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清穿皇妃:四爷,宠不停》

  • 作者:八千锦
  • 主角:吴书来,苏氏
  • 推荐:78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4-13 15:24:46

《清穿皇妃:四爷,宠不停》 内容简介

优质创作《清穿皇妃:四爷,宠不停》是八千锦笔下的一本婚恋风格的新书,主角吴书来,苏氏,精彩片段试读:就因为苏锦绣这样主动的一吻,爱新觉罗弘历这个人便决定趁机随她的愿。他也不想让宫中的人,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没幸她,从而轻视于她。格格这个身份不高。可是,如果她若是深得自己的宠爱,在宫中的日子要比以前过得

《清穿皇妃:四爷,宠不停》 章节试读

就因为苏锦绣这样主动的一吻,爱新觉罗弘历这个人便决定趁机随她的愿。

他也不想让宫中的人,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没幸她,从而轻视于她。

格格这个身份不高。

可是,如果她若是深得自己的宠爱,在宫中的日子要比以前过得舒服得多。

毕竟,那些奴才奴婢都是看人脸色行事的。

这一段时间里头,自己也算是看穿了。

苏格格这个人性子和善,在与人相处的时候比较软。是一个与世无争,眼里头并没有多少杂质的心善之人。

这样心思纯净的人,他这几十年当中也是第一次见。

所以,他觉得自己,不能轻易的抹杀她的这一份特别。

……

因为今天的爱新觉罗弘历,这心里头存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他在和苏锦绣躺在床上的时候,就表现的格外的卖力。

苏锦绣虽然脑袋瓜子是晕晕乎乎的,但是她身上的痛觉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她除了最初的那一点点刺痛之外,其他的时候,她总的感觉就是比较舒服的。

像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泡在温温热热的温泉水一样。

整个人的身心都非常的放松,都非常的舒适。

爱新觉罗弘历并不是一个喜欢纵欲的人。

更何况,他念在苏锦绣是初次,所以,也就一次,他便停了下来。

他自个儿亲自把她收拾妥当了之后,这才出声叫人进来。

此时此刻,候在屋檐下头的吴书来公公,一听到自家主子爷叫他了,他便赶忙佝偻着身子,弯着腰,一脸恭谨的推开门,轻轻的走了进来。

他这一进来也不敢到处乱瞟,而是直接无声的跪在地上,等候着自家主子爷的吩咐。

爱新觉罗弘历喝了一杯温茶了之后,便开口道:“格格苏氏这里,……伺候的人,还是少了一些。爷先前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苏氏身边的那个宫女不是个顶用的。待会儿,你就帮着她去内务府要两个得用人过来。至于先前的那个,你就将她提到这后头的一排后厢房。让她在那里伺候去。”

吴书来公公一听到这家主子爷,这样的吩咐了。他诧异了一下,心想,看来这苏格格像是有个个大造化的。

自己下雨回的时候,对她要上心一些。就算是不想讨好她,那也要做到坚决不得罪她。

毕竟她以后会是个什么样的,还真是有些说不定呢。毕竟,主子爷一旦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心上,那么,她就水涨船高,以后说不定还能当上一宫之主。

一宫之主,那可是有相当大的话语权的。

自己是个公公,根据宫里头的宫规,这一辈子如果能红到半边天,那顶了天的都只是一个四品的公公!

一个四品的公公,哪里有那个资格跟一宫之主——嫔,妃,贵妃,皇贵妃相比?

自己那个时候,尤其是自家的主子爷登基成帝之后,自己说不定还得向现在躺在床上的这一位苏格格,磕头叩拜。

行那三跪九叩的大礼。

这些个念头,也就只在吴书来公公脑海当中一闪而过。

他这个时候跪在地上,一脸恭敬的回了一声喳。

爱新觉罗弘历见吴书来公公都应了自己的话,他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了身。他直接伸开双臂,把吴书来公公叫过来伺候自己。

吴书来公公见了,便赶紧的起身。在自家主子爷他的身边伺候了。

吴书来公公这个人天生就长了一个狗鼻子,嗅觉特别的灵敏,什么味儿都躲不过他。

他虽然脸声屏气的给自家主子爷更衣,可是还是在自家主子爷身上,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

而这一股香味,很明显就是一个女人身上的味道。

在他的意识当中,男人和女人身上的味道,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男人的身上,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一些汗味儿,一些馊味儿。

再怎么讲究的男人,身上只要一出了汗,基本上都会有这种味道。就算自家的主子爷在平日里头的时候,是用龙延香掩盖体味的。

可是,那些味道再怎么逃,也逃不过他的鼻子。

而女人不一样,这宫里头的女人,绝大多数都有一股脂粉香。

那些脂粉香,有浓有淡。

有香有臭。有近有远。

总之,不同的女人,各不相同。

这一回,吴书来公公在心底猜测,自家主子爷现在的身上,感染上的这种香味,应该是那一位正在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苏格格的。

想到自己先前在门外头,听到的那些让人红脸的靡靡之音。

吴书来公公当即就在心底发出了一声感叹,格格苏氏,在经过这宫中一年煎熬的生活之后,总算是在今日熬出头了。

一想到这个事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表达什么样的感情。

不过,一想到这件事,其实不是自己最应该关心的。吴书来公公便很快将它撂在了一边。

雍正六年的四月底。

距离那天晚上发生的那件事儿,都有五天之久了。

虽然这些日子里头以来,寒潮来袭。外头的温度极低,从西北面来的寒风也在那里呼呼的刮着。

可是,这样的低温天气还是没有阻挡住,这整个宫里头八卦的热情。

同住在三进院的。

也就是那一位跟苏锦绣对住的金格格,她自打那天晚上听到那个消息之后,她近些日子以来,就时常感觉自己心里头不痛快。

她不痛快的原因很简单。

那就是她感觉,自己先前能站在对面那个苏格格面前,保持自己一点点优越感的理由,随着苏格格被主子爷一夜之幸,给弄没了。

那个人这些日子以来,这吃的,喝的,用的,穿的,无一不精。无一不细。

而且,主子爷那天晚上竟然亲自开了口。给那个姓苏的,竟然一口气调了两个宫女过去。

这么一算算,她屋里头就有了两个正式的得用宫女,还有一个太监伺候她了!!

这样的配置,都快要抵得上这皇子的侧福晋了!

而她自己呢?

身边就仅仅只有一个大丫头!

除了这一个奴婢之外,其他的啥都没了。

想到自己在这一方面,竟然比那苏氏,差上这么多,这会儿坐在暖烘烘的炕上的金格格,也不知道为何突然就气得眼睛通红。

她真的快要被主子爷的偏心,给气哭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