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后宫:幽月乱花》

  • 作者:锦言妙鱼
  • 主角:王依瑶,小姐
  • 推荐:643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4-09 18:45:03

《后宫:幽月乱花》 内容简介

今日我推送给各位朋友们锦言妙鱼原创网文《后宫:幽月乱花》,主线人物是王依瑶,小姐,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崔紫琦冷不丁被旁人截了话头,自是扭头望,而我听了这话则猛的一惊,随着将头转过去,面上努力保持平静,心中已起了波澜.开口的人是那个与我同时抵达锦粹宫的王依瑶,一身湖蓝色衣裙,几件珐琅的首饰把她衬得还算典

《后宫:幽月乱花》 章节试读

崔紫琦冷不丁被旁人截了话头,自是扭头望,而我听了这话则猛的一惊,随着将头转过去,面上努力保持平静,心中已起了波澜.

开口的人是那个与我同时抵达锦粹宫的王依瑶,一身湖蓝色衣裙,几件珐琅的首饰把她衬得还算典雅,近前看来,这王依瑶的容貌也是不错.

尽管她出言刻薄,我却无暇顾及,心中只是疑惑我的事怎么会传了出去,脑中已在筛选泄密之人,思来想去无果,只盼她将话讲明,然而这王依瑶却并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十分恭敬乖巧的向紫琦问好:\\\"几位姐姐好!依瑶对姐姐神交已久,见了姐姐更觉亲近,日后还望姐姐多多照应呢!\\\"

这攀交之词虽并无不妥,却略显牵强,紫琦愣了一瞬,随即鲜见的沉下脸,也未搭话,只生疏的点了头.王依瑶一腔热情遇冷,一时有些尴尬,还是冯纯笙温柔的打了圆场:\\\"以后都是姐妹,自是互相照应的.\\\"

王依瑶得了台阶,又接了方才的话道:\\\"此次遴选竟有如此女子入宫来,实在于理不合,即便可再许了旁人做了妻妾,也万不该进宫来.只不知此人是谁,想到也在我等其中,就觉得实在是辱了姐姐的身份!\\\"

这话听着愈发刺耳了,我见她并不知道具体何人,正欲驳上几句,已有旁人听不过去:\\\"这话便偏颇了,素来官家女子的婚嫁都不由自身,谁不是受命运摆布,我等怎能再落井下石?那朝堂上的事,更不是我们该议论的,姐姐如此妄论,难免有对皇上及已故靖诚王爷不敬之嫌!\\\"

我听了此话十分受用,循声而去,微笑出来,说话之人竟是识得的,正是遴选那日在宫门口所见的绿衫女子.她显然也认出了我,表情由不忿很快转为欢喜,走近前来微行一礼:\\\"袁嫣见过姐姐,那日多谢姐姐相助.\\\"

紫琦银玲般的笑声再次响起:\\\"呵!还有恩人相见呢!袁姐姐,冠愉可是咱们姐妹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恐怕明年之前都很难有人唤她姐姐了.\\\"

我亦是笑,拉了袁嫣的手:\\\"说得是啊,叫我愉儿便是.\\\"

一时间我们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谈起来,那王依瑶被袁嫣抢驳几句也没机会再开口,后又插不上话,只得讷讷立在一旁.我心中还惦念着方才的事,正欲寻个由头问个仔细,不想内务府的管事内监已带着一位老嬷嬷进了正殿,众人很快止了攀谈.

我心知此事尚不清楚,不可急于一时,只好暂且忍下.

总管内监先是交待了几句场面话,便招呼所有小主的家带丫头到院中训话,这位老嬷嬷则开始叙说宫中基本礼仪和数种不赦之罪,语气不紧不慢,恭敬中带着威严,让人不得不认真聆听.最后,嘱了众位小主需得潜心学习礼仪规矩,不得懈怠,又指派了各院落的教养姑姑,方才作罢而去.

我与几位相识的女子结伴而返,陆续别过后,只剩我与袁嫣同路,我对着她轻轻一笑:\\\"袁姐姐,你方才驳那王小主......\\\"

话还没说完,袁嫣便扑哧一笑,随即轻哼一声:\\\"她啊,说来才貌不差,却总想着攀附上权贵,心思全都用在踩低就高,还未进宫,便整日忙着明里收买人心,暗里排除异己,待日后有了册封,不定要兴风作浪成什么样子!\\\"

我听了倒是一讶,袁嫣对那王依瑶的看法倒与我心中所想颇为相似,至于她语气中的些许怨愤,我挑一挑眉,道:\\\"姐姐想必遭过那王小主的算计.\\\"

袁嫣神色一窘:\\\"让你见笑了.\\\"

我微微一笑,等着她的下文.

袁嫣也不忸怩,大方道:\\\"遭她算计的又何止我一人,凡是对她构成威胁又不能为其利用的女子都是她的眼中钉,你有所不知,住在王府时,她是跋扈惯的了,与她同住一院的有两位样貌十分出众的外官之女,对她都是能躲则躲,不想却还是双双在选前突发急病,无奈退出遴选之列,明眼人都知道定与她脱不了干系,只是大家敢怒不敢言罢了,我实在看不过,与旁人议论几句,却已被她记恨在心.\\\"

我心中一转念,问道:\\\"那日在宫门外......\\\"

袁嫣面色一凛:\\\"便是她做的手脚,一意要我出丑!\\\"

我平静道:\\\"若真如此,她那是在给你下马威了,进宫前便将身边的枝节障碍铲除打压,倒也有几分能耐.\\\"

袁嫣听了带着几分不满和无奈:\\\"那王依瑶心气颇高,虽不至于觊觎后位,想必也是直指高位而去,我就不明白,这皇宫有什么好,那么多花样女子,又有几人能获君恩,这么处心积虑铲除异己,还要日日防备遭人报复,辛苦不说,也不见得能如愿以偿,还不如结交几个知心好友,相伴度过这后半生的岁月,更加坦荡快活!\\\"

我听了颇为动容,心中不由感慨,上前拉了袁嫣的手,道:\\\"姐姐淡薄权势,实在让愉儿钦佩的紧,那王依瑶虽然嚣张,但是算计报复之事都浮于表面,人人皆知便无所遁形,算不得高明,防备起来也是容易,不算什么.\\\"

见袁嫣有不解之色,我又道:\\\"她道台之女的背景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行为言语之间却毫无顾忌,想必是有人撑腰有恃无恐,她背后之人才是厉害角色,不会轻易现行,所以姐姐的那些想法跟愉儿说说也就罢了,与旁人便还是要防备些,虽然姐姐无意于宫廷斗争,总还要保全自身,就算不为自己,也莫要累及家人才是.\\\"

袁嫣闻言呆了一呆,随即道:\\\"我倒是没想到这些,我还以为她已是恶劣之人,听你这一说......我进宫本也是为家中平安,看来真是莽撞了!\\\"

我笑道:\\\"无妨,这才第一天,形势状况还不明了,强手如云,她王依瑶未必能坐稳一方,姐姐不妨拭目以待.\\\"

袁嫣满眼的感慨,握紧了我的手:\\\"别叫我姐姐了,上回你助了我,我还未报答,如今你又点醒于我,我们是姐妹又更胜姐妹,以后我互称名讳便是,可好?\\\"

我也从心中喜欢眼前这爱憎分明的女子,温柔笑道:\\\"自然好.\\\"

一路边走边聊,我得知袁嫣的父亲是山东境内一个从五品官员,她本不在候选之列,但这次遴选按着规矩各省都需分得名额,由于山东省内四品以上官员家中恰好没有适龄未嫁女子,照例便选了两位五品官员家的女儿进京,若未入选也便罢了,若入了宫,该官员便可得从四品俸禄,领个虚职,也不算违了旨意.

袁嫣是其父老来得女,自小在家中被宝贝的紧,爹娘兄姐一路宠着长大,这点倒与我有几分相似,此次她和家人都不愿参选,无奈迫于她爹顶头上司的威逼胁迫,为了家中平安,袁嫣只得泪别父母,进京参选.本想着落选也便罢了,却不想偏偏中了选,只得断了回家团聚的念想.

到了袁嫣住所的分叉路口,方才一直没有跟上来的环铃拎着裙摆一路跑来,急急的喊着,\\\"小姐!小姐!\\\"

近前来立住看到袁嫣,欲言又止,袁嫣见势便与我相约改日深谈,告辞而去.

我送了她几步,扭转回来,对环铃皱眉道:\\\"宫中不比家中,怎么还是如此张扬毛躁!\\\"

环铃被我说得缩了缩头,低声道:\\\"奴婢知错了.\\\"

紧接着声音又高了起来:\\\"可是小姐——\\\"

见我面色一沉,她赶紧凑上前来,压了声音:\\\"小姐,今日众人的传言你听到了,奴婢刚才去点领物什,探听到一个重大的消息,原来她们议论的并不是小姐你!\\\"

我吃一惊,这与前太子有关联的女子除了我,还能有谁?

\\\"小姐,这回遴选是选了二十一位小主入宫,可是听说,上头在这二十一人之外,又额外破格召了一位,说是明日入宫.\\\"

我更加疑惑,不在这二十一人之中,又与川哥哥扯上关系的,究竟是谁?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