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学神老公轻轻宠》

  • 作者:云遥
  • 主角:沈泽熙,慕潇
  • 推荐:685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4-11 20:04:09

《学神老公轻轻宠》 内容简介

经典创作《学神老公轻轻宠》是云遥新写的一本青春风格的新书,主要人物沈泽熙,慕潇,小说剧情回顾:没有得天独厚的位置,亦没有园丁的精心护养,每年来盛楠游玩的游客也没有多少选择它作为照片里的一部分,就仿佛被遗忘了一般,寂寞孤独的生长在此处。同其他花树相比,它显得平凡多了,只是众多不起眼当中的一颗普普

《学神老公轻轻宠》 章节试读

没有得天独厚的位置,亦没有园丁的精心护养,每年来盛楠游玩的游客也没有多少选择它作为照片里的一部分,就仿佛被遗忘了一般,寂寞孤独的生长在此处。

同其他花树相比,它显得平凡多了,只是众多不起眼当中的一颗普普通通的树而已。

可就是这么一棵树下,沈泽熙见到了毕生难忘的风景。

他在这棵树下站了许久,时而微笑,时而若有所思,可不管哪一样,都因为他出众的样貌及干净的气质而格外引人注目。

甚至有人拍了下来,放到了校园网上。

但是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早就已经有许多人认识沈泽熙,此番举动,最多是暴露了他此刻的所在位置。

“沈男神!”

沈泽熙听闻身后有人唤,眨眼间,一个衣着靓丽,梳着丸子头的清丽少女就站到了他的眼前。

正是青春的时候,随便打扮就是十足的亮眼吸睛。

这个精致得如同瓷娃娃的漂亮少女,在沈泽熙的记忆里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他认得这是石子路上遇到的女孩。

慕潇眼里满满都是惊喜,望着他的眼神也总是充满了崇拜,道:“真的可以偶遇男神哎!”

“又见面了啊,女神。”沈泽熙笑着打趣一声。

慕潇脸一红,不知所措道:“男神你忘了那天的事吧……哦不,不能全忘了,要记得那天见过我!”

“嗯,我会记得那天我遇见过一个有趣的女孩。”沈泽熙附和道。

慕潇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因这一句话而起了涟漪,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说话都开始紧张了,“男神不要取笑我了,要不是今天在校园网看到了,我都不知道你在哪里。”

“校园网?”沈泽熙狐疑的问:“校园网怎么会有我的行踪呢?”

慕潇手上还拿着手机,闻言点开了一个网页,慢慢递了过去。

沈泽熙扫了一眼,将那上面的内容看了个大概,其实也没有多少字,这类帖子看图才是重点。而那图模糊不清,一看就知道是偷拍的,连光影都处理不好,或者说,根本不在意光影。因专业的原因,看到这类图沈泽熙微微蹙了眉。道:“你也觉得我是像帖子上说的为情所伤,过来安慰我的吗?”

慕潇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又怕自己的动作不够文雅而生生制止了,变成了轻轻的摇了摇头。见他皱眉,心下一沉,小心翼翼的道:“男神你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呢。”沈泽熙低低的笑了,甚是悦耳动听,看着她的眼睛,愈发变得温柔起来,蛊惑着慕潇原本就不太坚定的心智:“看来,我没有办法保持神秘了。”

“男神还是很神秘啊!”慕潇痴痴的笑着,男神真好看,跟他拍的照一样好看。

眼前的女孩根本不曾注意到自己的形象问题。

沈泽熙也不再逗她了,听她又提起了校园摄影大赛的事,“男神男神,校园摄影大赛你会参加吗?”

沈泽熙点头,眨了眨眼道:“希望到时候没有破坏在你心中的男神形象。”

“不会的,男神永远是男神。”慕潇闻言忽然认真起来,这个地方仿佛是她的禁忌,别人无法触碰,哪怕她眼前站着的就是她的男神。

对于她的态度,沈泽熙深感意外,却不是想象中的那种惊喜,而是有淡淡的不适,无形的压力加注在他身上,眸内复杂的情绪翻涌着,他隐了去,似若无意的开口:“男神也会有跌落凡尘的一天,希望到时候不要太失望。”

“那一天永远不会来的。”慕潇庄重而认真的态度,让沈泽熙倍感压力,他不喜欢这种感受。

偏偏,同龄人都是这样,长辈亦是给予厚望。

这个刚刚才算认识的女孩,原本以为和旁人不同,却也是这样。

沈泽熙轻轻皱了皱眉,将那些算不得愉快的想法赶了出去,对着眼前的女孩,温和道:“我也希望如此。”

“慕潇同学,下次见面就不要叫我男神了,我叫沈泽熙。”临走时,沈泽熙如是对她说道。梨花落下来,落在他的肩头,衬得那张温柔含笑的脸庞愈发清隽。

慕潇在原地目送着他离开,如同失了魂一般,喃喃道:“我早就知道啊……可我就是想叫你男神。”

……

在谢天珩的软磨硬泡之下,三天之后,他终于顺利的出了医院。

快速收拾好东西之后,频频望向门口,对着一旁同样忙碌的陆宇枫道:“没有人知道我今天出院吗?”

“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你生病了。”陆宇枫随意答了一句:“干嘛让那么多人知道?”

谢天谢地,终于让这个活祖宗出院了,在确定这家伙的身体真的没有问题之后,陆宇枫差点感动的泪流满面,他终于要解脱了!

谢天珩表面无异样,可若仔细看去,会发现他的目光比平时黯淡了几分,却仅仅是这样。

明确知道了安然不会过来,出院的喜悦也随之淡了不少。谢天珩没有继续追问下去,问得多了,难保不会有人知道。

天空明净得仿佛被洗涤过一样,只剩下湛蓝,许是天公作美,就连阳光的温度都恰到好处,落在身上,温暖又舒适。

这样明朗的天气,对一个大病初愈的人来说,是极好的,任谁看了都能保持心情愉悦。谢天珩没有病人的心态,却也喜欢这样的天气,抬起头,就能够将上面的景致一览无遗,阴霾和雾气无处躲避。

若是人心也能如此简单就好了。喜欢或厌恶,若能看得清楚明白,会少多少自作多情与误会?

走至半道,谢天珩突然问了一句:“宇枫,她究竟知不知道呢?”陆宇枫似乎在神游,空洞的目光透过镜片看向远方,显得更加木讷了,他并没有回答他的话。

见状,谢天珩强制接过陆宇枫手里的东西,扬起了一个笑容:“行了行了,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强拉着你跟我在一起没意思,有事忙去吧啊,不要打扰我。”

陆宇枫手中一空,愣愣的回过神,忙不迭点头,随即又摇摇头,怀疑的问:“你刚刚出院,能行吗?”

“我能出院当然代表我好了。”谢天珩白了他一眼,也不顾他是否听进去,往前走。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