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黑凰后》

  • 作者:宋象白
  • 主角:阿鹿,阿娘
  • 推荐:640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4-12 17:01:59

《黑凰后》 内容简介

传奇人物是阿鹿,阿娘的佳作《黑凰后》此文是宋象白撰写的架空文,文笔极佳内容曲折绵长,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新书,精彩内容 草原盗匪有多可怕。阿鹿从小就听过。他们杀人如麻。他们有四个胳膊,三只眼。他们满脸疙瘩,形如恶鬼。现在阿鹿也成了草原盗匪。他容貌清秀,身体瘦削,两条胳膊,两只眼。脸上没有疙瘩,身下有一匹伤痕累累的马。阿

《黑凰后》 章节试读

草原盗匪有多可怕。

阿鹿从小就听过。

他们杀人如麻。

他们有四个胳膊,三只眼。

他们满脸疙瘩,形如恶鬼。

现在阿鹿也成了草原盗匪。

他容貌清秀,身体瘦削,两条胳膊,两只眼。

脸上没有疙瘩,身下有一匹伤痕累累的马。

阿鹿听着喊杀声,看着别人往下冲。

他迟疑了一下。

很短的一下子。

身下那匹马,就跟着冲下去了。

如同之前的每一次一般。

盗匪的差事,就是抢劫。

不会抢劫的盗匪,不算合格的盗匪。

阿鹿听到了尖叫声。

见到了血。

不是别人的血,是山寨上的人的血,是盗匪的血。

最前面冲下去的一个人,被那个队伍里穿着甲衣的人一刀砍了过去。

一条胳膊就飞了起来。

血像泉水一般喷射出来。

阿鹿发现自己的眼神真的很好。

看的清楚,详细,那被切断的胳膊,他都能看见伤口上碎肉的样子。

阿鹿骑着“刺”,冲了下去。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也会死。

杀人和被杀,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在这样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他眼神的优势。

他看的太清楚太细致了。

甚至别人的刀不小心砍过来的时候,阿鹿已经本能的避开了。

他就这样,避开了好几次。

从开始身体僵硬,到慢慢的灵活适应。

阿鹿本来就是个学习能力极强的人。

刀光剑影中,他甚至有点如鱼得水的感觉了。

血飞溅到他脸上,有点潮湿。

他顾不上擦。

他一边躲避砍杀,一边朝队伍后头的牛车靠近。

他的眼神很好。

虽然那人跟他记忆中的阿娘差别了很大。

胖了,头上还有了银饰,可是阿鹿不会认错。

那是他阿娘。

他无数次做梦,都梦见了阿娘。

阿娘圆圆的脸,笑起来,牙不整齐,有个虎牙,很尖。

一身是血的阿鹿,靠近了那辆牛车。

他一直在抵挡,他没有主动去伤人。

妇人的尖叫。

甲衣的倒下。

牛马的骚乱。

阿鹿看到阿娘紧紧的抱着一个胖小孩。

虽然是这样的场合。

相见。

阿鹿还是有些激动。

他冲过去,他挡在阿娘面前,他害怕阿娘受伤。

从队伍的前头,到后头,很艰难。

他的眼神好,身手也灵活,要是专注躲避的话,基本不会受伤。

可是他还是奋不顾身的朝后面冲。

所以他也受了一点伤。

倒是同行的大钩他们,看他一往直前的冲进打劫的队伍里,心底佩服,这小崽子还是很利索的,一点都不像第一次打劫的新人。

短短的一段路,阿鹿身上脸上洒满了血。

有他自己的,更多是别人的。

他终于冲到了阿娘跟前。

他看到阿娘那惊恐又惊讶的眼神,他知道阿娘认出了自己。

阿鹿听老巴说过,山寨去抢劫,一般不会杀妇人,只要没有受伤,会把妇人带山上去。

如果受伤了,一般就不会带回来,山上没有那么多大夫,也没有那么多药。

当然,也可能抢劫不成功,对方人多,让他们跑了,损失惨重。

这样的话,阿娘更不能受伤,才能逃离。

终于靠近阿娘的阿鹿,不管后果如何,他想挡在阿娘面前。

看到阿娘惊讶的眼神,阿鹿有点开心。

像是少年在爹娘面前证明自己长大了一般。

阿娘跟前没有甲衣人,看阿娘坐牛车,就知道阿娘在这里头,地位并不高,可能是仆役一类的人。

或者嫁给了仆役一类的人。

在这里最容易误伤。

阿鹿拿着刀,靠着他的眼神,挡了两支箭。

玉娘搂着他男人前头一个老婆的孩子,在牛车上瑟瑟发抖,避无可避。

她想跑,但是她不敢。

她男人要是知道她丢下他的胖儿子跑了,非得打死她不可。

这时候她看到了那个浑身是血,朝自己冲过来的半大少年。

玉娘害怕的想尖叫,可是等到那人到跟前了,玉娘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大了。

这个少年盗匪居然是她儿子阿鹿。

阿鹿什么时候成为盗匪了?

看着他骑在马上,挡自己身边,帮自己挡箭。

玉娘心情复杂。

上一次他来找自己,说她的女儿快死了,被她赶了出去……

阿鹿红着眼。

心跳的很快很快。

站在娘身边。

他想和娘说话。

他开口道:“阿娘,别怕,我能保护……”

“你”字没有说出口。

阿鹿低头,发现自己的身体,多了一把刀。

阿娘狰狞的拿着刀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阿娘亲手插的,很重,很用力,很疼。

他扑倒在马背上。

看着阿娘有些慌乱的抱着那个胖小孩,躲到了一个男人身边。

后来,他又看到那个男人为了躲避箭,把阿娘推了出去。

阿娘情急之下,又把她怀抱里的胖小孩丢出去。

一切都是很短的时间。

阿鹿受伤了,眼神依旧好。

他身下那匹经历无数次生死的马,每次都要鱼刺使劲的挥鞭子才奔跑,这会子却主动的驮着阿鹿往树林里跑。

马儿奔跑,驮着阿鹿的身体颠簸。

阿鹿流的血更多了,浸泡了他身上挂着的黑圈圈。

圈圈上那只黑色的大鸟,沾染了血,像是活过来一般。

喊杀声,尖叫声,救命声,混乱交织着。

阿鹿没有再回头。

阿娘给他的命,他已经还给了阿娘。

他趴在马背上。

他也挥起了刀。

他身上新加了伤痕,都不如阿娘给的深。

这是一场惨胜。

对活着的人来说,就是胜利。

死去的人,什么都不是。

刺驮着阿鹿在胜利的队伍中,前进。

跑了一部分人,东西都留下了。

大家拖着东西努力的往回走。

阿鹿身体里插着一把刀,他没有拔。

老巴说,在外头,随便拔刀,会死的更快。

他有些模糊的跟着队伍,走上枯骨道。

上一次,他还很忐忑害怕。

这一次,阿鹿却觉得安心。

山上有他的妹妹,他唯一的亲人。

他要活着回去。

枯骨道,回去的时候,很长很长。

阿鹿看到一个没有挺住的人,半道上,从骨道上滚下山崖。

没有喊声。

早上大家出发的时候,嘻嘻哈哈。

回来的时候,人少了很多,东西多了很多。

大钩也受伤了,不算严重。

看着一身血的阿鹿,他没有再出言嘲讽,也没有再提那把刀的事情。

终于。

枯骨道走完了。

走到了山顶,走到了那座骨山跟前。

看着前面的人,下马,叩拜骨山。

阿鹿也跳了下马。

他伸出左手,握着拳头,贴着着自己的心脏位置,弓着腰,低着头,叩拜了一下,才继续往前走。

弯腰的时候,血更多的流了下来,滴落在白骨上。

大当家站在骨山边迎接队伍归来。

洛娘子站在大当家身边。

她怀里抱着一个婴孩。

那婴孩在看到浑身是血的阿鹿的时候,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阿鹿听到妹妹哭了。

他一步一步的朝妹妹走去,有点吃力。

走到了妹妹跟前。

他擦了擦手,手上也有血迹,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他还是很有仪式感的擦了一遍。

才伸手去抱妹妹。

“我回来了,洛娘子,我来接我妹妹。”阿鹿声音有些沙哑,好像跟着喊了好多句“杀!“

洛无量看着面前的少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这个少年早上出去的时候,还一身稚气,虽然沉稳。

可是这会子,却像是一匹真正的野狼。

凶狠之气,让人忌惮。

她下意识的把小神佑递了过去。

大当家朝他点了点头。

阿鹿抱着妹妹,缓慢的离开了。

他走的很慢。

小神佑没有再哭,眼中却是装着满满的泪水。

“可可,疼。”

阿鹿笑着摇了摇头。

“不疼,以后都不会疼,哥哥回来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