两名警察急促的往警局后方押去,但在看到那黑色搌布时,却在心里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可这又关系到我什么了?

为何陆沅会把我铐着带进警局?

要知道我也是警局中的一份子,虽然从疗养院私自出逃,但并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啊。

审讯室内,我坐在被审讯的位置上,呵!这才几天时间,我的身份竟然就转换的如此之快。

从警察中的一份子,变成了一个被审讯的嫌疑人了。

连续的事件对我来说就像一场梦魇,让我极力在挣扎,可却再也醒不过来。

白色的强灯光照的我眼睛都睁不开来,四周的黑暗却让我感到分外的压抑,我坐在审讯椅上,甚至都没看清楚坐在灯光后的是什么人。

而就是警局在做审讯笔录的一贯摆设,按照心理学上的说法,这样的环境有利击溃被审讯者的心理防线。

“知道犯什么事了吗?”

我并没有开口回答他的话语,反而将脑袋缓缓的摇动几下,算是回答了对方的话。

“认识她么?”

一个警察从审讯桌后走来,将几张照片摆在了我眼前,然而,等我看清了那照片中的人后,瞳孔却不由自主的紧缩了起来,继而一脸疯狂的抬头看向面前警察。

“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

我神情都为之崩溃,恨不得能从审讯椅上站起来,嘴上的话不仅是对面前的警察说,更是对自己再说。

我万没想到那照片中的人竟然是……温欣。

那个刚才还在小巷中,被我紧紧揉在怀里的女孩,那个让我铭心刻骨的女孩。

就算是在小巷时,温欣告诉了我,她的心不见了,都没有像此刻这样,让我瞬间陷入了崩溃之中。

照片中,温欣的脖子被割开一道六公分左右的口子,那溃开的伤口上血液都已干涸,显然死亡时间应该超过二十四个小时,而等接下来的另外几张照片中,我可以很明显的判断出,温欣就是死在被人割喉。

难道是客车上的那个人?

我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温欣在客车上的场景,被那个黑色的身影拿着镰刀架在温欣脖子上的画面。

“救……我!”

我依稀又听到了温欣那极度绝望的呼救声,只觉得胸腔内传来阵阵绞痛感,恨不得上去一拳打到那个人,把温欣带回来。

我的指甲早已将手掌划破,但我却浑然不觉得疼痛,现在的我只能紧紧的攥着拳头,默然了很久很久以后,才嘶哑的开口说道:“你们是怎么发现她的,她现在在那?”

我的脑海里迅速的闪过了无数的画面,而这些画面都是从我来到明城后,看到了明贞的那个视频开始。

张明的跳河,砖厂的窑门分尸,再到温欣的出现,以及现在的死亡,还有明贞,以及那个不知身份的女孩。

究竟这一切的所有根源在哪里?

为什么又将我置于现在这个地步,我又在这些事件中扮演着什么?

愧疚,仇恨,怒火,我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处于癫狂的边缘。

温欣的死对我来说,是在这些事件中让我打击最大的一件事情。

“怎么发现的?”

只听一声猛烈的啪声,等我抬头看去的时候,那个刚才拿照片的警察将已将照片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嘴上对我冷冷的笑道:“这不是应该问你最清楚么?”

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再次激动的想要从椅子上挣扎起来,但可恨的是这审讯椅子跟地皮相互焊接的,我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可能性。

“姓名,陈生,男,23岁,江南省南迁市......”

那警察根本就不是陆沅的手下,显然是从省厅那边急速抽调过来的能力干警。

而他现在既然会出面来对我审讯,并当着我面来读取我的一切资料,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温欣的死,我被警方列为了嫌疑罪犯。

“够了!”

我猛然的张口怒喊了一声,我不能让对方掌握着主动,对我进行无休止的心理摧残和审讯,我必须将这个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这样才有利于我得到更多的线索,让我想办法为自己证明清白。

不能警方坐实了一切结论,限制住我的人身自由。

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比如说温欣的死。

我一定要为她找出真相,揪出那个杀害她的人。

还有明贞,还有张明,我似乎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了这些冤魂在我面前哭诉,而我就像是一个正被拖进地狱的可怜人。

所以,我绝对不能由着警方来坐实这一切,我必须亲自出去,查明这一切的真相。

“你喊什么?”

那警察用手猛的一拍桌子,对我大声吼了上了一句,说道:“你……你这个疯子,你可知道那是一尸两命么?”

警察的话让我得到一个肯定的信息,证实了温欣就是被我杀的,甚至警方手中就有着关于我杀害温欣的绝对罪证。

所以陆沅才会在小巷中对我开枪,甚至那一枪差点要了我的命。

“今天晚上在天云大河里捞出来的是什么?”

我没有顺着那警察的话去回答,反而是低眉浅笑了几声后,这才再次继续呢喃道:“是不是张明的尸体?”

很显然,对方没想到我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脸上瞬间的一个愕然,却让我印证的自己的想法。

真正的张明出现了,而他确实就在天云大河的底下,而非什么废弃的砖厂。

一切的谜团,都随着我得到的这个印证明朗了起来。

我终于知道了一切的猜测都应该是对的。

而这也将是我脱身的关键,故而,我当即便直接开口喊道:“我要见老陆,我要见......”

可就在我高声喊出要求的时候,却没想到那审讯室的大门被人从外推开。

一个身穿警服,年纪跟我不相上下的女孩走了进来,一身裁剪得体的警服在她身上,让其身上有种莫名的利索与干练。

“我叫白铭,从现在开始,你的案子将由我全权负责。”

白铭将手上的文件放在了桌子上后,骄傲的看着我,可她的那一抹锐利目光,却让我感到极为的舒适。

接连而至的事件早就让我的精神处以一个极度崩溃的边缘,而白铭的那一抹锐利的审视眼光,却对我来说如同救命稻草一般,将我这个即将溺水而亡的人看到了生的机会。

“你们是不是要把敛房中的那个“张明”火化掉?”

我并没有去理会白铭的目光,虽然她的名讳,我早在没进警局时候就听说过了,并且是钦佩了已久。

可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却关系到我能不能证明自己清白,能不能为温欣洗刷冤屈,所以,我才不会去理会面前的白铭是个如何骄傲的女孩。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